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想啃大猪蹄子的季节

雷安不知名段子手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下刷蝴蝶海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中提及我
发现拉黑

【假的流星】冬季,一束献给星空的玫瑰

嘻嘻这才是我开放转载的意义所在呢!

流星的确和蝴蝶海一个类型,某方面。非常谢谢你把它和蝴蝶海相提并论,让我知道这篇在我看来很不完美的文在一些读者心中的重要性(*☻-☻*)

至于是否会成为经典,我不敢断言,还是交给时间去检验吧2333

もう何も言わないでよ。:

致[假的流星]冬季,一束献给星空的玫瑰


P.S.没有任何逻辑,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怕不是假的长评。


这是目前,当然,相信也会是以后,再以后,永远最喜欢的一篇文了。


怎么说呢,看的,心很痛吧。


虽然很感动是he,但是,就算是be,也能让人深深的,深深的,爱上这篇文。


冬爹的作品都是直击心底最薄弱的地方的。


打个比方,就像寺庙里的钟-------脆弱的薄壁却能发出最为巨大的回响-------那是能震碎人心的回响。


和许多人一样,是通过蝴蝶海认识冬爹的,蝴蝶海真的很经典,但是这篇,也会很经典。


“蝴蝶痛的很彻底,而流星的玫瑰很香。”


很香。


冬爹建议的配乐真的很适合,“one day we will be together”,里面有一段像是敲击的声音,还有一段像是电吉他的死亡般的哀嚎,每每到一个临界点,就会响起,配合着冬爹的文字,眼泪就会不受控制的掉下来。而那段敲击的声音,像是敲击着心脏,使五脏六肺都为之颤抖---很疼啊---而之后,又会戛然而止,只有心脏还在回响。


我是比较杂食的,雷卡和雷安都吃,喜欢雷卡是因为卡卡的一厢情愿和我很像,那种把对方奉为神仙的感觉,那种被对方所拯救的感觉,那种一切都全盘交付的感觉---和我很想---而雷安,我喜欢安迷修为了雷师放弃骑士道,放弃信仰,放弃一切去追上,就像追一颗星星那般无望---而那颗星星却为他停留---哪怕被飞过的小行星砸的粉身碎骨都心甘情愿。我喜欢雷师为了安迷修把自己囚住,把自己放荡不羁的心囚住,把自己向往自由的本性囚住,或者雷师去找安迷修,哪怕知道这是一个错误,哪怕知道他会成为自己的软肋,哪怕知道软肋对他而言是致命的,哪怕知道海盗不需要感情,哪怕知道他也许根本不会爱自己。


如果雷师没有安迷修和卡米尔,他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爱。


亲情和爱情是他这辈子得到过最好的礼物。


卡米尔抓不到的他去帮他抓到。


安迷修追不上的他带他去追上。


“你说三年追不上,那是因为你没遇到我。”


这是我第二喜欢的娱乐圈里我最喜欢的一句话。


“风筝线断了,所以,飞吧,骑士。”


这是我最喜欢的流星里的一句话。


我喜欢雷安,因为我喜欢安迷修为他放下一切,向他展示他的软肋,对他口口声声恶党却满是宠溺味道,不强求他回报,只要他好。


傲娇。


我喜欢雷安,因为我喜欢雷师用尽一切终于追上他,却能随他的愿,在他要离开时心甘情愿的松手,从没有过的仁慈---或者说温柔更体贴---只为他一人,从没有过的甘心,也都尽数留给了他,一次一次恶语相向说完后却是自己先心痛,一次一次互相动手下手时却注意者轻重。


傲娇。


我觉得相比安迷修,两人若是相隔,雷师会更痛一点。


安迷修的心一生能为很多人,虽然真正走进去的只有雷师,但他可以在离开雷师后,依旧是那个“恶心帅”,对所有人好,每天安排的满当,没有时间去想念所谓的恶党。


雷师的心一生中只走进过两个人。


一个是卡米尔,一个是安迷修。


一个是因为绝对的忠诚和信任,一个却是自己邀请他进来的。


所以啊,没了他,会很不习惯吧。


没有人在他心高气傲时打击他,没有人告诉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没有人天天宣扬他那恶心的骑士道,没有人再叫他恶党。


安迷修的出现,改变了太多的东西。


所以当他消失的时候,理所当然的,习惯的一切,都会单方面的消失。


他只想要他回头。


但他却能放走。


所以啊,雷安是很心疼的。


他叫他了。


“安迷修。”他说。


“嗯。”他回答。


这于他们而言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一厢情愿的付出也该有个回答了。


雷师告诉他要注意看不见的刀,说不定是因为他就被它所伤过呢。


他会不会却心甘情愿的受了那把刀呢。


他舍得拔出来吗。


在漫天的星海中,你又在哪里呢。


安迷修和雷师其实是很像的。


安迷修为了骑士的英名可以奔到世界各地去宣扬正义,雷师为了海盗的威名也可以奔到世界各地去兴风作浪。


而两个没有家的人,就以彼此为家吧。


就以彼此为家吧。


世界之大,却无我容身的地方。


来我心里啊,这里大的很,还有爱你的我。


怎么样?不考虑一下?


房价会不会很贵啊?


不贵!


你把你的心给我,我把我的也给你。


是不是很划算啊?


嗯。是。


所以啊。


下半生请在我的心里住下。


再也不要离开。


好吗?


好吗。


END.


凛冬要现充的季节:



这是【凹凸国家地理】系列的收官作之一,虽然是个大剧本但是写崩了(。)麻麻我再也不要驾驭这么大的世界和这么长的时间跨度了。3w+,HE.依旧是先虐后甜,希望能给你们带来感动!


但的确是目前最童话的一篇文,希望给人绘本的感觉,喜欢童话风的不要错过。


本子里的内容,为了防止盗印修了一遍,尤其是第四站玫瑰谷有很大区别,买了的也可以再去看一遍。


不给评论是会失去我的,严肃.jpg


本子的新链接:点我买凛冬季节明信片


个人归档:冰原小屋


文章:点这里看完整版


推荐BGM:one day we will be together


好的,让我们开始旅途吧!






第一站:雷王星


 



“我们是抓着流星的尾巴下来的。”十岁安迷修说。


 


他对雷狮比划道:“你知道吧,我们这些星空骑士是不会在一个地方久留的,都是流星带着我们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流星会带我们去那些需要我们的地方,就像一年前的雷王星……等那个地方的问题平息啦,流星就会接我们离开了。”


 


小王子揪着眉毛:“你拉我出来到底是想说什么?”


 


“唔……”小男孩支吾了一下,“老师说今年九月雷王星的叛党就彻底根除了……”


 


所以今年秋天我就要离开了。


 


话音落下,两个小男孩之间是无言的沉默。经过叛乱的雷王星已经恢复了平静。他们趴在天台的护栏上,望着远处那些正在重建的楼房,望着鳞次栉比的建筑物后那高高的城墙,最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望着那深蓝色夜空里闪耀的群星——它们在自己的位置上以稳定的频率发着光,一点都没有坠落的迹象。


 


安迷修偷偷地往雷狮那里瞄了一眼,小王子正看着星星,他神色严峻,嘴抿成一条平直的线。就算是迟钝如安迷修,也该知道雷狮的心情很不好。但是迟钝如安迷修,也的确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的心情会不好。


 


安迷修是星空骑士,是宇宙中最古老,也是最德高望重的一族的一员。


 


星空骑士居无定所,他们不属于任何一片星系的任何一个星球。他们从星光里诞生,从出生的那一刻就乘着自己的流星到处流浪。星空骑士只会降临在灾祸发生的地方,当解决完那里的问题时,那个地方便会下起一场流星雨,星辰从天空落下,然后将那些骑士迎回星空。所以说,分离对星辰骑士而言跟吃饭喝水一样理所应当。人自然不会花时间揣摩理所应当的事情,所以对于安迷修而言,为分别而苦恼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他正摸不着头脑时,雷狮的声音传来了。九岁男孩的声音是稚嫩的,却带着一点夜风的凉:“你会忘记我吗?”他转过脸,那双紫色的眼眸看着有些严肃,“大先知说了,每一次你们回到星空,都会丢掉在陆地的记忆,那是真的吗?”


 


安迷修在他的目光中有些不知所措。他笨拙地解释道:“也不是我们想忘记啊……因为记忆是一种有重量的东西……如果我们带着记忆走,流星就载不动我们啦。”


 


“闭嘴。”


 


安迷修委屈巴巴地闭了嘴,他觉得自己的解释合理极了,但是小王子好像并不买账。可就是这幅无辜的模样,让雷狮看着很烦躁,他想掉头就走,把这家伙远远地甩在背后。


 


但是最后,小王子还是没有离开,可能是因为现在是六月,离九月已经不远了吧。


 


“安迷修,你看那里。”


 


安迷修顺着他的手指望去,那是一片花圃,花圃里的植株葱郁着,应该是某种还未到花季的花。


 


“那是什么啊?”


 


“玫瑰。”


 


“诶诶?”安迷修疑惑了,“我记得玫瑰是有刺的呀?这枝干上怎么是秃的呀?”


 


雷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侧过头,看着小骑士疑惑的脸,眼里的光变得很安静,很安静。


 


夜风抵达不了三千丈以上的星星,却可以温柔地亲吻了小骑士的脸颊。


 


“雷王星的玫瑰是全宇宙最美的花,但是它在十二月才会开花。”雷狮轻轻开口。


 


“你不想看看,世界上最好看的花,是长什么模样的吗?”


 


 


>>


 


“玛格丽特姐姐,问你一个问题好吗?”


 


“什么?”


 


“玫瑰花长什么样呢?”


 


“哈?我怎么知道?它们又没长在天上。”


 


“哦,对哦。”安迷修捧着脸,陷入沉思,“雷狮说啦,雷王星的玫瑰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花,但是要十二月才开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看看,在冬天开放的玫瑰呢。”


 


“喂,小十呀,你居然又跟那个小皇子玩去啦?”星空骑士团团长的女儿玛格丽特是个爱按照年纪给人取绰号的姑娘,她弯腰弹了弹安迷修小呆毛上粘着的草籽,“你不会想娶他当媳妇吧?”


 


“啊?”安迷修目瞪口呆,“玛格丽特姐姐,他是个男的耶,我怎么娶他呀?”


 


“哇,那你是想嫁给他了?”


 


安迷修糊涂了:“啊啊?可我也是男孩子啊,怎么嫁给他啊?”


 


“但是娶和嫁,总要选一样吧?”


 


“啊……对哦,那我还是娶……不对啊玛格丽特姐姐!为什么我一定要娶他啊?”


 


一旁的骑士团爆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在一片笑声中小骑士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够了。”一声有点严厉的声音传来,那是骑士团的团长,也是安迷修的老师。他皱眉,扫了扫笑容僵在脸上的众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自己学生的脸上:“胡闹!不是告诫过你不要跟这里的人有太多私交吗?”


 


“有什么关系嘛团长。”玛格丽特把面色苍白的安迷修拉在了自己的身后,“反正到时候这里的事我们都不会记得,交个朋友对未来也没什么影响吧?”


 


“你也给我闭嘴玛格丽特!”骑士团团长的声音很严厉,“这么大了还跟一个孩子一样,真是不像话!每年我们都会损失几个星空骑士,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玛格丽特眼睛转转,吐吐舌头。


 


“而且,我们走得倒是轻松。”团长看向了安迷修,一字一顿,“你有没有考虑过留下的人的心情呢?”


 


>>


 


“他最近在躲我!”小皇子的声音因为愤怒变得有些尖细,“他居然敢躲着我?!”


 


“那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啊。”大先知的视线从水晶球上移开,他微笑着,那双墨绿的眼闪着睿智的光,“殿下是不想让他离开吧。”


 


“当然。”雷狮在没必要隐瞒的事上一直都相当坦率,他望向大先知,紫色的眼里突然亮起了光。


 


“先知大人,您有没有办法让他不要离开呢?”


 


“那可不行啊,星空骑士总会回到星空上的,他们不属于陆地。”


 


“诶,那……”小王子的神色黯了黯,“那有没有办法让他留到十二月呢?”


 


“没人能决定星空骑士的去留。就算是创世神,也没办法约束这星空一族呀。”


 


“那,星空骑士有没有可能回来呢?”


 


“基本不可能,流星的方向永远是向前的,所以如果他们不强加给流星自己的意志,那么流星便永远不会回头啊。”


 


“如果强加给流星意志呢?”


 


“那么那次之后,星空骑士就会失去资格吧?”


 


“为什么?!”


 


“当给流星强加意志后,流星不仅会爆发出很强大的力量,还会听从骑士们的心愿。但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星空骑士们的流星也极有可能彻底碎掉,这样他们就再也没法回星空了。这个代价太沉重了。”


 


“哦。”雷狮的眼里的光熄灭了。


 


“不过呢,如果你真舍不得他,也有一个法子。”,大先知眼里闪过一丝怜爱,“如果他们身上带着陆地的东西,那么他们跟星空的联系就淡了,同时也便跟大地有了缘分。”


 


“陆地的东西?”


 


“对啊,就像是拴住风筝的线,只要线在你手上,他不管飞得再远,也会回到你身边的。”大先知摸了摸小皇子的脑袋,“但是在他们回到星空前,应该会自己把陆地上的东西丢掉吧?”


 


“所以呀,小殿下,你要是想再见到那个人,可得花点心思啰。”


 


 


雷王星.终


 


安迷修再次睁眼时,已经回到了流星上了。


 


他的眼前又是那一团团瑰丽的星云,他的身下又是流淌着的绚烂星河。


 


星河下是漆黑的夜色,夜色里漂浮着了一颗又一颗会发光或不会发光的星球,它们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远。安迷修望着望着,他的大脑也慢慢地被眼前的星光填满,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


 


“我再强调一遍!”骑士团团长说,“严禁携带任何陆地上的东西!这是绝对禁止的!不允许的!”


 


“我的好团长呀!”玛格丽特俏皮地眨眼,“流星雨已经洗去了我们的记忆,我们哪里能分清什么是我们自己的,什么是下面的东西啊?”


 


 


“玛格丽特,分不分得清你自己心里清楚……”


 


玛格丽特一蹬腿,流星拖着尾巴往前冲去,缤纷的星尘扫了团长一脸。团长被自己的宝贝闺女气得威严全无,他气急败坏道:“玛格丽特!你以为你跑得过我吗?!”


 


团长的怒骂声和玛格丽特的笑声远去了。骑士团们催促着流星加速追赶,也跟着向前冲去。


 


“安迷修,你快跟上?”


 


“哦哦,好的。”


 


星空骑士一生流浪在星空,而星空是广阔无垠的,所以在离开一个地方后,他们几乎不可能两次经过同一片星域。


 


 


小骑士最后看了一眼身下那一片发光的星域,然后冲入前方大片绚丽的星云。


 


他突然觉得手上的绷带缠得有些紧,否则,他没法解释为何自己的心会有些发紧。


 


点这里看完整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4225)
©凛冬想啃大猪蹄子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