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季节

看文请搜索tag冰原小屋 里面有个人作品归档 国庆个志预售!!!

不混圈,专注雷安,也许掉落瑞金

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联动文】当安雷遇到雷安,这是一种怎样窒息的操作[5]

好的!_@toki日夜吸安  给t爹!下一张给我鸟!

无光破晓:

太困了……凑活着看。
@凛冬季节 @假装我圈了t爹
有点少但我实在是太困了——


“你可以不要再用那种眼光看着我了吗?”


平行雷停下写字的手,面无表情地侧过头看着床上躺进被子看书的安迷修:“我和他的差异虽然不多,但对于你我想还不至于混淆吧,还是说我写字在你看来是什么稀奇的不得了的事情。”


“啊,打扰到你了吗?”安迷修压了压书角直了直身子,“抱歉,我并没有冒犯的意思。”


“你应该清楚我们都对目光这种东西敏感,否则就赶紧忘了你脑子里那套骑士道骑着你的学步车回家算了。”


果然说话比起雷狮还难听。安迷修腹诽两句,顿了许久反驳:“它有名字!也不是什么学步车,是一辆机车!”


“是吗?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平行雷没做出什么决断的评价,只漫不经心地轻微甩甩手,皱眉看了看他的钢笔笔头后盖上了盖子,“能比钢笔堵笔更糟糕的事情大概就是和他一起落到这种地步。”


“你这么说令我感到有一些奇妙的不爽。”


“那么看来我的收效不错,我不怎么喜欢看到他那张虚伪的脸挂着营业性微笑。”


“所以……”安迷修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向天花板,像是想出了什么好点子,“你喜欢看到我……我是说,他真实的笑容吗?”


平行雷给了安迷修一个诧异的眼神,旋即嗤笑一声转过身正对着安迷修翘起二郎腿,头微微偏侧,眼神里面带着满满“你脑子怕不是出了什么差错吧”的意味。


“他真实的笑?我见多了,但他仍旧只令我产生呕吐感。”他轻轻敲敲桌子,“我们对对方的厌恶大约是从骨子里打出来的,刚认识第一面我就让他差点死在猛兽之口,彼此都没有什么好的第一印象。”


“他在擦他的宝贝武器的时候会笑,我想想——流焱和凝晶?愚蠢的名字,也是愚蠢的做法,浪费时间。所以搞清楚,这里的安先生,你不是'他',你心里的'他'也不是我。”


安迷修只好眨眨眼:“——或许你说的对,不过我想在帮助他人的时候我会更友好?”


“帮助女性的时候他的笑容的确看上去很真切,不过那家伙傲慢的很,里面的疏离足够把你推到二百米开外。”


“傲慢?我吗?”安迷修指指自己 又看了看房门,好像是要看到对面房间的“自己”一样。


“你?这我可不知道,不过他的确是一个相当傲慢的人。”


“听上去并不怎么好?”


“wow,这年头还有人把傲慢当做完全的贬义词来用吗。”平行雷扬起半边眉毛表示了一下惊讶,“骑士道本身就很傲慢。”


“……我们和傲慢挂不上边吧!”


“是吗?”平行雷耸肩似笑非笑,“那么请你告诉我吧,谁给你们的权利去惩恶扬善。”


“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去做你们觉得正义的事情?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铲除恶党。”


“你不过还是给杀人冠了个帽子,本质上也是杀了想杀的留下想留的,有区别吗?”


“所以说白了安迷修,你就是个傲慢刻进骨子里的家伙,不过是披了一层好看的外皮罢了。”


“你别用你恶党的解释来诠释我们的正义可以吗?”安迷修侧头,“我们本质上的不同就是我们有着正义的灵魂,也从不像你这恶党一样滥杀无辜。”


“随你怎么解释吧,事实上滥杀无辜这个词和我也不沾边。”


气氛再一次陷入沉默,平行雷又重新拿了一支笔。安迷修觉得不怎么甘心被平行雷这么评价。他思索了一下,觉得现在是磨炼他和Omega的交流技巧的时候了,于是他迅速地看了一眼平行雷,轻咳两声。


“……你在写什么?”


“简要随记,你当成日记也可以。”


哦,原来是日……what。


嗯??!


雷狮还会写日记的吗?!


安迷修怔愣半晌平行雷终于是忍无可忍,他咬着牙侧头对着背后那张令人厌恶的脸开了口:“你的目光如果再这么定在我身上,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泡酒。”


“我猜你不会的对吧?……哦,好吧好吧,抱歉雷先生,我并不是故意冒犯的。”


平行雷没有再理会安迷修,安迷修隔着缝隙只能隐约看到他的动作。他的字安迷修看不清,只觉得大抵是很飘逸而张扬,内容似乎并不多,只是些简洁的句子。写完之后他相当利落地从上面的书柜取下来一本书,安迷修目瞪口呆的看着平行雷利索地把折好的信纸塞进书页而后插回去,就好像它原本就在那。


“你……不怕我看吗?”


“嗤,你?你以为我有多了解'你'?”平行雷嗤笑一声,“大概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


“知己知彼?还是说?”


“喂,安迷修。你是不是还有个问题没有搞清楚。”平行雷转过身来,眼底没什么波澜,“你们的背景和我们似乎差异就不小。”


“在这种地方谈爱情?未免听上去可笑了些吧。”


“可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


“的确,所以你看上去比他顺眼一些。”平行雷站起身抻抻胳膊,转头看向安迷修的方向,施施然地眯了眯眼。


“那么接下来——”


“我可以洗个澡了吗。”


-


“我可以洗个澡了吗?”


平行安轻轻敲了敲雷狮主卧浴室的门,里面除了一声重重的啧之外再没什么回应。他只好叹口气无奈地笑了笑,坐会床上接着看刚刚安迷修给他的那本书。


等从第五页翻到第一百一十五页,雷狮终于从浴室磨叽出来,他漫不经心地走过来坐下,正用毛巾擦着头发。


“这不是他的书吗。”雷狮的语言里宾语明显,平行安点点头:“是的,就在刚刚他借给我的。”


“那么我希望你不要走的时候顺便带走。”


“我看上去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吗?”平行安扬眉,“那听上去可真是个糟糕的印象。”


“的确,我对于你们两个的第一印象可都不怎么样。”


雷狮耸肩,他擦干净头发的时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的,又一次回头看向平行安。


“话说回来,你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嗯?——我想并不?”


“那么为什么你对我还算友善?”雷狮抖了抖浴巾,“我以为在你眼里我和他之间差别虽然不小但是基本全是相似的空子吗。”


“所以在你眼里我对你友善就是对你有意见?有趣的想法。”平行安合上书抬起头,“事实上,正义和公正是我们的准则,你一没偷二没抢,何况还是我们的房东,我不该报以友善吗?”


“是吗?那就随意吧。”


雷狮点点头,指了指浴室。


“要洗快点洗,如果水不够了还需要热一段时间。”


“另外。”


“等你出来,我们或许应该谈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333)
  1. 病名凛冬季节 转载了此文字
©凛冬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