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季节

专治糖尿病

凹凸只有一产粮号,月更雷安,其余时间起点男频狂热者

是杂食,此号雷安不拆不逆

不扩列,不加群,不借梗,没人设,没cp,没良心

问就刀你

小故事.珍惜

小时候,师父总告诉我,要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那时他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吃着我为他做的晚饭,而我正一边擦着地板一边心碎地看着从他碗边落在地上的饼干渣,也就没有心思去听他说了什么。


直到师父死去后,我在他坟前端着他最爱的鲱鱼干,落着不知是被熏出来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造成的眼泪时,脑子里就突然浮现出他曾说的这么一句话。


那时我想,一定是因为我没有珍惜师父,正义之神才惩罚我失去了他。


于是和雷狮在一起的日子,我努力记得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让我高兴的,或者生气的,我都好好地记着,好好地,由衷地感恩着他在我生命里的这段日子。


可凹凸大赛结束后,我还是失去了...

吐槽吐槽

我最近蹭到了vpn,开始愉快地补凹凸学园...怎么说,雷姐和安老师和我想象中的人设真的,好不一样。


本来以为雷姐会比较偏爱弟弟,结果没想到,她是那种,我不是针对谁,我的哥哥弟弟都是垃圾,的类型!


这不是更好了吗?.jpg


居然还是雷王星最高海拔,我不能再好了!!!上我!上我!


更重要的是,雷姐,不就能和安安,有共同语言了!

在吐槽雷狮上他们一定可以探讨出一篇博士论文!


雷哥哥跟狮狮不合,居然是因为,误会,哥哥突然蠢蠢萌萌了起来,真是可可爱爱的,害。


泥塑一下,这不就是蠢美人吗嘻嘻嘻....


以上开玩笑的,请哥哥粉不要打窝ಥ_ಥ


最后说说...

我流la还蛮适合的

爱上你很简单,爱你却很难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这次企划制作组前前后后跟我交流了一年,能感受到她们的用心程度(((o(*゚▽゚*)o)))大家有时间一定去b站支持一下丫

格兰芬多の初矾:

#雷安COS正片#假的流星#一束送给星空的玫瑰

玫瑰谷的玫瑰在秋天凋零了,那位神使在夏天流下的眼泪,在秋天已经干涸。

可是玫瑰谷的神使为什么哭呢?

我低头看了看我手中那片小小的风神叶。

也许是因为我们对发生在过去的失去都无可奈何。

“安迷修哥哥呀,你的手指为什么缠着绷带啊,是为了帅气吗?”

“不.....你还不能杀我,我在等一颗星星。”

“安迷修,你到底是谁。”

“雷狮,雷王星的玫瑰,是什...

很多小伙伴问凛冬玫瑰通贩的事情儿,因为最近太忙了一直没跟代理商量这事儿,不管会不会再开通贩,国庆会给大家一个具体的通知的!


目前网上的都是盗版


最近我在学海里挣扎,我们第一个作业要求用python写,写了两百➕行代码,我以为我已经在python上升阶了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第二个项目得用c➕➕写...


可能这就是绝望吧!


望了望我的课程,悲哀地表示凛冬玫瑰可能真的是最后一本我的同人本了2333今天也是被学业压制到强制淡圈的冬冬,甚至只能在微博上刷图时知道,安安的师父居然是品味独特的暴躁猫系男子cao,错得离谱啊我!可怜我安安,小小年纪就开始养家持家了ಥ_ಥ


所以国...

在新学校里认识的学习好战友是同济的,我们都是当年本科没选码,研究生时来到这个码农大本营回炉重造的头铁孩子,一个c➕➕半吊子,一个python菜鸡,今下午一起搞了四百行代码的作业,一边搞一边留下了血泪,竟然搞出了悲壮的感jio。


然后开心闲聊时,妹子表示自己本科通信的,我说,哦,听说现在通信不是很好找工作呀,她说对呀,否则为啥我要转码呢?


我心里涌现出一种深深的同病相怜的感觉,我这人,没啥大志向,就想学成后,回国,康康有没有类似于hw之类的大公司收了我...正想开口时,妹子又发话了。


妹子的语气突然变得很嫌弃,她说,毕竟我们这个专业,混得差,也就只能跟我们专业倒数第一一样去hw...

(((o(*゚▽゚*)o)))

各位中秋快乐呀!


我在加国完全感受不到中秋的到来,发了小故事后才在评论区得知自己碰巧撞上了中秋2333


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每天都在繁忙的学习中,b站还不能看番,感觉自己离二次元越来越远了,但今早起来时突然有了灵感,随便写了个小故事,分享时还是熟悉的快乐的感觉。


虽然这个小故事也不是什么所谓的糖了。


其实我追求的一直不是刀,或者糖,而是动人。我写故事,在尽可能还原人物外,唯一的要求是动人,只有动人才能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我喜欢的那两个少年,并且愿意长久地停留下来2333


这也是我越来越爱写原著pa的原因,我希望自己能够勾勒出,也能让大家感受到他们原本的魅力,只有这样...

小故事.港口

凹凸大赛结束后,我们和自己意想中的那样平静地分别。


陆地上不会有海盗,大海中飘荡的也不会是骑士,星星之间互相连线成亿万人的命运,而凹凸星球就是我的命运,他的命运,唯一的交点。


即使没有死亡,我们也会自己分开。对此,我们都那么有默契,所以分开时,也就那么平静。


可是他转头,走了几步后,突然又停下。他说,雷狮,以后我们每到一个港口,能不能随便在某个地方,也许是一根拴船的柱子,也许是一面防洪的高墙...留下一点自己的消息。


写什么呢?


写自己最近的见闻,写一些有趣的事...还可以写自己接下来要去哪里。


我看着他,他却像是满不在乎一样地笑了,他说,当然,不到最后,我...

发在你的黑夜我的白天的吐槽

冬冬在加国正式安定下来了,听了几天课美滋滋,讲一件好魔幻的事。


昨天咸鱼冬冬正在强行学习,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大学一个教授问我要不要跟他干。我去查了查,我的妈呀,i3e的fellow!我们学校的终身教授!这种大牛是眼瞎了吗为啥会看上我??


怀着忐忑的心,我去找了教授,教授先是笑眯眯地表示他对我的背景很有兴趣,当年就是他老人家把我放进来的...,然后又说某公司最近想找他做一个通信相关的项目,问我有没有意向。


我一听某公司耶!是某公司耶!!我有!我当然有!!


谈话到这时非常顺利,也就在这时,教授话锋一转,你现在选的什么专业?


我说是x专业。


教授似乎来了兴趣,问...

ಥ_ಥ

冬冬还有二十分钟就要离开中国辽,我一个大学都在本省读的死宅研究生突然出国,跟出了新手村就去打魔王有什么区别!!!


唉,香菇

下一页
©凛冬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