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季节

弥勒佛

QAQ

发现好多人在等我,愧疚地上来说一声,最近在写论文,同时也在写一个雷安的大剧本,进度比较慢,我也非常喜欢那个故事,希望能写得让我自己满意!

不用问是糖是刀了,反正很虐,我又双边写边哭了(??)争取25号之前放出来~

然后说一说本子,本子cp还有少量余本,《三色》《凛冬季节》《冬之森》都有,为了防止麻烦,不想放淘宝,请大家私信联系 @星尘是只猫 或者加 lisk1011这个微信号为好友(这是代理的微信号),直接进行交易~


顺便帮这个微信代理小姐姐做个宣传,她也在搞淘宝代购,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她~

好了,我下去了,大家挥挥~

晚安

睡前,说说我最喜欢的几部十月番


一是佐贺有嘻哈...不,佐贺偶像是传奇


这番开播前是以为是偶像大师,开播后才知道是偶像大尸。前期以为是沙雕,中期以为是励志,后期差点自闭,最后大结局才知道是绝美爱情故事……总之强推,骗了我好多眼泪。


二是终将成为你,一开始以为是柑橘味香水那种百合,结果发现感情刻画得非常细腻gg虽然副作用是胃痛不断,但两位主角的人设真是太有意思了!


三是青春期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我一开始听名字还以为是死宅番,看了后才发现这个番跟兔女郎没有任何关系。角色刻画实在是亮点,最开始我也以为是青春恋爱喜剧,然后目前看过小说的基友再三提醒我要准备好纸巾...我...

王子与海

海巫答应了人鱼的请求,把他送上了岸,他放弃了对方给自己规划的逃跑路线,被关在黑海域不见天日。


二十年后,人鱼当权者给了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他们说,找到那条混迹在人群中的人鱼吧,把他带回来,我们不仅能赦免你的罪孽,还能给你永久的明日城的居住权。


二十年没有见过光的海巫,选择了在夕阳的时候登岸。人类的王国也陷入了夕阳,城市角落里每天都而死去的人,他们的尸体肿胀,头发宛如纠缠的海藻。


这是海洋的诅咒!人们议论道,我们的王国里一定蛰伏着一只恶魔般的海巫!


人们还议论,骑士长可能就是那只海巫,你看他,二十年了,容颜一点没变老!


即使如今的国王陛下宠爱骑士长,也压不住铺天盖...

童话管理局

冬至那天,天气预报告诉我,A市会迎来五年来的第一场大雪,气温会跌破历史新低。这彻底断了我出行的念头。我用遥控器换了几个台,跳到了自己最感兴趣的科学探索频道,现在正是播出“黄金探秘”的时间,然而我喜欢的主持人却已经换成了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在默然地听她念错了几个平翘舌的音后,我按下了红色的开关,认命地起身走到工作桌前——那上面我的手稿杂乱地散着,最新一页的手稿落款时间是一个月前。

截稿日已经过了五天,我却早把手机锁在抽屉里大半个月。我能想象出我的电子信箱里有多少来自编辑气急败坏的邮件。如果不是这极低的温度阻拦,我想我的编辑已经举着刀杀进了我的家里。


我头疼地叹息一声,提笔继续开始写下我早就...

2018自我碎碎念

1.好的方面,比起2017年,2018的雷安有意地平衡雷安两人的存在感,避免让一方成为另一方的陪衬。克服了不会第一人称雷的毛病,对雷安二人性格的理论研究可以写几篇小论文。


2.操作起来依然有问题,安迷修性格依然偏软,这个写文下意识弱化受方的坏习惯一定要改。


3.不过雷狮好像也没有很硬,我笔下的雷安仿佛在爱情蜜糖的浸润下双双变软了,还是在我拼命克制的情况下...真是让人头秃,升级之路好漫长。


4.原著给的信息还是太少了,不仅少,动画和漫画人物个性还有不同的点。人物三大问,他是谁,从哪里来,又要去哪里...目前动画给的信息只勉强回答了他是谁这个问题。希望第三季能多给我这种差生点提...

人间真实

每次更完文看到类似于 啊啊啊!之列的充满感叹号的评论会有点小失落,总希望对方能多说点什么...


然而当自己看到喜欢的文时,手指停留在键盘上,万千情绪在心里奔涌,憋了半天,最后只能打出一串啊啊啊啊啊!

记个脑洞

安迷修从小做梦就是连续的,每天做梦就是把白天的事再追溯一遍。所以他每一天相当于过两遍。


他能分清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在梦里的他以先知的心态,冷境地经历完一天的走马灯。因为从小就这样,他也不觉得哪里不对,就是做作业要做双份这点有点痛苦。


高二转学后,安迷修听同学们议论,才知道自己旁边的空桌主人名为雷狮,是校董的儿子,年级第一的学霸,兼校草,然而在暑假时,这个爱冒险的大男孩帆船出海后遇到了毫无预兆的海上风暴,再也没有回来。


安迷修听了很惋惜,为这个过早逝去的生命,和本可同窗的缘分。


然而,在今夜的梦里,他按部就班地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往下凝望时,瞳孔猛地一缩。


原本应...

我和我基友讨论过,发现比较厉害的同人基本分两派,一派是情节派,故事性贼强,剧本贼精致,脱离原著单独拿出来欣赏都没有问题。


另外一派是角色派,这一类作者挖掘原著人物性格特厉害,就算是架空也给人一种原著人物穿越到平行世界的感觉。


情节派觉得故事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个故事干巴巴的没有灵性,那么人物再还原读起来也索然无味。角色派觉得还原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就算故事再好看,人物严重ooc的话,那么这篇文再优秀也不是一篇合格的同人。


我觉得两派没有优劣高低,大家写文时的优先级不同罢鸟。写文时找好平衡点,看重一方不代表完全舍弃另一方,这不是互斥的命题,成熟的文手当然是选择都要啰。


针...

想象了一个表现死亡的镜头

雷狮把安迷修放在了床上,给他掖好被子时,后者扬起苍白的面容轻声恳求,你再给我弹一支曲,好不好?


于是这空旷的房间里就有了琴声,他弹的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首叫狂妄的曲子,如今这曲子被他改了改,降了几个调,听起来一点也不狂妄了,反而有点柔弱。


黑白的琴键起起伏伏,如一黑一白两只交颈的天鹅,一边厮磨,一边踏出哀婉的节奏。雷狮闭着眼睛,不敢去看后面的情形。可他依然觉得,这舒缓的旋律却是一条无形的绳索,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又一点勒紧他的咽喉。


他不敢确认背后的人的情况,不敢确认那人的目光是否还追逐着自己,不敢问他是否喜欢这首曲子,因为他害怕听不到回答的声音。


于是他只能弹奏,一刻...

【假的死后重逢】死神139 文章配音

啊啊啊啊啊139!!!!去听了去听了我先走一步

跳鱼er:

话不多说!链接甩屏!表白冬爹! @凛冬季节 封面上条!



下一页
©凛冬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