凛冬想啃大猪蹄子的季节

雷安不知名段子手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下刷蝴蝶海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中提及我
发现拉黑

【段子】世界上最后的alpha和没有嗅觉的男孩


最后一个omega在二十年前去世了,师父对我说,我们国家的三皇子,被预言家预言是世界上最后一个alpha了。

其实生在这个时代的我,已经对诸如alpha,omega之类的词很陌生了,比起abo,我更喜欢用“男人女人”来划分性别,所以当师父指着那缓缓经过车道的华美宫车时,我没能看懂他眼角一点悲悯。

我只知道宫车里的是帝国的三皇子,alpha是什么,我只知道那是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孩。我钻进那一片人潮涌动,兴奋地伸长脑袋,垫着脚,用憧憬而羡艳的目光望着前方。

马车缓缓驶过,白色的骏马的马蹄跟雪一样,金色的铃铛摇晃出一串又一串清脆的叮当,对于我这个乡野小子来说,眼前的事物拥有着我难以想象的美丽。

也就在这时,宫车的窗帘被风掀开了,在那么短短的一刹,我只看见了一双紫色的眼睛。

太美丽了,美丽到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因为一旦出现,其他的美都失去了意义。

美丽至极,也孤独至极。

那天我变着法试探师父,alpha到底是什么?

师父笑了,他摸我的脑袋:“安迷修,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因为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为什么不是?我们明明踏在一片土地上!”我很不理解。

“因为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基于我们的感官,听觉让我们的世界不再一片死寂,嗅觉让我们的空气不再单调,视觉让你眼前的事物丰富多彩,触觉则让你感受到你是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但是omega和alpha,他们的嗅觉跟我们不同,他们更加敏感,能嗅到同类们灵魂的芬芳……这是独属于他们那一类人群的感官,因为比我们多了这一个感官,我们所能感受的世界就不一样了。”

我懵懵懂懂:“师父,您不会在骗我吧?灵魂哪里可能有味道?”

师父摸摸我的头:“所以你没法理解他眼中的世界啊……”

虽然不完全明白师父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但我还是很难过。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趴在窗口数星星,这个时候天上落下一颗流星,我连忙许愿。

我念念有词,神明大人,请您倾听我的愿望……

不久后我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了十多天,差点没死过去。而就在我清醒的那一天,我发现,我好像闻不到东西了。

清晨再也没有阳光和露水的味道,森林里再也没有树木的清香,面包也失去了令人食指大动的芬芳,花儿徒有绚丽的颜色,却只有白纸一般枯燥的味道……

我像是隔绝在了一座玻璃牢笼里,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却无法与他们共享相同的讯息。在他们交流哪一种花摆放在室内更好,哪一种薄荷酒更加醒神,哪一种香水更能获得女士芳心……只有我默默地看着,插不上话,只能笑着说,我无所谓,什么都好。

也就在这时,我感到了孤独。

我想这是神给我的惩罚,我不该有去窥视不属于我的世界的念头。我学会安然接受,但师父叹息次数一年比一年多,他四处走访,终于打探到在遥远的星球有一种花,名叫紫罗兰,用它做药引子说不定可以恢复我的嗅觉。

我望了望皇宫的方向,问,紫罗兰是紫色的吗?

是的。

跟三皇子殿下的眼睛一样的色彩吗?

……是的。

那我去。我对师父笑了,我跟您走。

临行的那一天,是三皇子十四岁的生日,传闻间他会在这一天分化……分化是什么,我不太明白。

我只知道,在我快要踏上船的那一刻,我久违地闻到了……一缕花香。

就像是漆黑的世界迎来了开天辟地的一道光,苍白的画面又有了颜色。我一时难以说清内心的感受,只是丢脸地哭了,灼烫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神明大人啊,请您倾听我的愿望,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但我有一个卑微的愿望……

我想要涉足那个人的世界,我想要感受到他眼里的世界。

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无论怎样的代价都好...」


师父问我,怎么了?

我摇头,我不走了,师父,我不走了!我要去皇宫,去报名见习骑士。

胡闹!师父很生气,我们要去找紫罗兰医治你的病,你忘记了吗?

我说,我没忘!我指着皇宫的方向,可我已经找到了!

师父被气笑了:“安迷修,雷王星没有紫罗兰!”

“有的!”我固执地回答,“我知道有的!”

那里有紫罗兰,我看着他的眼睛,用无比虔诚无比笃定的语气告诉他。

那里有紫罗兰。

一朵只有我才能找到的紫罗兰。

end


安安是b!



标签: 雷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7)
热度(3025)
©凛冬想啃大猪蹄子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