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职业卖瓜的季节

请不要在除我这里以外的任何地方刷蝴蝶海!!!!

十八线童话写手,看文请搜索tag冰原小屋。

产雷安大于瑞金,啥都推。


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联动文】当安雷遇到雷安,这是怎样窒息的操作[4]

哈哈哈哈这今人窒息的操作蛤蛤蛤大乱斗啊哈哈哈。

吃出了刀味,再写下去要刀要刀的雷安。

无光破晓:

我时间不多就这样!
@凛冬季节
雷安凛冬家的《假的2b》双b
安雷我家《装B遭雷劈》AO


气氛一时间很是尴尬。


雷狮将表情换成了白毛女喜儿的悲泣脸,只求一个红头绳来挽头发;而他对面的“黄世仁”完全不为所动,看上去甚至只差一点就要冷笑出声。


平行雷的表情打开始就无比微妙。他僵硬着表情看着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摆着一副“我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做作样,只为和那个安迷修共度一晚上,觉得自己真是经历了世界上最令人崩溃的情景。


下一秒后他发现他错了,因为当他转头看向自己世界的安迷修的时候,发现他的目光正在自己和那个雷狮之间流连,里面满满地写着“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雷狮我真是看透你了”,觉得上一秒算什么,这个打击比之前强一万倍。


你给我等着。


平行雷不想管他自己这句话里那个你究竟是谁,他现在只想把在场所有人都干掉然后回到自己的世界杀瑞斩嘉夺得第一成为人生赢家。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还没有和这边安迷修一样的突然犯懵的脑回路,不至于把自己推到以一敌三的绝路上。走走不了回回不去还不能杀所有人于后快,平行雷绝望的发现他现下能做的居然真的只有等这两个人吵完然后分配房间。


等一下。


如果最终他们的争执结果是这边的“自己”和“安迷修”同一个房间,那岂不是说——


我靠。


他终于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平行雷这边尴尬,平行安这边也没能好到哪去。他自打听见雷狮那句“你就不怕他对我做点什么”之后就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陷入尴尬。他安迷修被说过烦人被说过犯蠢甚至被最过分的评价过恶心帅,但是从来!没人!质疑过!他的人格!


我招你惹你了你这么怀疑我?!


平行安觉得自己的骑士道信仰收到了玷污,他一抬头刚想斥责一下“雷狮”这种不负责任的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就看见那个雷狮表情委屈而决绝,直直看着他对面坐着的“自己”;而“自己”仅仅是摆着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似乎下一秒就要起身给他一巴掌。


哇塞,厉害了我雷哥,奥斯卡影帝非你莫属。


平行安目瞪口呆地在心里给那个雷狮鼓了鼓掌,觉得他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了那副脸皮。他看了看平行雷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杀人的表情,无比复杂地眨了眨眼。


太尴尬了,这他们分房间这么这么——


等一下。


平行安猛然警觉,哇塞,要是那个雷狮占了上风,那岂不是说自己要和自己的死敌同床共枕一晚上?!


开什么玩笑!他可不想大晚上还得防着旁边的人一个翻身给自己一锤子!


他向着平行雷看了一眼,正好和那双眸子对上。长时间形成的一种直觉让他们在这一刻站到了同一阵线。平行雷咳嗽了一声,开口。


“我不介意今晚上和你睡。”他看向安迷修,“我对你没什么兴趣,你不属于我的世界,杀了你我没有半点利益可得。”他转过眼看向表情一抽的雷狮,“我们彼此清楚对方的禀性,他死了我浑身上下只剩下麻烦。我从不干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一点你清楚的很。”


“我——”雷狮还没来得及反驳,那边的平行安也用一声咳嗽做了开头:“安迷修先生——我大概可以这么称呼你。你我清楚我们奉行的道义,我绝不会对您的恋人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也绝不会对您的恋人有任何不尊重的行为。”


“嗯,我明白。”


“我和——雷狮,我是说,我们世界的这位。关系实在说不上友好,着实怕起了争执令二位为难。当然,如若实在不妥,我可以在客厅打个地铺。”


“不,不必。怎么能这么对待客人。”


雷狮绝望地看着安迷修的表情笑的灿烂,然后侧过头看向他,笑意不减地开了口。


“雷狮,要不然我搬出去?”


“……别,别,我和他睡。”


真他妈绝望。


安迷修点了点头,起身去收拾房间。雷狮磨着牙看着对面坐着的两个人,手指尖电花闪了又闪最终还是没一道雷劈过去。他的手指挨个指过他们两个,眼神带着“你牛逼你最棒你可真jb棒棒”的咬牙切齿。


等安迷修出来的时候房间已经差不多恢复整洁,雷狮死死盯着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跟着自家的安迷修走进自家的卧室,关门还不忘给他一个嘚瑟的眼神,抬手一拳头差点没砸到墙上。


你可能耐的。


他侧头对着平行安指了指房间,口气不甚友好:“走吧,Alpha先生。”


平行安倒没生气,不如说是这样的雷狮对他而言倒是习惯。他点点头,冲着他笑了笑,走进房间。


雷狮沧桑地揉了揉脸觉得自己一瞬间老了二十岁,他闻着空气里那股子还没散干净的薄荷烟味,想着真他妈适合现在的自己。


“砰”


平行雷关上门之后看着整洁的房间没说什么,抬手略理了理床单相当自然地开始脱衣服。安迷修坐在旁边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面前这个不仅仅是个普通的Omega,他拥有雷狮的脸和雷狮的身材,而现在每次一看到雷狮脱衣服安迷修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那个,我,我要不然先……?”


平行雷从进来就没对他说过一句话。他固然清楚此安迷修非彼安迷修,但是这毕竟也不属于他这一方,何况他本性和自己那边那位也没什么两样,注定都是无关者也没必要多加理会。


听安迷修这么一问他侧过头,看着那张无比不知所措的脸,翻了个白眼。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他抬手脱去自己黑色的紧身背心,露出精壮的上身,慢悠悠地开口,“请问,这儿能洗澡吗。”


“你,你,能,能的,能的……”安迷修觉得自己的骑士道快要撑不住了,忙不迭地点头,却被砰地开门声打断了。雷狮冷着脸进来,身后跟着平行安,气势汹汹。


“不能,要洗去我那边洗。”


“雷狮?你进来干什么。”安迷修皱了皱眉头,“怎么不敲门。”


我日老子敲门还能看见这捉奸现场?!


雷狮气不打一处来,手抬起来几次最终还是暗地给平行雷比了个中指,另一只手指指他身后的平行安:“……他要拿东西。”


“所以你带了一个Alpha来看Omega换衣服?”平行雷挑眉,“看来这个世界的社会还是很开放的?”


你也就现在知道你是个Omega!


雷狮深呼吸几口气,扯着安迷修出了房间:“我们得谈谈。”


平行安和平行雷看着两个人走进那边的房间关上门,彼此对视一眼。


“想不到你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这种事情?嗤,看来我还真是没在你眼里留个好印象。那么你呢骑士先生,未经允许私自闯进一个Omega休息的房间?这似乎不是君子行当。”


“收起你惺惺作态的嘴脸,恶党,你的性格我清楚的很,用不着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哦?那你应该也很清楚我的性格,似乎轮不到你来管。”


“如果不是出于道义,你早死在我的剑下,但你不要得寸进尺。”


“哦?是吗?拭目以待。你以为你就能轻而易举杀了我?安迷修,你是真把我当成个身娇体弱的看了是吧。”


“你刚刚不还拿着Omega性别做要挟吗。”


平行雷嗤笑一声不再说话,平行安从桌子上拿回自己的钢笔,待在房间另一边一言不发。


而另一个房间里又是一副光景。雷狮甩上门一屁股坐在床上,也管不上床单皱不皱的问题。他盯着安迷修的眼睛,半晌才开口。


“我们搬出去。”


“我管他们两个能不能离开,这段时间你清楚有什么样的意义安迷修。”


“我们搬出去,房子我不住了,他们爱怎么样怎么样。”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表情眨巴着眼,停顿一下,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他摊了摊手,凑上去照着雷狮的侧颊亲了一下,雷狮撇了下嘴顺势回吻,等到亲吻结束他他只看见安迷修笑的越发开心了些。


“你笑什么。”


“都说了没什么。”


雷狮死死盯着安迷修的脸,又是许久他终于泄了气,烦躁地扯了头巾:“我不接受下一步的挑衅。”


“其实本来就是你自己想太多,他又对我做不了什么。”


“你太小看我了,万一他对你做点什么呢。”


“说白了都是你给晚上想和我一起睡找的借口。”


“怎么,不行吗。”


“等他们走了再说。”


雷狮双手抓了抓头发,最终手臂搭着眼睛,对着安迷修做了个“去吧”的手势。


“我希望那个你晚上不打呼噜。”


“……雷狮,你还是死去吧。”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2)
热度(1955)
©凛冬职业卖瓜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