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7.1预售的季节

看文搜索tag冰原小屋,淘宝代理星尘是只猫 段子手偶尔写文 目前雷安
已经是不可提及的女人了

【重发】梦境温度三十六

我可能不信邪八。如果这次又给我屏了我就没办法了(。

熏疼地抱住胖胖的自己。爸爸们愿意就补个心八,没看的孩子们可以抓紧时间过来看了。说不定一会儿又没有了

吐魂ing


仲夏的夜晚,我出现在安迷修的窗外,那家伙醒着,见到一个活人出现在医院七楼的窗外,他的目光呆滞了三秒,然后他带着要与什么同归于尽一样的气势按下床铃。

 

然而就跟每一个恐怖故事里上演的一样,床铃在这种时候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安迷修又不死心地用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气势拍了几把,最后,他默了几秒,把脸转向我的方向,那双碧绿的眼里居然出现出一丝绝望的神情。

 

“你是……你是死神吗?”

 

欣赏了一番他的表情,我悠悠开口:“你见过这么帅的死神吗?”

 

他又愣了,反应过来后一脸警惕地往后面缩了缩:“那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别误会我,我只是来拿一样东西。”我从窗户翻了进去,大咧咧地坐在他的身边开始自我介绍,“我叫雷狮,是一个织梦人。”

 

“织梦……织梦人?”他惊得话都结巴了,“你来拿什么东西?”

 

“你知道吗,织梦人判断一个梦境的好坏要从温度入手,梦境温度超过36℃为好梦,其余的归为噩梦。”

 

我看着满脸迷茫的他,微微一笑:“而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拿走一个好梦。”

>>

 

这世界上有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职业,名为织梦人。织梦人织梦人,顾名思义就是为别人编造梦境的存在。他们拥有掌控梦境的能力,在每一个夜晚降落在被委托者的梦境中,投放委托者定制的梦境。

 

这乍一听是毫无用处的能力,然而做梦时的确是人最无防备的时候,一个梦境让一个冷血的当权者精神崩溃的例子也比比皆是,所以织梦人的确是一个能量超乎你想象的职业。

 

但是并不是每个织梦人天生就能掌控梦境,在成为合格的织梦人前,他们必须按照梦之长老丹尼尔给的名单,收集满一千零一个美梦。

 

这个试炼在于考验年轻一代的判断力,因为对于织梦人而言,判断一个梦境是好是坏并不

是依靠梦里的景色和做梦者的反应,而是梦境温度。

 

梦境温度是织梦者在梦境里能感受到的温度,温度临界值为36℃,高于36℃的为美梦,其余的归为噩梦。

 

 

 

 

除此之外梦境是不可控的,有些人一辈子不做梦,有些人一做梦就做一辈子。但是对于雷狮而言,这都不是问题。他是织梦人一族年轻一辈的天才,不仅对温度极为敏感,也最擅长悄无声息地诱导别人进入美梦。

 

一个例子便是,在完成第23个目标时,23号的梦境里是一片阖家欢乐的景象,长者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包括23号也在梦境里喜气洋洋地放着烟花爆竹。然而雷狮却敏感地在这片祥和之景中感受到一丝夜风的凉,他很快做出了判断,退出了梦境,并迅速翻找出了一则多年前发生的烟花爆竹引发火灾的新闻,那场火灾毁灭了一个大家族,而里面唯一的幸存者的名字赫然是23号的大名。

 

梦境温度35.9℃,这是雷狮给出的判断,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他无疑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

 

所以很快地,丹尼尔给他的名单上的名字就被划了一半,不出意外,很快地,一个织梦人的新星就要冉冉升起。

 

然而意外还是出现了,这个意外的名字叫安迷修。

 

>>

“织梦人?那是什么鬼?”安迷修眼睛瞪得像铜铃,“你是把我当小孩耍吗?”

 

“你这个智商我用得着耍你吗?”我打个响指,过了几秒,屋里响起了一阵抽凉气的声音。

 

安迷修吃惊时就爱瞪大眼睛,让人联想起那些只在黑夜的街道边被车灯吓得一动不动的猫。不过也不怪他大惊小怪,眼前的景象对于人类而言的确超纲。

 

黑暗的屋子里漂浮着一个二个小光团,它们在空气里缓慢旋转,并没有头顶那片夜空里璀璨,也没有冬夜壁炉里的火焰热烈,但它们比星空多一丝温度,比火焰多一点温柔,那样的光已经足够照亮这间黑夜的病房和那个人的眼睛。

 

而更神奇的是,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星球中有变化的图景,有的是起伏的山川,有的是飞舞的蝴蝶……总之,都是一些非常美好的景色。

 

他呢喃道:“这是什么?”

 

“这是梦,我收集的梦境们,每一个都是很不错的。”房间有点冷,我朝他的地方靠了靠,“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给你编一个美梦。”

 

他眨了眨眼,看起来在努力地消化着眼前的现实,过了一会儿,他也望向我,神色庄重。

 

“织梦人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也许你无法理解,但是我真的不能睡觉。”

 

“因为你要撑到给宝莉送终对吧?”

 

“你怎么知道?”他看起来很惊讶。

 

“那是当然。”我侧头看着他,他依然穿着那件松松垮垮的病号服,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消毒水的味道。

 

“关于你的所有的事,我都记得很牢。”

 

 

>>

 

安迷修是雷狮名单上的561号,在这位收集满第五百六十个梦境前,这个名字对雷狮而言跟其他一千个名字没有区别,而当雷狮收集满八百个梦境时他望着名单上那个一排排红叉间干干净净洁身自好的名字,感觉自己的强迫症也跟着犯了八百遍。

 

那为何无往不胜的雷狮会在安迷修这里折了腰呢?

 

那是因为安迷修是个病人,一个绝症病人。

 

患上了这种绝症后的人们余生中只有一次睡眠,而这一次也就是长眠不醒。

 

医学上没有办法解释这种病症的成因,也无法找到有效的解决手段。这种绝症医学上的学名是“衰竭性冬眠症”,而与此同时它也有一个有趣的俗称——

 

“睡美人”。

 

即使狂傲如雷狮,望着这号人物也忍不住皱眉。他当然不是在为这个即将逝去的生命而感到悲伤,他只是为自己那仅此一次的机会感到头疼——对啊,仅此一次。因为这家伙一旦入睡,就会在睡梦中逐渐衰竭,然后在短时间内走向死亡。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也只能够做一个梦,鬼知道那个梦是噩梦还是美梦。或者索性一个都不做——那他的职业生涯岂不是还没开始就要结束。

 

雷狮思索了很久,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然而初见的那几次真的不太美好。

 

第一次见面时,安迷修看着从七楼窗户外出现的雷狮,一向不爱麻烦他人的他惊得直接按下了床铃。

 

医生护士闻声而来,顺着安迷修颤巍巍的手指望去,只见窗外月光皎洁,窗外空空如也,别说人了,连一根头发丝也没看到。

 

“可能是长期缺乏休息出现了幻觉吧。”一番侧查后,医生再次将安迷修推进病房,安迷修望窗外望去,窗外真的月光皎洁,窗外也真的空空如也了。

 

第二次见面只跟第一次见面隔了一个晚上,雷狮重新来到安迷修的窗外,月光笼罩下他宛如一个来自中世纪的鬼影。好在安迷修克制住了自己按铃的冲动,他愣愣地听完雷狮讲完自己的来意,又愣愣地看着雷狮放出的一个又一个梦球,最后他沉默了半晌。

 

“雷狮先生,请问您的收集任务有时间限制吗?”

 

“没有。”雷狮回答得爽快,“但是有质量要求。所以说你有什么心愿吗?”

 

在《织梦人入门》这一门功课里明确写着,做美梦的前提是做梦者睡前保持轻松愉快。雷狮并不介意安迷修一闭眼后还能不能再醒,但他在意安迷修梦的质量,为了质量达标,他可以屈尊去为这个普通人解开点心结。

 

安迷修想了想,却轻轻摇头:“其实我没有什么愿望……我现在只想坚持一件事。”

 

“我想在宝莉走了以后再睡去。”

 

>>

 

“宝莉是我的猫,我五岁时捡到它的,它陪我长到了二十岁,我还年轻,它却已经是一只老猫了。”

 

“懒得动了,只会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吃得也越来越少,兽医说就是今年的事了。本来今年我应该在家送它一程,但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安迷修说这些话是语气没什么波动,可脸上的黑眼圈却像是又深了些。

 

“我不想让它觉得我又把它丢下了,老人是很脆弱的,如果我走在它前面,它一定会很难过……”

 

吊瓶的液体一滴滴往下落着,听起来像是坠落的时间。

 

他突然看向我,表情有些疑惑:“对了,织梦人先生,你看起来是不是有些冷?”

 

 

 

>>

就算是再傻的学生也知道,试卷上遇到无从下手的难题那就得先跳过做后面的。于是雷狮选择先放弃安迷修,他在走前特意看了看安迷修的吊瓶,那上面贴着的标签上是一种刺激神经兴奋的药品,他估摸着那应该是安迷修还能保持着清醒的主要原因。

 

雷狮并不信有人能为了一只猫跟自己的原始欲望斗争那么久,毕竟每一个织梦人都清楚,睡欲可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欲望,很多时候人类对它的渴望甚至超过了对死的恐惧。

 

 

在丢下安迷修后,雷狮开始依着名单一点一点按照自己的计划走。

 

梦境的好坏并不是由梦里的场景,而是由织梦人感受到的温度来判断的,温度高于36℃的都是好梦,其余就是一般的梦或者噩梦。接下来雷狮也遇到了一些不爱做美梦的家伙,比如766号,他的梦境里总是出现一片火海,梦境的766被灼烫得翻滚尖叫,雷狮在火里冻得差点感冒。比如800号,他的梦境直接是世界末日丧尸横行,于是雷狮在八月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这些家伙都让雷狮头疼不已,好在他情商颇高,通过各种手段解开了这些家伙的心结,得到了他们的一宿美梦。但是越往后做,一个名字蹦进他脑海里的频率越来越高,雷狮想着那个少年,他在发神的时候眼睛总是半合着,就像是下一秒就会永远合上,而只要他回过神来,他就会把眼睛努力撑大,这样一睁一合,就像是在跟什么较劲似的。

 

雷狮在心底想,诶哟,那个安迷修,别也做出个温度太低的梦啊,这样拿去蒙混过关都不行。

 

等雷狮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医院门口了。他自然有手段让别人看不见自己,在大摇大摆地走上走到医务室听见了有人在窃窃私语。

 

“药水不是早就换成了生理盐水了吗……”

 

“毕竟家里没钱了吧……神经兴奋药物挺贵的……而且这种病真的很折磨人……”

 

“可他怎么撑得那么久?”

 

“不知道……也许是求生欲?”

 

“不会吧,这种病没人能撑三个月的……他快半年了吧?”

 

雷狮的脚步顿了顿,他在医务室门前停住,然后一转身朝医院大门走去。

 

他去的地方位于C市偏远地区,那里有一栋老宅,宅里有一直宅着的老猫。其实他完全没必要去在意这些,可他就是想去看看让安迷修克服本能欲望的到底是一只怎样的猫。

 

那宅子是安迷修的邻居艾比的,安迷修病后,那只叫宝莉的猫就给了这个女孩喂养。这只猫真的很老了,整天趴在阴凉的地方一动不动,跟死了没什么两样。呆毛女孩将吃的放在它面前,它过了好久才勉为其难地抬抬眼,挪到食盆前享用起来——雷狮真心觉得这只猫的待遇比他可怜的主人好了几个档次。

 

他试着进入这猫梦境——很快他被排斥了出去,这猫没心没肺到极点,自然不可能做梦,看来也不会思恋它可怜的主人。

 

好吧,这只猫在没有主人后依然过的蛮滋润的样子,安迷修可能白操心了。

 

“喂,你这只猫,亏你家那位时时刻刻念着你,天天与人类最原始的愿望做斗争呢,结果你倒好,在这里睡大觉,一点都不懂同甘共苦,我是安迷修,我得被你气死。”

 

雷狮蹲在猫前面,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忿忿不平,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忿忿不平。宝莉懒洋洋地打了声呼噜,又在夏日的熏风里睡了,雷狮想,都说猫是养不熟的东西,这猫比自己还冷心冷情,安迷修真是蠢死了。

 

那天晚上,安迷修又久违地见着了织梦人先生,织梦人先生今天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可安迷修却说不出哪点不同。

 

“安迷修,你是不是一个傻,你的猫我去看了,根本就不像是心里有你的样子好吗?”雷狮坐在窗台上,姿势霸总,表情讥讽。

 

他说完,打个响指,于是那只猫懒洋洋的日常就呈现在了安迷修面前,安迷修看着那只没心没肺晒太阳的猫,看着看着,眼角有了点湿【】润。

 

其实告诉这家伙这件事并不有利于雷狮对美梦的收集,但是比起虚伪但善意的谎言,雷狮这人更喜欢泼人凉水戳人痛处,因为生活中的道理总是在痛苦中领悟,搞不好安迷修听见这个消息后大彻大悟,心结解开后倒床就睡,就做出一个美梦了呢?

 

但是他自己也不明白,其实也许还有一个更深的原因——他不想看安迷修犯傻了。

 

图像没了,安迷修抹了一把脸,却露出欣喜的笑容:“原来它并不需要我……那真是太好了!”

 

他的高兴不是强装的,雷狮已经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判断失误了,他对这人的思考模式已经无话可说,所以索性闭了嘴。

 

 

而安迷修也陷入了回忆,“宝莉是一只被丢弃过的家猫,最开始,我每次放下它,它都会瑟瑟发抖……那是因为它害怕被扔下。”

 

“所以我就对它发誓,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不会扔下它。不管它在意不在意,我永远不会违背我的誓言。”

 

“即使是客观原因?”

 

“只要能克服,就不是客观原因。”

 

“对一只猫这么认真干嘛?”

 

“师父教导过我,要认真对待每一件事。”安迷修认真地回道,“而且我也没有多少可以认真的东西了。”

 

他又笑了:“不过看到它并没有因为我过的不好,那的确是我多虑了。谢谢雷狮先生,我听到这个消息真的感到高兴。”

 

“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终于肯合眼了?”

 

“不行啊。”安迷修却摇头,他看向雷狮,“我依然有一件放不下的事。”

 

“什么?”

 

“我不能保证现在我做的梦……嗯,高于36℃。”

 

“那个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东西。”

 

“不行。”安迷修看着雷狮,“我已经没有多少可以认真对待的东西了,所以我想对你的未来负责。”

 

我想对你的未来负责。

 

雷狮愣了愣,他想,这是多么狂妄的语句啊,他想嗤笑一声,然而当他看着安迷修眼里坚定的光时,心里却冒出了另一句话。

 

这样的光……怎么也该有36℃吧?

 

他的心跳突然在这一刻猛地加快,狂妄的织梦天才在这一刻突然有了退缩的欲望。他讨厌这样的自己,于是他皱起眉头,把脸撇向另一边。

 

“那你可别拖我后腿啊……”他的语气带着些轻微的不自然,“我已经收集了997个梦了,等满1001个,我就能随意控制梦境了。”

 

安迷修又露出了笑容:“哇,听起来很棒,能告诉我你要怎么控制梦境吗?”

 

“那当然是让那些孩子们做噩梦,指挥黑夜,妖精,药水,试卷进攻他们的梦境,然后欣赏他们在梦里挣扎的模样啰。”

 

“咳咳……你这家伙。”安迷修突然捂嘴咳嗽起来,这是雷狮第一次听见他的咳嗽,但并不是最后一次。过了一会儿,他重新直起腰,脸色苍白,笑容却变得明快。

 

“看来我暂时不会睡了,因为我要考虑的事又要多一件了,怎样让你改邪归正。”

 

“哼,那你最好要清醒地看到世界末日的那一天。”

 

雷狮说完,两人间莫名沉默了。两双眼睛在黑夜里注视着彼此,就像是都想在对方那里找出点光一样。

 

过了一会儿,安迷修轻轻说:“其实我是开玩笑的。我撑不了……我不会耽搁你太久。”

 

“但我没有开玩笑。”这句话雷狮脱口而出,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什么,你真的要让孩子们做噩梦……”

 

“它的下一句,我没有开玩笑。”

 

安迷修的笑容慢慢淡去了,他的表情变得疑惑。

 

也就在这时,雷狮开口:“安迷修,你要看我搜集的美梦吗?”

 

>>

 

我问安迷修:“你想不想看看别人做的梦?”

 

他愣了愣:“可以吗?”

 

“别人不可以,但你可以。”

 

我戳开了一个光团,一声泡沫爆开的轻响传来,就像是太阳被捅破了,所有的色彩也都涌了出来,梦里的景色也在我们眼前一点点铺开。那是一个个梦境温度高于36℃的梦,因为它们,我感到了些许的温暖。

 

第一个梦境里有一间糖果屋,1号在里面吃了个饱,第二个梦境里有一座山谷,两个相爱的人相隔了一年从回声里知道了各自的心意,第三个……

 

安迷修一开始愣愣地看着,然后他开始忍不住微笑。最后,一千个梦境只剩下最后一个了,他戳开来看,看着看着,他的眼角变得湿润。

 

“这是……”

 

我轻声道:“是啊,你看,它其实一直记着你呢。

 

>>

 

就算是韧性再好的琴弦,都有崩断的那一天。而安迷修在那个夜晚的那声咳嗽后,状态就江河日下。

 

他的姿势从坐慢慢变成了躺,而他眨眼的频率也越来越缓慢,离别的日子在逼近了,这是无论雷狮还是安迷修都明白的事。

 

雷狮开始减缓自己的工作进度,他开始陪安迷修唠嗑着,有时安迷修会应几句,单是大部分时候他都没有力气说话。

 

“别担心,在没想到让梦境温度达到36℃的办法时,我是不会轻易睡去的。”一次,他攒了很久的力气,说出来的句子依然时断时续。

 

“这不重要了。”

 

安迷修以微小的幅度摇摇头,他说,这很重要。

 

雷狮并不指望安迷修能找到所谓的让梦境温度达到36℃的方法,而这对他而言真的不重要。他只希望日子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然而名单上的名字还是在慢慢地减少,一个星期,他便划到了名单上的最后一位,看到这个名字时,他愣了几秒。

 

那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只猫的名字。

 

他又来到了艾比的老宅,那只猫看起来更慵懒了,它面前的食盒里的食物是满的,可见它现在除了睡之外,连吃都不想吃了。

 

“你这只猫。”雷狮提起这猫就来气,“你就不能有点同甘共苦的精神吗?”

 

即使生气,但是工作还得做。收集猫的美梦可是比一个人的更难,因为猫这种动物即使一天睡到晚,但却很少会做梦,更别提美梦了。

 

但是雷狮还是硬着头皮上了,他进入猫的梦境,然后很快,他就被排斥在外面了——因为这猫根本就没梦。

 

“该死……你们这对主仆怎么就这么让人头疼呢?”雷狮喃喃道。但是一个合格的织梦人需要有在满屋子弄乱的毛团里依然能原谅一只猫的耐心,于是他开始等待,虽然他自己都不抱什么希望——毕竟让一只猫做梦,真的比登天还难。

 

然而就在这个黄昏,奇迹却出现了,雷狮进入了一只猫的梦。

 

在梦里,这只叫宝莉的九旬老猫似乎变得年轻起来,它从庭院的地上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随着它的动作,灰色的毛重新拥有了光泽那双浑浊的眼睛变得清亮,清晰地倒映着那堵庭院的高墙。

 

 

“喵!”

 

它的身姿矫健,起跳的姿态如同飞翔,它越过高墙,穿过街道,雷狮的视线一路跟随着它,最后一直来到一栋医院的门口。

 

绿莹莹的竖瞳倒映着七楼半开的窗,那扇窗里也有一个拥有碧绿眼眸的人,他盯着窗外的白云,他在等什么,他又在想什么?

 

“喵~”

 

梦境在猫扑进少年怀里的那一刻结束,雷狮从梦里退出,他愣愣地看着眼前依旧趴在地上老态龙钟的老猫,然后突然加快步伐朝医院奔去。

 

 

他的口袋里又多了一个梦,那是在猫扑入少年怀里的那一刻他判断出的,他也清楚地感受到了那个梦境的温度。

 

梦境温度36.0℃,完美梦境。

……

 

“宝莉,宝莉你怎么啦?”呆毛小女孩听见动静,推开房门。

 

庭院里的老猫依旧懒洋洋地在那里晒着太阳,夕阳给它灰白的毛镀了层光,食盒里的食物依然一口未动。

 

“诶呀,宝莉,都说了,就算不想吃也得吃点呀,否则怎么有力气等安哥回来呀。”

 

小女孩走到老猫面前,她摸了摸老猫的头,摸着摸着,她突然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豆大的泪水从她眼里涌【】出。

 

“宝……宝莉?”

 

>>

看完宝莉的梦境,他沉默了很久,然后望向那半开的窗户。

 

然而并没有猫从那里出现,反而是风愈来愈猛,我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你是不是冷啊?”他回过神,迅速把脸转向我。

 

“嗯。”我回答道,“冷到骨头里了。”

 

“哦……那我把被子借给你?”

 

“那不抵事。”

 

“那……”他迟疑地看向我,“你要不回去?我这里得留着半扇窗……”

 

“不行,我还没拿到我想要的东西。”

 

“对哟,”他拍拍脑袋,望向我的目光带着歉意,“你说你来拿一个美梦是吧?可是我不能睡觉,我还要等我的宝莉。”

 

“我知道,我知道。”在他错愕的目光里,我把手伸向他,手穿过他的腋下往回扣着,然后一点一点把他带入我的怀里。

 

“你干什么?”他惊慌地问道。

 

“我说了,我来是为了拿一个美梦……一个36℃的美梦。”我把头埋进他的肩窝里,有泪水从我的脸颊滑落。

 

“现在我拿到了,安迷修。”

 

 

>>

 

雷狮赶到安迷修那里时,后者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身体各种指标直线掉落。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把那小小的病床围得密不透风,雷狮站在门口呆愣了半晌,然后冲了过去,混进了那些正在做无用功的普通人类。

 

“安迷修!安迷修!我告诉你我收集满一千个梦境啦!”他朝安迷修的耳朵那里大吼,“收集齐你的我就要学会控制梦境到处捣乱啦!”

 

心电图上的波动一点点变少,仪器发出一声又一声尖锐的嘶吼。

 

“安迷修!”雷狮也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了,他只是死死盯着那人的脸,“说好的要对我职业生涯负责呢?你这么一扭头就睡过去,做了噩梦毁我一生怎么办?”

 

安迷修苍白着脸不说话,仪器盘依上的各个数字依然在降落,雷狮知道死人永远都不会做梦,他在这样耗下去就没有时间了。

 

这是织梦者雷狮这辈子最绝望的时候,仪器的声音多刺耳,那个人表情就多平静,雷狮最后一咬牙,一闭眼,进入了他的梦境。

 

这也是最后一个梦境了。

 

当他睁眼时,他发现,自己居然还在病房里,只是病房里没有医生,病床【】上并排坐着两个人。

 

一个安迷修和一个他。

 

安迷修对自己梦里的“雷狮”笑得得意,我想出来了,我想出来了,我知道怎么让你得到的梦境永远是36℃以上了。

 

梦里的“雷狮”一脸好奇,什么呀。

 

然后安迷修就说了一句话,梦里的“雷狮”愣了愣,拍手道,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聪明。

 

安迷修可得意了,当然啦,我说了,我可是要对你的未来负责,我说到做到。

 

梦境也在这时模糊了,雷狮走上去,他的手轻轻抚上安迷修的脸颊,然而织梦人可以操控梦境,却无法参与他人的梦境,所以他没有触碰到安迷修的脸,他的手指所及依然是一片虚空。

 

但他的确感受到了这个梦的温度,36.1℃,完美梦境。

 

安迷修的笑容渐渐隐没在一片黑暗中,梦境的世界在崩塌,他又来到了苍白的现实生活。心电图上已经是一条平滑的直线,他低头,自己的手停留在安迷修苍白的脸颊上,指尖仿佛还带着梦境的余温。

 

36.1℃,安迷修的温度。

 

他的眼泪落了下来:“安迷修,你这个傻子,你那个法子大部分时候根本不管用啊。”

 

尾声

 

“哟,醒了?如果让大家知道织梦师排名no.1的雷狮每天晚上都喜欢自己给自己编织噩梦,这个消息传出去一定会让业界大吃一惊吧。”

 

我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凯莉这个女人烦人的脸。她是我成为职业织梦师的第五年时织梦组织安排的搭档,知道我很多并不想被别人知道的事。我考虑过很多次要不要织梦让她精神崩溃,但是她虽然烦人,但是的确实力强劲,而且她的确是个聪明女人。我的念头动了几番也没有实施。

 

“你可以说出去试试,凯莉。”我起身,从织梦茧中走出,“如果你有这个胆量。”

 

“而且,我做的可不是噩梦。”

 

“这个你就不用掩饰了,雷狮。”凯莉看向我的目光充满挑衅,“你知道我为什么被称为织梦魔女吗?那是因为我不用进入别人的梦境就能估摸出梦境的温度。”

 

“你那个梦境,有没有6℃都难说。”

 

我却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我轻轻地笑了起来:“凯莉,很多年前,我为了成为织梦师而收集的第一千零一个梦境里,有一个人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安迷修对我说,你知道人的正常体温是多少摄氏度吗?是36.3℃到37.5℃,好吧我也许会有体寒——但无论如何都是高于36℃的。

 

他得意地笑了起来,所以说,不管梦境温度怎样,我做的是美梦还是噩梦都无所谓,你只要抱住我不就好了?

 

 

“那个梦也许是很冷吧,对你而言,但是对于我来说,那的确是一个36℃以上的好梦。”

 

因为我在梦里,拥抱了一个温暖的人。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2)
热度(5096)
©凛冬7.1预售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