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沙雕出道的季节

雷安不知名段子手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下刷蝴蝶海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中提及我
发现拉黑
不介意被日空间

【假的流星】冬季,一束献给星空的玫瑰

这是【凹凸国家地理】系列的收官作之一,虽然是个大剧本但是写崩了(。)麻麻我再也不要驾驭这么大的世界和这么长的时间跨度了。3w+,HE.依旧是先虐后甜,希望能给你们带来感动!

但的确是目前最童话的一篇文,希望给人绘本的感觉,喜欢童话风的不要错过。

本子里的内容,为了防止盗印修了一遍,尤其是第四站玫瑰谷有很大区别,买了的也可以再去看一遍。

不给评论是会失去我的,严肃.jpg

本子的新链接:点我买凛冬季节明信片

个人归档:冰原小屋

文章:点这里看完整版

推荐BGM:one day we will be together

好的,让我们开始旅途吧!



第一站:雷王星

 

“我们是抓着流星的尾巴下来的。”十岁安迷修说。

 

他对雷狮比划道:“你知道吧,我们这些星空骑士是不会在一个地方久留的,都是流星带着我们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流星会带我们去那些需要我们的地方,就像一年前的雷王星……等那个地方的问题平息啦,流星就会接我们离开了。”

 

小王子揪着眉毛:“你拉我出来到底是想说什么?”

 

“唔……”小男孩支吾了一下,“老师说今年九月雷王星的叛党就彻底根除了……”

 

所以今年秋天我就要离开了。

 

话音落下,两个小男孩之间是无言的沉默。经过叛乱的雷王星已经恢复了平静。他们趴在天台的护栏上,望着远处那些正在重建的楼房,望着鳞次栉比的建筑物后那高高的城墙,最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望着那深蓝色夜空里闪耀的群星——它们在自己的位置上以稳定的频率发着光,一点都没有坠落的迹象。

 

安迷修偷偷地往雷狮那里瞄了一眼,小王子正看着星星,他神色严峻,嘴抿成一条平直的线。就算是迟钝如安迷修,也该知道雷狮的心情很不好。但是迟钝如安迷修,也的确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的心情会不好。

 

安迷修是星空骑士,是宇宙中最古老,也是最德高望重的一族的一员。

 

星空骑士居无定所,他们不属于任何一片星系的任何一个星球。他们从星光里诞生,从出生的那一刻就乘着自己的流星到处流浪。星空骑士只会降临在灾祸发生的地方,当解决完那里的问题时,那个地方便会下起一场流星雨,星辰从天空落下,然后将那些骑士迎回星空。所以说,分离对星辰骑士而言跟吃饭喝水一样理所应当。人自然不会花时间揣摩理所应当的事情,所以对于安迷修而言,为分别而苦恼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他正摸不着头脑时,雷狮的声音传来了。九岁男孩的声音是稚嫩的,却带着一点夜风的凉:“你会忘记我吗?”他转过脸,那双紫色的眼眸看着有些严肃,“大先知说了,每一次你们回到星空,都会丢掉在陆地的记忆,那是真的吗?”

 

安迷修在他的目光中有些不知所措。他笨拙地解释道:“也不是我们想忘记啊……因为记忆是一种有重量的东西……如果我们带着记忆走,流星就载不动我们啦。”

 

“闭嘴。”

 

安迷修委屈巴巴地闭了嘴,他觉得自己的解释合理极了,但是小王子好像并不买账。可就是这幅无辜的模样,让雷狮看着很烦躁,他想掉头就走,把这家伙远远地甩在背后。

 

但是最后,小王子还是没有离开,可能是因为现在是六月,离九月已经不远了吧。

 

“安迷修,你看那里。”

 

安迷修顺着他的手指望去,那是一片花圃,花圃里的植株葱郁着,应该是某种还未到花季的花。

 

“那是什么啊?”

 

“玫瑰。”

 

“诶诶?”安迷修疑惑了,“我记得玫瑰是有刺的呀?这枝干上怎么是秃的呀?”

 

雷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侧过头,看着小骑士疑惑的脸,眼里的光变得很安静,很安静。

 

夜风抵达不了三千丈以上的星星,却可以温柔地亲吻了小骑士的脸颊。

 

“雷王星的玫瑰是全宇宙最美的花,但是它在十二月才会开花。”雷狮轻轻开口。

 

“你不想看看,世界上最好看的花,是长什么模样的吗?”

 

 

>>

 

“玛格丽特姐姐,问你一个问题好吗?”

 

“什么?”

 

“玫瑰花长什么样呢?”

 

“哈?我怎么知道?它们又没长在天上。”

 

“哦,对哦。”安迷修捧着脸,陷入沉思,“雷狮说啦,雷王星的玫瑰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花,但是要十二月才开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看看,在冬天开放的玫瑰呢。”

 

“喂,小十呀,你居然又跟那个小皇子玩去啦?”星空骑士团团长的女儿玛格丽特是个爱按照年纪给人取绰号的姑娘,她弯腰弹了弹安迷修小呆毛上粘着的草籽,“你不会想娶他当媳妇吧?”

 

“啊?”安迷修目瞪口呆,“玛格丽特姐姐,他是个男的耶,我怎么娶他呀?”

 

“哇,那你是想嫁给他了?”

 

安迷修糊涂了:“啊啊?可我也是男孩子啊,怎么嫁给他啊?”

 

“但是娶和嫁,总要选一样吧?”

 

“啊……对哦,那我还是娶……不对啊玛格丽特姐姐!为什么我一定要娶他啊?”

 

一旁的骑士团爆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在一片笑声中小骑士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够了。”一声有点严厉的声音传来,那是骑士团的团长,也是安迷修的老师。他皱眉,扫了扫笑容僵在脸上的众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自己学生的脸上:“胡闹!不是告诫过你不要跟这里的人有太多私交吗?”

 

“有什么关系嘛团长。”玛格丽特把面色苍白的安迷修拉在了自己的身后,“反正到时候这里的事我们都不会记得,交个朋友对未来也没什么影响吧?”

 

“你也给我闭嘴玛格丽特!”骑士团团长的声音很严厉,“这么大了还跟一个孩子一样,真是不像话!每年我们都会损失几个星空骑士,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玛格丽特眼睛转转,吐吐舌头。

 

“而且,我们走得倒是轻松。”团长看向了安迷修,一字一顿,“你有没有考虑过留下的人的心情呢?”

 

>>

 

“他最近在躲我!”小皇子的声音因为愤怒变得有些尖细,“他居然敢躲着我?!”

 

“那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啊。”大先知的视线从水晶球上移开,他微笑着,那双墨绿的眼闪着睿智的光,“殿下是不想让他离开吧。”

 

“当然。”雷狮在没必要隐瞒的事上一直都相当坦率,他望向大先知,紫色的眼里突然亮起了光。

 

“先知大人,您有没有办法让他不要离开呢?”

 

“那可不行啊,星空骑士总会回到星空上的,他们不属于陆地。”

 

“诶,那……”小王子的神色黯了黯,“那有没有办法让他留到十二月呢?”

 

“没人能决定星空骑士的去留。就算是创世神,也没办法约束这星空一族呀。”

 

“那,星空骑士有没有可能回来呢?”

 

“基本不可能,流星的方向永远是向前的,所以如果他们不强加给流星自己的意志,那么流星便永远不会回头啊。”

 

“如果强加给流星意志呢?”

 

“那么那次之后,星空骑士就会失去资格吧?”

 

“为什么?!”

 

“当给流星强加意志后,流星不仅会爆发出很强大的力量,还会听从骑士们的心愿。但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星空骑士们的流星也极有可能彻底碎掉,这样他们就再也没法回星空了。这个代价太沉重了。”

 

“哦。”雷狮的眼里的光熄灭了。

 

“不过呢,如果你真舍不得他,也有一个法子。”,大先知眼里闪过一丝怜爱,“如果他们身上带着陆地的东西,那么他们跟星空的联系就淡了,同时也便跟大地有了缘分。”

 

“陆地的东西?”

 

“对啊,就像是拴住风筝的线,只要线在你手上,他不管飞得再远,也会回到你身边的。”大先知摸了摸小皇子的脑袋,“但是在他们回到星空前,应该会自己把陆地上的东西丢掉吧?”

 

“所以呀,小殿下,你要是想再见到那个人,可得花点心思啰。”

 

 

雷王星.终

 

安迷修再次睁眼时,已经回到了流星上了。

 

他的眼前又是那一团团瑰丽的星云,他的身下又是流淌着的绚烂星河。

 

星河下是漆黑的夜色,夜色里漂浮着了一颗又一颗会发光或不会发光的星球,它们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远。安迷修望着望着,他的大脑也慢慢地被眼前的星光填满,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

 

“我再强调一遍!”骑士团团长说,“严禁携带任何陆地上的东西!这是绝对禁止的!不允许的!”

 

“我的好团长呀!”玛格丽特俏皮地眨眼,“流星雨已经洗去了我们的记忆,我们哪里能分清什么是我们自己的,什么是下面的东西啊?”

 

 

“玛格丽特,分不分得清你自己心里清楚……”

 

玛格丽特一蹬腿,流星拖着尾巴往前冲去,缤纷的星尘扫了团长一脸。团长被自己的宝贝闺女气得威严全无,他气急败坏道:“玛格丽特!你以为你跑得过我吗?!”

 

团长的怒骂声和玛格丽特的笑声远去了。骑士团们催促着流星加速追赶,也跟着向前冲去。

 

“安迷修,你快跟上?”

 

“哦哦,好的。”

 

星空骑士一生流浪在星空,而星空是广阔无垠的,所以在离开一个地方后,他们几乎不可能两次经过同一片星域。

 

 

小骑士最后看了一眼身下那一片发光的星域,然后冲入前方大片绚丽的星云。

 

他突然觉得手上的绷带缠得有些紧,否则,他没法解释为何自己的心会有些发紧。

 

点这里看完整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36)
热度(4543)
©凛冬沙雕出道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