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想啃大猪蹄子的季节

雷安不知名段子手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下刷蝴蝶海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中提及我
发现拉黑

評評凜冬老師的「夢境溫度36」

呜呜哇梦四杀……希望它快点被放出来(。)

杉謙:

呃,我試了一下轉換器,所以我會簡體了!!!(高興什麼)


——————————————
我差不多是很晚很晚才知道凛冬了,最开始看到的也是「逆流河」,但是只是扫了一眼没有仔细地去读,只是感觉,唉又多了个虐文写手:-(。


隔了一段时间再看时,是从「世界上最冰冷的雪人」开始的,但这个和梦境温度36没有关系就不扯了


这一次,我可以说是我唯一一次掉的眼泪。


凛冬老师的魅力在哪里呢?对我来讲,她最令人难受的不只是故事的剧情,更是她描写时细腻温柔的笔墨。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在她的笔下,也能把它层层剥开,让曾以为它无害的人看清楚。
她的刀不只是刀,她是扎进心口,还带勾拔都拔不出来啊???!!!!!
凛冬老师的文章,或者说童话几乎都是有着温暖的外表,内里却藏着最最刀的事,俗话说就是细思恐极,而且总有不信邪的人,一定要把任何隐藏支线看清楚
而我就是那个不信邪的人(哭哭)


一开始就不同寻常,我嗅到了一丝丝不安的气息。我想退出去安抚我的心脏巴特我做不到!!!用的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的夹杂更加令人难过了


我写得比较晚看得比较早所以情节都忘得差不多了 应该有误(。)


从电铃无用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按道理来讲医院是比较注重电铃的,说不定就因为电铃能够救一个人。
然后第三人称,雷总直接向安哥抛出要求,他是个织梦人,需要安哥做个美梦,温度36的梦。
再后来是对雷狮究竟是哪里的过人的织梦人天分作出了一些列举,第23号的梦境看似温暖,最后的结局却是曾经的现实——燃放烟花爆竹弄出火灾,整个大家族也只有23号活下来。
冬爹给我一种感觉,她的笔下即使是最最普通描写不过寥寥数十字的人也仿佛有着灵魂。23号的字句只是十秒钟就能看完,二十秒内能读完的数量,却偏偏差点让我掉眼泪。
当时我就想啊,但是我很坚强啊???怎么可能掉眼泪!!!


然后就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安迷修就是那种温柔的人啊,知道了宝莉毫不挂念他,他居然松了一口气,说还好她不会挂念自己,他害怕被挂念,害怕因为自己让别人在他死去后仍然承担着悲伤。
等到凛冬老师写到宝莉梦境的时候我还懵了一下。
??????您不是说宝莉不挂念他吗,您这是要刀死我?????
然后我没想到的是,更刀的在后边(邓布利多式叉腰.jpg)


安迷修,安迷修。
雷狮始终是他生命里的过客,但一定是他毫无光彩的生命末尾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在他的记忆里留下的色彩最艳丽的人。他温柔,又在乎他人,偏偏想不到自己。


"我已经不能为多少事情负责了,所以我想对你的这件事负责。"
不是很记得了,大意是这样。
安迷修至始至终都在在乎别人,他在乎宝莉,在乎雷狮,但是他想过自己吗?
等看到安迷修的药早就换成生理盐水,他是在自己硬撑时我真的眼泪就下来了。他是要多么在乎宝莉,才能自己撑着不睡觉大半年啊...?


安迷修的梦,对我来讲差不多是最大的一个虐点。是啊,他在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梦里,终于告诉了雷狮他究竟想到的是什么办法啦。


"人的正常体温是36.5到37.5之间。虽然我可能会低烧,但总归是会高于36℃的。"
"你只要抱着我,不就能达到了吗?"


他真是、太温柔了...
梦中的雷狮点点头说,你真厉害。
而现实的雷狮抹着眼泪说,这不管用的。


这个对比,我,啊,救心丸??!!!


等看到结局我就才发现了,第一人称应该是雷狮为自己编织的梦,一次又一次的去找到安迷修,重复他以前的事,但是在梦中,安迷修看到了宝莉的梦。


"你懂什么,对我来说,只要能抱住他,就是美梦了。"
最后凯莉和雷狮的对话可以算做是点睛之笔,对凯莉来说梦境的温度冰冷彻骨,对雷狮来说这就是个美梦。
是个能抱着安迷修的,最好的美梦了。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觉得,凛冬老师这次的作品,比起「布伦达」来说更能让我难过。
顺便等我看完时我差不多是满脸泪痕抹不干净了<(`^´)>


大膽 @凛冬季节 (不是)
并不知道能不能打ta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14)
©凛冬想啃大猪蹄子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