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季节

雷安不知名段子手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下刷蝴蝶海
禁止在别的太太的作品中提及我
发现拉黑
不介意被日空间

【假的旅行青蛙】在世界尽头与你相遇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系列第……我忘了。旅行青蛙pa,10000+童话,甜。

个人归档:冰原小屋

以我的人格做担保这篇文不甜不要钱!

希望能给你们足够的感动!如果感动了……可以给点评论可以吗?

安哥雷总的模样应该是青蛙拟人化的那种,所以就别问我为啥有的地方用人来指代啦。

灰爹生贺!!!!生日快乐!!对不起生贺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因为你,我的每一次流浪都成了旅行。

从前,有那么一个传说。

 

这个世界一共有一千零八个岛屿,在每一个季节,每一片岛屿的每一片土地上都长满了三叶草。

 

然而在一年的某个时候,也许是某个瞬间,这一千零八个岛屿中的其中一个,会出现一颗四叶草。

 

而你会在长着四叶草的岛屿上,遇见自己的爱人。

 

从那天起,岛上的居民们,无数想要获得幸福的青蛙们开始离开自己被三叶草覆盖的故乡,寻找传说中的四叶草。一千多年过去了,有些青蛙声称自己找着了长着四叶草的岛屿,有些则没有,但是绝大部分青蛙都在旅行中交到了朋友,并且找到了自己志同道合的恋人。慢慢地,旅行,也就成了青蛙们的风俗。基本上每一只小青蛙在未成年前总会背井离乡,流浪在外面的大千世界。

 

“老师老师,传说是真的吗?”

 

“这可不一定……但是的确,历史上不少青蛙真的找到了四叶草……”

 

“不是不是,老师——我是问,真的每一只小青蛙都必须在成年前必须得出去吗?”北之岛夏季的夜晚,安迷修仰着头望着自己唯一的亲人,眼里的光在夜色的浸润下莹莹发亮。

 

“当然不,但是年轻的时候多去外面看看,多认识些人总是好的,否则等老了,想去看也就没力气啦,就得跟我一样,成老光棍啰。”

 

安迷修看着自己的老师,老者的皮肤上已经起了细微的褶皱,即使在昏暗的的灯光下并不醒目,但是看着看着,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心也像是被折了一下。

 

“那我不会去找四叶草的……起码不是现在,”他的声音稚嫩而坚定,“否则您该多寂寞啊?”

 

安老师笑了,他摸摸安迷修的头,眼里的光黯了黯:“那你又该有多寂寞啊?”

 

01

 

北之岛的明信片派送蛙安迷修出师不利。

 

几个小时前,他乘着荷叶舟背着包裹从家里出发,今天是他上岗的第一天,他起了个大早,为了提高效率,他只带了个简单的包裹。包裹里除了干粮就只有几十张明信片。但也许正是因为欲速而不达,他没有正确掌握指明灯的用处,一不小心走错了路来到镜之海的中央,等他还没来得及折回去,海面上骤然升起一阵飓风,把这只可怜的小青蛙连蛙带船送上了天。

 

等他清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全身湿透地躺在被太阳烘烤得暖洋洋的地面上,一抬头,一栋房子赫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了——得,这飓风算是帮了自己一把,可是帮得太彻底了一些,把他直接送回了家。

 

他被摔得七荤八素,等意识苏醒时,他心里咯嗒一声,诶呀,坏了,明信片呢?

 

安迷修当即急成了跳跳蛙,他慌忙在四周翻了一番,差点把三叶草地给掀了,可那些明信片们估计早就不知被那股怪风刮到镜之海的哪个角落了。一番无果的寻找后,安迷修终于注意到那估计是被自己撞翻的信箱,信箱下面砸着一张幸存的明信片。

 

“南之岛,雷狮收。”

 

南之岛在镜之海的另一头,是菜蛙明信片派送员安迷修能想象出的最远的远方。明信片是一个叫卡米尔的旅行蛙送的,明信片的背景是一个雪白的高塔,高塔下的青蛙男孩笑得腼腆。

 

“呼,还好还留着一张。”虽然很奇怪组织为何给自己这个新人派如此艰巨的任务,安迷修还是下定决心把这封来自弟弟的消息送在他哥哥手上。虽然他没有弟弟,但他觉得,收到来自弟弟的消息,想必任何一个做哥哥的都会非常开心吧。而对于安迷修而言,只要是能让别人高兴的事,他都乐意效劳。

 

看着手里的明信片,安迷修重新变得干劲十足。菜蛙明信片派送员重新乘着荷叶舟出发了,这次他的目标是世界的另一头,一个叫南之岛的地方。

 

菜蛙明信片派送员,安迷修,是个热心肠的神经大条。他并没有注意到什么古怪的地方,比如为什么他浑身湿透了,他找到的明信片却没有半点被水打湿的痕迹。他只注意到,房前的那片三叶草地没有长草,他一拍兜,发现里面鼓鼓囊囊大的,哦,原来是是今天自己走得急,临走前忘记播种了。

 

于是他把随身带着的三叶草的种子洒在了那片荒芜了很久的土地上。

 

>>

 

这个星球的表面百分之九十九是被水覆盖的,另外的百分之一被分散为一千零八个风景迥异的海岛,浮在水面上,从南到北,如同创世神随手洒下的一串断线的珍珠。

 

在南方的岛屿和北方的岛屿间横亘着一片广袤无垠的海洋,因为南北岛屿的排列非常相似,顾这片海洋又被称为镜之海。

 

旅行青蛙们就住在这一座又一座的小岛上。年少的青蛙们并不喜欢困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在成年前,它们往往选择去外面看看,或是去寻找传说中的四叶草,或是去饱览外地的风景……总之,每到一个地方,遇到留恋的风景,它们便会寄一片明信片回自己的故乡,给自己的家人告一声安好。

 

 

既然有人寄送明信片,自然就得有人负责把明信片送到该去的地方。安迷修就是其中一员,而今天是他上岗的第一天。

 

对于今天的事,他非常懊恼,作为派送员中唯一一只青蛙,他理应比他的蜗牛同事们效率更高更快才对,可谁知道,今天第一天上岗,就出了这样的岔子?一想到那些在家里焦急不安地等待着自家孩子们的消息的家长们,安迷修羞愧得快从小青蛙变成小红蛙了。

 

 

“事实就是这样……美丽的女士,您的弟弟安好,只是我把他的消息弄丢了……”

 

安迷修重新出海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按着指明灯所指的方向来到了离他最近的,他弄丢明信片的收信人所住的小岛上。第一个收信人的岛屿位于镜之海靠中的地方,赶到那里可花费了安迷修不少时间。名为秋的美丽成年女性独居在此。她并没有为安迷修的失责感到生气,向安迷修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并且热情地邀请他留在此处共进晚餐。

 

“不用了美丽的女士,我还得赶路,去给其他的,被我弄丢明信片的人们抱平安。”安迷修笑着举了举手里今早收到的派送名单,“而且,我得去南之岛去找一个名为雷狮的先生,我有一个他弟弟的消息。”

 

“南之岛?你是从哪里出发的?”

 

“北之岛,在镜海的最北边。”

 

“哇,我一直以为你们这些明信片快递员只负责周边的岛屿呢!”秋发出惊叹,“那你可是赶了相当长的路。你的家人不会担心吗?”

 

“美丽的小姐,不用担心我。”明信派送员在门口顿了顿,他抬头,像是晶莹的雨珠滚落在荷叶上,他碧绿的眼里落满笑意。

 

“我现在是一个人。”

 

03

 

安迷修刚刚成年后不久,老师便去世了。临行前,老人拉着安迷修的手,做出最后的叮嘱。

 

“我这辈子没怎么走动过,没有过爱人也没有过朋友,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出去找到一颗四叶草摆在我的坟头,这样我也算不虚此行了。”

 

他哪里是想找四叶草,他只是希望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能出去走走,找到幸福而已。

 

安迷修咬着牙不说话,年轻有力的双手手轻轻覆在老人满是褶皱的手上。

 

 

把老师安葬后,他开始思考老师交代的事。作为一只大龄的青蛙,他已经过了外出闯荡冒险的最佳年纪——毕竟成年后,旅行补贴就被取消了。思索一番后,他做出了决定——成为明信片派送员。

 

他是千百年来第一只青蛙明信片派送员,因为派送工作只能由成年生灵担任,而大部分旅行青蛙都会在未成年时的流浪途中找到自己的爱人和想要栖息一辈子的岛屿,所以安迷修居然成为了千百年来第一只明信派送蛙。

 

一开始,他的确只是因为老师的遗愿而工作,可慢慢地跟着蜗牛前辈们跑过几次长途后,他便真的爱上这个工作。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第一次见到收信人眼里闪烁的泪光时?是第一次看到一向矜持优雅的女士在收到信件时哭泣的脸庞时?还是在某一个夜晚,发现自己梦中的岛屿上长着大片的四叶草?

 

安迷修不敢奢求太多,对于现状,他已经很满足了,每一次目睹别人的幸福时,安迷修心里就会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就仿佛自己不再是一个人,那千千万万期盼着自己的敲门声的人们都成为了自己的家人。

 

他觉得自己已经很满足。

 

>>

 

离开秋的屋子时,那个美丽的女士拿出了毛线球开始织起围巾,那是一条男式围巾,应该是给一个小男孩,那上面还有一点半成型的卡通图案。

 

“这是给弟弟织的。这小混蛋半年前说要去找四叶草,我猜他连四叶草的意义是什么都没弄明白就风风火火地走了。”秋说道,语气是抱怨,眉眼里满满的宠溺。

 

“您的弟弟真幸福,如果可以我也想要一个姐姐或者弟弟。”安迷修说完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

 

秋并没有在意:“如果你有时间,我可以也给你织一条。”

 

“不用了女士。”安迷修指了指背后的包裹,“我这里也有一封来自弟弟的信,我得快点去把它送到那个哥哥手上呢!”

 

>>

 

 

半小时后,安迷修再次湿淋淋地从自家门口醒来。

 

去海的另一头就必须横跨整个镜之海,然而跟上次一样,当安迷修的荷叶舟刚刚划到海的边上,便立马被飓风卷上了天空,等他再次清醒时,便再次落在了自家门口。

 

奇了怪了,自己只是想给镜之海那一头的叫雷狮的家伙送封信而已,为什么整片大海都要跟自己作对?

 

他坐在地上,愣了很久很久,最后他视线飘过自己手里攥着的那湿漉漉的东西,猛地清醒,然后像是被火烧了脚一样跳了起来。

 

他哀嚎道:“诶呀呀呀!!我的明信片啊!!”

 

世界的另一头,南之岛雷狮的明信片,已经被海水淋得皱成了一团,上面的字和照片糊成一团,已经快辨识不出了!

 

安迷修苦着脸把明信片摊开,祈祷着如今还没落下的太阳能让这无可救药的明信片起死回生一下。

 

连续两次被大海母亲泼凉水后,安迷修的热情之火暂时地熄灭了。他决定回自己的小屋歇一歇,然而刚进屋,迟钝如他,也发现了些许古怪的地方。

 

家里的布置不太对,窗户被拉开了,他的日记本翻开在桌面上——安迷修记得很清楚,自己临走前是把日记本放进抽屉的。

 

要知道自己这个岛常年只有自己一个人居住,因为无人寄明信片,所以即使是蜗牛也不会来造访。安迷修抓着脑壳想了很久,突然,他脑子里有一道光闪过!他的手指开始兴奋地颤抖。

 

自己他开始思考起另一个可能——会不会是另一个旅行青蛙曾旅行到这里?

 

想到这个可能性,安迷修的心跳开始加快,即使知道这并不礼貌,但他依然不由自主地想象着那个旅行者的一切——是来自春之岛还是冬之岛呢?是个女士还是先生呢?他喜欢自己的这个岛屿吗?……啊,早知道自己就应该在家里放一些吃的在桌上,这样也算是尽了地主之谊,如果……

 

如果自己摆点吃的在桌上,那个外来的客人说不定就会在这里留得久一些……自己说不定,就能见上他一面了呢……

 

他开始懊恼,然后思量着,要不,这次,摆点吃的在桌上?他很快又笑了,安迷修啊安迷修,你是不是傻了啊,北之岛位于北方的尽头,是世界最偏僻的岛屿,甚至在明信片派送员的地图上,北之岛也因为无人问津而没被列入名单,几十年能来一个客人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运气,一次来两个呢?

 

 

安老师说,你又该有多寂寞啊?

 

 

歇息够了,安迷修重新起航,临走前,他想了想,把自己最爱吃的荷叶饼放在了桌上。

 

他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就如同他无法解释为何明知不会有人来信,自己依然没有拆掉门前那个一直空荡荡的信箱。

 

>>

 

安迷修继续赶路了,这一次,他学了乖,先看了会儿天气预报,一看吓一跳,原来现在正处于百年一遇的风季。镜之海上随时都会吹起狂风,这种风名为“穿海风”,没有方向,随机发生,却狂野无比,甚至能横跨整个海洋。

 

看来自己是遇到了穿海风了,唉,穿海风怎么不把自己刮到南方呢?

 

他叹口气,决定先把镜之海北边把他未通知到的明信片遗失客先通知几个。他开始仔细看那个名单,竟然发现除了最开始秋的岛屿稍微在镜海靠南的地方,其余的都在北面——这就怪了怪了,要知道指明灯给他指的一般都是最近的岛屿,可从地图上看,秋的岛屿明明是最远的啊?

 

安迷修是一只不擅长动脑子的青蛙,如果他擅长,他应该能发现更多古怪的地方。不过对于他而言,工作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这些想不通的事等等再想也无所谓,可不能让期盼着自己家人消息的女士先生们等着啊!

 

这次他的效率很高,两只浆快得带起了风,搅起片片雪白的水花,然而等他气踹嘘嘘地敲开房门说明来意时,却对上一张讶然的脸。

 

“可是,就在几个小时前,我已经收到我孩子的明信片了啊。”居住在那里的旅行蛙提起明信片,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变得温柔,“是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孩子送来的呢。”

 

“什么??”

 

安迷修很惊讶,难道除了自己还有另外的明信片派送蛙吗?

 

“不是。”女主人却摇头,“听说是无意间捡到的,见顺路就给我送了过来。”她又问道,眼里满是关切,“不过,我能问问吗?你这孩子看着这么大了,怎么还在外面跑呢?是还没成家吗?”

 

安迷修愣了愣,露出笑容:“不是啦不是啦,我有家的,就在北之岛。”

 

“是一个人住吗?”女主人见安迷修不回答,叹息着摇摇头,“傻孩子,没有挂念的家只是一栋房子,没有家的旅行只能称得上流浪啊。”

 

安迷修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笑着不住点头。

 

女主人被他笑得也没脾气,她想了想,在安迷修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充满慈爱的吻:“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四叶草。”

 

>>

 

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四叶草,在蛙星人的语言里,意思等于祝你早日找到一生所爱。

 

对于高龄未婚青蛙安迷修而言,不管是四叶草还是成家,对于他而言都是一个比南之岛还要遥远的梦想。他现在一心扑在自己的工作上,只想着早日把远方的人的思恋传递到怀着同样思念的人的手上。

 

于是,可以想见,一小时半后,当他再次湿漉漉地出现在自家房门时,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手里的明信片已经湿到可以拿去扑灭火焰山了,安迷修看着那模糊的一团纸浆,痛苦地抱起头坐在门外的阶梯上。哦,我的天啊,这该怎么办啊。

 

这样来来回回在镜之海上折腾了几次,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了,他明白,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耽搁了!

 

于是管他的穿堂风,他都义无反顾地朝镜之海的另一头奔去,他就不信有那么邪乎了,难道自己每一次都还能撞上不成?

 

一小时后,安迷修再次湿漉漉地被风刮到自己的家门前。

 

>>

 

现在已经是夜晚,再次出海就危险了。安迷修看着那漫天繁星,无语凝噎。

 

过了一会儿,他强打起精神站了起来,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了门。

 

“我回来了——”他习惯性地朝空无一人的屋子打着招呼,放好鞋子转身,他望着屋里的场景,瞪大了眼睛。

 

屋里依然没有其余的人,所有的家具依然是他走时的模样,但安迷修莫名觉得这个冷清的屋子里多了点什么——其实确切的说是少了些什么,因为他桌上的荷叶饼不见了。

 

有人来过?有人真的来过??

 

安迷修蹦过去,桌上的餐盘已经空了,但是餐盘下压着一张纸条。

 

虽然是客人,可这纸条上的语气可一点也不客气:“我希望下一次,你能记得在荷叶饼里加点盐。”

 

>>

 

南之岛的雷狮今天出师不利。

 

雷狮是一只旅行青蛙,不过比起旅行青蛙,他更愿意叫自己冒险青蛙。他从七岁起就开始出海旅行,花了十年的时间把南方的岛屿都游历了个遍。他本来就心系大海,不太愿意回家。在相依为命的弟弟在旅行途中找到自己的恋人,在外地成家立业后,他就索性把家这种东西抛在脑后了,除了偶尔回家收一收卡米尔的信件,他常年住在海上。

 

而如今,他已经不满足只在南方的海岛游荡,把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北方。

 

当然,去北方不止是为了冒险,还是为了得到四叶草。

 

 

就在昨天,在他朋友海星魔女凯莉的家中,他咨询了一番四叶草的事。

 

“四叶草?雷狮,看不出来,你居然会是相信那种浪漫传说的家伙。”衣着艳丽的女孩用花瓣汁做着指甲,神情似笑非笑。

 

“我可真伤心,凯莉,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以为你不会对我有这么错误的看法。”

 

“哈哈,那可说不准,我们认识了这么久,可从没有交过心,不是吗?”凯莉转了转眼珠,“不过我猜嘛,作为冒险者,你只是单纯地觊觎四叶草这样的珍宝对吧?”

 

“我查阅过,历史上有旅行者声称自己找到四叶草的频率是一百年一次,时间点刚好都是风季过后半年到一年……”雷狮话题一转,“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哈,那你可真是问对人了。”魔女从书柜里翻出一本厚厚的书,她吹了吹落在上面的灰,翻开其中的某一页。

 

 

“你知道的,三叶草是一种对环境敏感的植物,在不同的岛屿上生长的三叶草习性也是不同的……”凯莉说到这里笑眯眯地伸出手,雷狮会意地放了一颗黑珍珠在她手心里。

 

“而如果,举个例子,把一把北方的种子种到南方,大部分种子会因为承受不住环境的变化而死掉,而只有那么一两粒种子会慢慢地发生变异,变得适应环境——而这样成功生长的种子,便会长成四叶草!”

 

“而风季的穿海风会有几率把南方的种子吹到北方,也会把北方的种子吹到南方,这就是为什么四叶草的传说集中在这个时期的原因。”凯莉合上书,“怎样,听了这个科普,有没有觉得不太想去找那些四叶草了?”

 

“怎么会?”冒险者踌躇满志地笑了,“听了这个故事,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去寻找北方的种子了!”

 

第二天,迫不及待的冒险者雷狮,被一阵更加迫不及待的风吹到了某人的门口。而和他一起摔在地上的,还有不知从哪里飞来的明信片们。

 

他摔得七荤八素,扶着腰骂咧咧地站了起来,当他看见眼前的房子时,他莫名的火气到达了临界值:“我靠……我不会是被风吹回来了吧?”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这个并不是他的房子,即使在入眼的第一刻,他不知为什么就把这里潜意识地当成了自己的那个小窝。

而让他确信这一点的是,他临走前是把房子锁上的,而这个房子的房门他一推就开了,里面的家具布置跟自己的截然不同。

然而就是这没有相似点的家具布置,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微妙的熟悉感。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个家伙跟自己一样,是一个人。

他想着,脚却不由自主地踏进了这个很久很久都无人造访的小屋里。

我们的故事也就这样开始了。

>>

 

在这个疲累的夜晚,安迷修久违地失眠了。

那张便条被他放在枕头边上,是他失眠的罪魁祸首。最好的办法是把这个一点都不礼貌的纸条给撕碎丢进垃圾桶里——可是安迷修做不到,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这一点。

 

作为明信片派送员,每一天他都会为别人带来远方家人的消息,然而对于他自己而言,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一张只是写给自己的东西,哪怕是一张小小的便条。

安迷修从床上蹦了起来,他想了想,拿出一张便条,开始动笔时,却不知道写什么,思绪一片混乱,什么字都想不出。

等他回过神来时,他惊讶地发现便条已经写好了,上面只有四个字。安迷修看着那四个字,脸不知为何有些红。

 

写完了纸条,他终于有些倦了,困意袭来,他的思绪开始逃逸,脑子里也开始下意识地闪过今天的事。

 

穿海风真狠啊……居然把自己吹回去了这么多次。

不过居然有客人来访了……真是太棒了,他说“下次荷叶饼多放点盐”意思是他还会再来吗?那下次是什么时候?自己能见到他人吗?唉,工作这么忙,还是别想了……

 

今天第一天工作就弄得手忙脚乱,还好有人帮自己送了明信片……那个好心人是谁呢?真希望能见上一面啊……

>>

 

雷狮本来并不打算帮一个素不相识的家伙送明信片,但是当他看到了那家伙的日记本时,就改变了主意。

 

那个日记本里记录着,这家伙报名入明信片派送员后每一天的点滴,雷狮很惊讶一只青蛙居然也能成为派送员,而在雷狮眼里这日记每一个字都冒着傻气。

 

“xx年xx月xx日 晴  成为派送员的第一天,希望今天能交到朋友!”

“xx年xx月xx日 阴  跟着蜗牛前辈送了第一封信,女士的苹果派真美味!”

“xx年xx月xx日 雨   不能工作了了。田里一共长了三十七株三叶草,还有十七根杂草。”

“xx年xx月xx日 雨 给杂草朋友们买了个单独的花盆。搬得时候差点砸到蚂蚁,吓死了。”

“xx年xx月xx日 雨 希望明天是晴天。”

“xx年xx月xx日 晴 太好了!可以跟着蜗牛前辈一起工作了!!有很多事想告诉他呢。”

 

……

这的确是一个浑身冒着傻气的派送员了,他会给杂草买花盆,他担心蚂蚁的安危,他还喜欢跟蜗牛聊天——见鬼,蜗牛跟我们的语言根本不通他怎么聊的天?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派送员,他居然把自己的工作给忘家里了!雷狮想着那些在外面田地里洒了一片的快递,越想越气。这样气鼓鼓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他把北海这边的明信片都派送完毕。

他只剩最后一张明信片了,地点显示是在镜海靠南的那一面了,那是一张明信片,明信片上是两只旅行青蛙的照片,画面里是一个有着金色眼眸的男孩,他的背景是一个不知名的海岛,雷狮眼尖地看见,男孩手里举着一棵四叶草。

 

“姐姐,我找到四叶草了!!”

他笑得好灿烂,不知是冲着她的姐姐,还是冲着那个给他拍照的人。

>>

 

为了找到秋,雷狮费了一番波折。

首先,他驾着船向镜之海驶去时,刚到海的边缘,一阵熟悉的海风刮过,他一转眼就被吹回到自个家里。

 

一回去,他敏锐地感受到了不对。首先,信箱似乎被人动过,箱门是打开的,里面没有信件——奇了怪了,如果雷狮没算错,卡米尔这几天该来信了才对。

他并没有思考这事思考多久,对于他而言,他固然并不喜欢别人踏入他的领地,但是这个岛屿于他而言并没有多大的意义,亲切度还比不上他的船。

一小时后,他敲开了秋的门。

年轻的女子收到信后沉默了很久,她叹了口气,然后指了指桌上的东西。

“那是荷叶饼,我弟弟最爱吃的。”她说,“如果不介意,您可以带走,就算是我的谢礼。”

“不用了。”雷狮礼貌地拒绝,“我并不爱吃荷叶饼。”

然后等他出门后,那个荷叶饼总是浮现在他的脑子里,很久很久。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在世时,每次自己旅行归来时,那个女人总会端上一盘热情腾腾的荷叶饼。不过她过世后,自己就不爱吃这个了。他觉得自己再也不爱吃这个了。

 

所以半小时后,重新被风刮回,不对,是刮去安迷修家的雷狮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把那一盘摆在桌上的荷叶饼吃了个精光。

 

“一点招待,不用客气。”傻气的派送员留下的便条似乎还带着那人指尖的温度。雷狮把那张便条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末了,他又对自己的行为有点恼怒。原谅这个刚成年的男孩吧,有些感情他第一次经历,手足无措后带来些许别扭也是正常的。

 

于是他秉着鸡蛋里挑骨头的精神,大笔一挥,第一次为除卡米尔外的别人写下一张便条:“我希望下一次,你能记得在荷叶饼里加点盐。”

 

写完他自己都在内心嘲笑了自己一声,什么下一次,说得好像自己还会来一样??

 

>>

安迷修上岗工作的第二天,接收到了不少新的任务。这一次岛屿都比较集中,没能让他跑断腿。花了一个上午,他就把所有的东西送完了。吃了点干粮,休息一口气后,他卯足了气,决定再去镜之海南边试一试。

 

安迷修是一个很负责的派送员,对于没能把南之岛雷狮弟弟的信送到这件事,他始终耿耿于怀。虽然信件现在已经被海水毁掉了,但是登门道个歉总是可以的。

 

然而,穿海风再次拥抱了他,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这一次并没有回家。眼前的房子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他一拍脑袋,哎呀,这不是秋女士的家吗?

 

正在他踌躇着要不要敲门时,门自己开了,一身旅行者装扮的秋走了出来,她看着安迷修,愕然地眨了眨眼。

 

“安迷修……先生?”

安迷修慌忙站了来:“秋小姐!您是要去旅行吗?”

>>

秋的确是要去旅行,以前她留在这里,只是想给自己的弟弟一个家。现在她的弟弟已经找到了新家,有了可以依靠的人,她自然就要去远方了。

“四叶草吗?”安迷修一脸羡慕,“听说找到有四叶草的岛屿,就能碰上自己的爱人,秋小姐的弟弟真是幸运。”

 

“你也会有那么一天的。”秋真诚地祝福道,她顿了顿,“对了,安迷修啊,你在外面转悠这么久,是暂时不打算回你的北之岛吗?”

“没有啊,小姐,我今早从北之岛出发。实不相瞒,我是乘着穿海风来的!”

 

“穿海风?怪不得,要知道北方的岛屿来到这里,那得至少花几个月啊。”

 

“对啊……还好有穿海风……等等,几个月?”

 

安迷修惊呆了,因为自己的记忆里,自己第一次被穿海风吹回家时,自己来到秋的家只花了一小时啊?

难道……难道自己第一次回去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家?

安迷修,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终于又想起了另一个被自己忽略的点——自己第一天的任务单子里,没有一个岛屿的名字是南之岛啊!

 

>>

“你第一天的任务查询吗?没错,是有一个地方出错了!”

“非常抱歉,在境海北岛的秋女士并不该由您负责!那个地方太遥远了,这个任务并不在你的管辖区域内!”

 

挂掉飞鸟热线后,安迷修终于理顺了思路。

他在第一天出海时,被风刮到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家,而是南之岛雷狮的家。他撞翻了人家的信箱,里面掉出了雷狮弟弟给他写的明信片。

 

他当时昏了头脑,下意识地就把这张明信片当成了自己的任务之一,之后,才出了那么多个岔子,自己……自己真的是好心办坏事了!

而现在,他就站在南之岛雷狮的房子前。当他仔细看这栋房子时,他发现,即使只看外形,也能发现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但为什么自己那么多次,就在潜意识地把这栋房子认定为自己的家了呢?

他也不知道。

安迷修叹了口气,推了推雷狮的家门,门锁着的,看来很久没人回来了。安迷修思索着要不要等等,或者写张纸条什么时,他突然脸色一变。

前方的海洋上乌云滚滚,一场暴雨正在酝酿。安迷修记得风季结束的征兆就是大雨,而安迷修也发现,这次送他来的穿海风,似乎微弱了不少。

 

如果是以前,安迷修一定会选择在南之岛待到云销雨霁,再慢悠悠地坐船回家——反正回不回都一样。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飞快地划着船桨朝阴沉的镜之海划去,浪潮变大了,拍打在他的小船上,使他的每一次移动都变得异常困难。

 

可他那么想回去,想着自己留下的食物和便条,想着那个随时会造访的旅行者,他的心嘭嘭直跳,每一次跳动都像是一声咆哮。

他从来没有那么想回家,不知什么时候起,家成了自己那么挂念的地方。

 

“我要回家!!”他吼道,然后一阵风过来,带走了他。

 

安迷修是被雨砸醒的,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趴在自己的三叶草田地里。雨水霹雳哗啦地落下来,他的每一个毛孔都溺着水。

他顾不上这些,急急忙忙地推开了门,房间里有温热的气息,似乎是有人刚刚来过。可是屋里没有人,想来那家伙已经离开了。

 

安迷修突然有些忐忑,会不会是自己留下的便条上说的话太过唐突,把他吓跑了??但是很快,他的心放下来,因为他发现桌上多了点东西。

 

那是一把三叶草种子,和一张新的便条。

 

“知道了,把三叶草种一下,成熟了以后我会过来收。南之岛 雷狮”

 

南之岛,雷狮。

安迷修看着那个落款,脑子里像是有烟花炸开了一样。他想通了所有的故事,又觉得自己还是一塌糊涂。但是这毫不能改变他抱着一堆种子嘿嘿傻笑的事实。

 

“雷狮……”他愣愣道,“原来你就是雷狮啊。”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座熟悉而陌生的岛屿,岛屿上是一栋熟悉而陌生的房子,房子前的田地里长着大片大片四叶草。正当他出神看着的时候,房门开了,走出了一个看不清脸的人。

但是安迷修知道他在看着自己。

 

过了很久,那人似乎笑了,他对安迷修说,你回来啦。

 

梦到这里,安迷修就醒了,醒的时候雨已经停了,风季也彻底结束了。

雨停了后,他把种子种到了地里。很奇怪的是,种子一直没有发芽,而雷狮也一直没有回来。

 

>>

 

“所以说,你的北海之行就是这样?”凯莉嗤笑一声,“去一个家伙那里蹭了几顿饭,然后给他留了一把我们这边三叶草的种子?”

 

“我们这边的三叶草的种子去北边,不是也有几率在那边长出四叶草吗?”

“四叶草?你还记得那个东西啊?”

“当然了,”雷狮神秘地笑了,“而且,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四叶草了。”

再重新动身去北海前,雷狮先回了一趟自己的家,当他的脚刚登上南之岛时,他就愣住了。

因为在他那荒芜了很久的田里,长出了一株四叶草。每一片叶子都沾满了雨水,绿得如同一个人的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雷狮愣住了,也就在这时,他发现信箱里有一张信纸,信纸是那个神秘的外来者写的,那人解释了一下自己涉足这里和把卡米尔的信封带走的原因,并诚恳地请求原谅。

 

“我本来应该在这里等您回来的,可是我家里还有人等我,请您谅解。北之岛,安迷修。”

 

那人最后写到,他的语气非常客气,他的字迹那么熟悉。

田地里的四叶草随风摇曳,传说中在见到四叶草的岛屿上,你会找到自己的爱人。

 

“安迷修……”雷狮笑了,“你叫安迷修啊。”

 

尾声

那是一个傍晚,拖着疲惫身体的安迷修听见了久违的敲门声。

“您的明信片。”送明信片的家伙居然也是个年轻的旅行青蛙,安迷修没见过这个同事,晃一眼看只觉得长得相当帅气,他寻思着可能是个新人吧。

 

而他现在也没心思招呼这个新人朋友了,他慌忙地把明信片抢过去,意识到自己失礼后,他抱着歉意地冲派送员笑了笑,然后低头看了起来。

 

明信片上没有字,只有一张照片,那是安迷修熟悉的屋子,他曾经错误地把这个屋子认成自己的家。这张照片上也没有人影,但是屋子前却有一株鲜翠欲滴的四叶草。

 

传说中,在见到四叶草的岛屿上,你会找到自己的爱人。

 

安迷修抬起头,语气有点隐隐的失望:“他没有说别的话了吗?”

话一出口他就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要知道明信片派送员并不负责帮人捎话,这个新人怎么会知道雷狮会想要对自己说什么呢?

 

“有啊,”新人却开口了,安迷修愣愣地看着他,对上一双笑意狡黠的紫色眼眸。

 

“他说,安迷修,你除了荷叶饼就没有别的吃的了吗?”

 

他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子,在餐桌前坐下,动作自然得仿佛他并不是这里的一个过客,而是一个归来的人。

 

安迷修愣愣地看了他好久,突然觉得视线有些模糊,他擦了擦眼角,声音颤抖:“雷……雷狮?”

 

“是我。”雷狮笑了,他扬了扬手里的一个东西,那是一张便条,那是安迷修最后给他写的一张便条,虽然只有四个字,但是他写的颇难为情。

 雷狮说:“安迷修,你是不是忘了对我说什么?”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深深地看向那人紫色的眼睛。

这个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他却真的已经等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安迷修也笑了,他张开双手:“欢迎回来。”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47)
热度(6934)
©凛冬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