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季节

专治糖尿病

凹凸只有一产粮号,月更雷安,其余时间起点男频狂热者

是杂食,此号雷安不拆不逆

不扩列,不加群,不借梗,没人设,没cp,没良心

问就刀你

【雷安】掀耳朵

可可爱爱的兽人pa,雪狼雷x垂耳兔安。


ready go!

顺手打个新刊地址:随便康康

01

这一届兽人武警学院里,安迷修是唯一一个草食系。


如果是其他草食系,比如羚羊哇,梅花鹿呀,有长而强壮的角,和相对隐蔽的耳朵,那还好,可安迷修偏偏是一只垂耳兔,长着一对棕色的又笨又重的兔耳。


这意味着什么呢?别的同僚都可以把敏感的耳朵藏在帽子里,而他甚至连帽子都戴不上。


这可太难受了。安迷修时常苦恼着摇头,耳朵也跟着他的姿势前后摇晃。


而让他苦恼升级的是,他的“老伙计”雷狮总爱针对他。这个家伙根本没有身为人民jc的道德...

【雷安】逆流河

逆流河真的被lof吞了555永远出不来啦55555!让伤痛欲绝的冬冬补个档,明天还没屏就换链接。看过的必须再看一遍,发表n刷感想(x)没看过的刚好顺便看了555

很早的老文了,是童话,he


逆流河


 

如果我笑着死去,那一定是因为我梦见自己是那残败的落叶,穿过黑夜的树林,来亲吻你的脸。——聂鲁达


>>


19岁的安迷修一个人住在河流的尽头,而他能经历的最刺激的事不是突然听到敲门声,而是打开门后外面站着条龙。


那龙类小孩一脸自来熟模样,把手中...

是老冰棍做的表!是冬冬也很想知道的问题呢!


有兴趣的老冰棍可以填填,打上凛冬季节tag冬冬会去收作业的??


不要占用其他tag哟(((o(*゚▽゚*)o)))

墓秋没在绘画的岁月:

自制了一个表格。
是雷安文章的写作神仙 凛冬季节的相关文章问卷!!
为防踩雷只好认真打了雷安的标了,希望占标理解!!
呜呜呜雷安圈不允许有人不认识冬爹!!

因为表格是自己花时间做的,
自己先第一个填了一下,
文章是可重复的√
我重度碎碎念,你们完全不用答那么多的。(一早上填了一个表……
如果填了发布的话,
请务必艾特我一下√我要统计数据√
小声艾特…… @凛冬季节

【雷安】谎言

是新刊不公开文章的5千字试读(全文1w5),按照惯例放一放


神使安pa,我流ooc,事业型安迷修预警


大胆猜剧情,猜中了算我输嘻嘻

————————

 安迷修,要一直快乐


在第不知多少届神使大会上,智慧神使从袖口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那是一盒火柴。


“是我眷族进贡上来的东西,我想拿出来跟你们交易一点你们管辖区域里的矿石。”全身笼罩在神炮下的神使笑声低哑阴沉,“愚人木做的,只要点燃一根火柴就能得到一个提示。”


光明神使似乎有了点兴趣:“关于什么方面的什么提示?”


“一个谎言。”智慧神使摊开双手...

沙雕史密斯.尾声.梦醒

本章完结,打个tag庆祝一下八,感谢这一周的陪伴!


新入的朋友从合集第一篇开始康就行,段子体,恶搞史密斯pa。


新刊地址:随便康康


一一一一


直到半个月后,雷王星对雷狮的监禁才松了下来。


“七年前,你在圣米凯尔歌剧院制造的一场骚乱里,因为黑暗,一个女孩从楼梯摔下,折断了脖子。”卡米尔翻着一叠文件,找出了一个女孩的照片,那是一张合照,合照里,是尚还年轻的威廉和笑容幸福的她。


“这个女孩,是那时威廉的女朋友。一个平民,但是威廉曾经考虑过为她放弃继承权。”


“组织调查清楚后,决定原谅你任务的失败,和擅自的报...

给凛冬季节的《不会枯萎的桑尼花》的长评

我爱课代表!


振声.jpg

一株杂草:

还没看的小伙伴赶紧去看!不要怕,这篇糖度挺高的!


黑框加粗体是原文


前言


要评价的话,这篇废土文真的是一篇另类废土文,在阅读时你几乎不会感觉到多少绝望悲戚,文中并没有过多地渲染大环境的末世气氛,诙谐幽默的文笔倒是会让你产生一种“眼下情况似乎没那么糟”的错觉。但与文风截然相反的是,其内里包含的感情异常深沉。如果将之前的假阴阳、蝴蝶海比作烈酒的话,那这篇就好比一杯茶。清清淡淡,却回味无穷。


总之还是希望大家再多看几遍文章,本人能力忒鶸,表达有限,更多细节等待大家二刷三刷n刷去发现,并且我认为这篇文章绝对...

【雷安】不会枯萎的桑尼花

预警:

【假的】系列第n篇,【假的废土】,1w+

伪废土设定,伪科学设定,欢乐向,第一人称路人甲视角,第一刷请不要看评论区!勇敢点我的朋友!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希望你也能喜欢~

ready go~


01


在我们的探测仪器在黑雾环境中检测到新植株的那一天,头儿终于大发慈悲,给小组放了个假,然后自掏腰包,带着我们在地下基地里最负盛名的酒吧里撸串,于是整个LA101小组成为了第一个在远征前就团灭的小组。


这不怪我们,和头儿工作的五年里,他每天来得比我们早,回得比我们晚,大部分时候,我们都习惯了他在模拟环境中身着隔离装,头戴过滤头盔的身影,...

【微故事】坠崖的神使

你知道吗,那个坠崖的风之神使,听说只是个壳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呢!


诶?为什么这样说?


他从来不会主动开口,神使大会上总是缄默不言。偶尔你叫他的名字,他只会把头转向你,不言不语,像只是单纯的应激反应...还有,你看他的眼睛,根本没有聚焦,像是一块毛玻璃,光在上面磕磕绊绊,折了腰...白瞎了那好看的绿色了!


哦?我听说风之神使曾经是个骑士,在那届凹凸大赛中,他的双剑在那被称为最恶的一届中掀起了风暴,这样的角色怎么可能是个没有灵魂的壳儿?


那你就不知道了!就是因为那是最恶的一届,所以触发了神的怒火,那一届参赛者的灵魂全部被抹去了,而作为最后幸存者的他也被消去了所有的神智,沦为...

这个真的好棒啊!我喜欢好多小设计!

大家能认出几个嘿嘿

酒醉迁子:

 @凛冬安迷修不足的季节 


我永远喜欢冬哥!!!٩(´Д` )۶:.*


画的很烂请不要嫌弃


里面还有未完全出境的小彩蛋

感谢(;´༎ຶД༎ຶ`)155551哭的好大声

这个长图太扎心了

小Q:





看了凛冬太太 @凛冬安迷修不足的季节 的《假如你遇到那个安迷修》摸的糙鱼w
我最喜欢这一篇了,尤其是看到后面未来的雷狮促成了过去的自己和安哥的相遇那一幕,太震撼了w结局揭晓头巾歪了的真相时也是又甜又刀的5555,表白太太,太太是神仙T T



下一页
©凛冬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