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沙雕出道的季节

雷安不知名段子手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下刷蝴蝶海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中提及我
发现拉黑
不介意被日空间

【没写完的】一个神使的一生


成了神使后,寿命长了,本事大了,能去的地方多了,但是规矩也多了,林林总总总结下来,我觉得赢了凹凸大赛是我这辈子做得最亏的生意。

最大最大的坏处,还是感官也逐渐变得迟钝了起来。

也许你会问,神使不是坐在椅子上,就能听到千里外的两个小孩瓦罐里的蛐蛐,看见万里外一只黄雀眼里的苍蝇?应该是感官变得敏锐了,而不是迟钝了啊。

是这样,没错。但你能想象吗?以前啊,关在房子里闷一天就能让我抓狂,现在我能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一坐就是万年。最开始我还喜欢往宇宙各个地方去瞧瞧,瞧瞧雷王星,瞧瞧骑士星……可是每一亿年,每一颗星球的诞生和毁灭,每发生在每一个星球上的事都是重复的,看了几万遍,我就懒得再看了。

我对这个世界越来越了如指掌,我就越来越对它提不起兴趣了。但我一直没忘,我曾经是个人,一个有欢乐有痛苦,会大笑也会流泪的家伙。

直到有一天,我默念着一个名字,发现没有悲痛,也没有怀念,就是什么都没有。


空得像是没有他的宇宙。



成为神使后的第一个十五年,我找到了安迷修。安迷修第一次转世是一个小姑娘,她有一个封建却疼爱她的父亲,有一个贤惠而温婉的母亲。小姑娘每天喜欢在桥墩上坐着,甩着长长的柳条一样的辫子,对着河面咿咿呀呀地哼着歌。

有时候,会有一个男孩,跑过来偷偷揪她的辫子,女孩的尖叫声尖细得很,安迷修即使把嗓子憋得只剩下一条缝儿,也发不出这样的声音。

后来小姑娘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她没嫁给那个扯她辫子的男孩,而是邻村一个老实汉子,那个男人从来不扯她辫子,只会憨笑着帮她梳头,小心翼翼地不敢弄疼她。

我没有去打扰过她的生活,也许是因为我从没见过安迷修唱歌,也从没见过他会对我露出那么幸福的表情。

tbc

一一一

运气好端午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6)
热度(1343)
©凛冬沙雕出道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