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cpp13的季节

世界上还有很多比当一个杠精更有趣的事

【雷安】布伦达

【凹凸大赛谈恋爱系列】



这个随缘喜欢吧!希望大家二刷时有新发现!开始吧!涉及前世今生(不明显细细)



 

布伦达,我想对你说。

 

 

 

 

“各位观众们大家好!我是今天为大家讲解赛程的小裁判球!凹凸大赛淘汰赛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我们可以发现每一天参赛选手人数都有让人欣喜的变动哟!而更让我们欣慰的是预赛阶段前十的选手也开始加入比赛,互相间的摩擦明显增多,感谢他们的参与让我们的大赛更加火花四射精彩纷呈了哟!”

 

“而今天我们将要聚焦的重点赛程是——长生林里雷狮选手和安迷修选手的生死对决!雷狮选手在遭遇了团员背叛,胞弟身死的打击后不仅没有心灰意冷,反而更加冷酷果断了呢!他对安迷修选手的每一次攻击都非常猛烈,角度刁钻,直击要害!”

 

“而安迷修选手的反应也非常沉着冷静,面对雷狮选手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他丝毫没有慌乱,见招拆招并抓紧时机回击。安迷修选手虽然不是力量型的选手,但是胜在灵活,他与雷狮选手展开了激烈的交锋……啊,出现了!冷热流!雷狮选手被击退了!形势要就此逆转了吗……不,是雷牢!雷狮选手的领域技能雷牢抵消了冷热流的冲击!”

 

 

“两边的实力旗鼓相当,这场决斗的结局充满了悬念!现在又到了我们激动人心的押注环节!请各位贵客慎重考虑,然后尽情地把你们的筹码押在你们心仪的选手身上吧!”

 

“安迷修,我押两颗殖民星球。”雷王星的太子第一个表明立场。

 

“4号雷狮,我喜欢这个男人,我愿意押上五颗殖民星球。”紫发的女王慵懒地笑着,将筹码砸在银盘上,丝毫没有顾忌雷王星的太子骤变的脸色。

 

“虫族愿意将十个王虫巢押在5号身上!”

 

“紫堂一族将二十头S级召唤兽押在……”

 

越有悬念的赌局然而越能勾起赌徒们的欲望,光屏里的两人打得难解难分,而观战厅里的氛围比外面那场战斗更加火热。在看了无数场强者碾压弱者的无聊比赛后,这场顶尖高手之间的决斗的确有让这些大人物们一掷千金的价值。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喵咪已经没有小鱼干吃了,没有钱下注了喵~”大厅角落里,猫星域的掌舵人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它头一歪,往旁边那人望去,“你也是没有钱了喵?我从没见过你下注呢!”

 

那是一个老者模样的人,赌客们全神贯注观战时只有他一人在闭目养神。猫咪看到老人桌上写着“长生木供应商”的名牌,等她还没想清楚这大赛哪里需要长生木供应时,老人语气淡淡的:“那两个人间的比试还没他们身处的长生林对我有吸引力。”

 

他指的那片长生林正是安迷修和雷狮决战的地方。那是凹凸大赛最古老的森林,已经差不多有七千年的历史了。这时候猫咪已经在心里得出老者的身份了,宇宙中最长寿的长生木一族,看他的外表,至少也活了个万把岁了。

 

光屏里雷狮一个横扫把安迷修掀翻出去,然后直直地撞到了一棵树上,骑士喷出一口鲜血。押雷狮的人开始喝彩,押安迷修的则脸色微变。观战大厅里气氛几乎到剑拔弩张的地步,然而老者一脸兴致怏怏:“宇宙里所有人类的灵魂每一千年就重新循环一次,凹凸大赛有七千年历史了,相同的事,相同的人,我已经看了七次,再也提不起兴趣了。”

 

“相同的人,相同的事?那是什么意思喵?”猫咪的问题还没问完,赌客们突然发出疑惑的声音,猫咪往光屏里一看,也不解地皱起眉头。

 

光屏里,安迷修撞到的那棵树开始落起了树叶,而本该乘胜追击的雷狮却停下脚步,他看着那些纷飞的树叶,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的脸上都闪过一丝疑惑。

 

“他在干什么?”

“快上啊……”

“倒是快打啊!”

 

 

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赌客们抱怨声才发到一半,雷狮重新攻了上去,攻势之猛比先前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安迷修也缓过气,咬着牙跟雷狮撞在一起,落叶纷飞,光幕被一片绚丽的气浪给震得隐隐颤动。

 

“喵!吓死我了,还以为他们不打了喵!”猫咪拍拍胸口,它转转眼珠,又把目光投向身旁的老人,“喂?你知道刚刚是怎么回事喵?”

 

老人一脸淡然:“是因为有一棵长生木落叶了,他们看见了叶子上的东西,被吸引了些注意力罢了。”

 

“哦哦哦,叶子上有什么东西?小鱼干喵?”

 

老者感受到猫咪的迷茫,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些许无奈,“看来传言是真的,你们这些猫域的人,满脑子小鱼干,真的很缺乏人类世界常识啊……”

 

“罢了,罢了,反正闲着也无聊,今天我就来给你讲讲长生树的传说吧。”

 

 

>>

 

“布伦达,今天是我离开你的第一天,我用积分兑换了一棵专属的长生木,这种树如你所言一般招惹木虫,也许再隔几天我就能得到一个树洞。我希望它快些成型,因为我才发现原来我有这么没来得及对你说的话。”

 

凹凸大赛的休赛期的第一天,安迷修决定跟雷狮谈一场为期三天的恋爱。不管是前雷王星的三太子愿意入赘给在骑士星域土生土长的穷小子,还是宇宙最强海贼团团长表示愿意给正义的骑士留个船长夫人的席位,放在哪里都该是一颗八卦核弹,然而这两人在一起并没有引起多大轰动,因为他们谈的是秘密恋爱,他们对外公布的关系依然是死敌。

 

既然是秘密恋爱就该低调地过日子,所以安迷修必然不可能大摇大摆地跟雷狮海贼团混在一起。最好的办法是雷狮搬出来跟自己一起过,但是那个娇气的小混蛋必然不会跟自己一起风餐露宿的生活,那选一套地处隐蔽但是基础设施也差强人意的小房子就成了迫在眉睫的难题。

 

安迷修认真地在小裁判球提供的选项里甄选,比较着各个不同小租房间的性价比。而雷三太子自然不会下凡搭理这种琐事,他把繁琐的选房工作丢给安迷修后就溜得没有人影了,直到那天太阳偏西了,他才姗姗来迟。

 

“我把房买好了。”接着,他一句话扔了过来,就把安迷修满肚子呼之欲出的火气给生生压了了回去。

 

雷狮选的房子就靠在一片森林旁,那是凹凸星球最古老的一片森林,凹凸大赛有多久的历史,它就有多久的年头。也许是因为历史的确有些悠久了,所以长生林里几乎每颗树都有一个被虫蛀空的树洞,然而即使被虫蛀成了空心,但是那些树依然顽强地活着。

 

安迷修打心底佩服这些被万虫蛀心后依然挺立的树木,他问雷狮,这是一些什么树呀。

 

“长生树。难道你小时候没听过它们的传说吗?”

 

“没有啊,我老师从没给我讲过。”

 

“哦,”雷狮又露出了那讨打的笑,“真巧,我也不打算给你讲。”

 

 

他们又打了一架,于是在夕阳完全落下时他们才搬进自己的小家庭里。这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就变成了雷狮。两个人一起打扫了房间——准确地说是安迷修一个人打扫,雷狮负责把他好不容易整理好的东西重新弄乱。安迷修很无奈,指使那位大爷去沙发上好好待着,可是雷狮的确是闲不住的主儿,在安迷修折腾房间时他狠狠地虐待了一番厨房——他试着用雷神之锤炸点小鱼,却拿出了炸鲲的态度,于是结果的惨烈可想而知。

 

才买了半天的房就毁了一半,安迷修望着自己少了一截的积分,忍了忍拔剑的欲望,再一次感叹跟雷狮在一起就是一桩劳财害命的买卖。他颓然地坐在屋前的小河旁,把脚探入溪水。河水的凉浇灭了一点他的怨气,泡着泡着他哼起歌望向河的对岸,那是一片长得很好的树林,一点没有沧桑的时间感,每一片树叶都绿得如同新生……等等?这似乎不太对劲?

 

“雷狮,你发现没有,那片森林的土地上,怎么没有树叶?”

 

的确是这样,现在是秋季,按道理而言是该到了树叶凋零的季节了。然而长生木的叶子依然绿意盎然,没有丝毫脱离枝头的迹象。

 

雷狮却毫不惊讶:“因为那是长生木啊。”

 

“那又怎样?”

 

虽然一脸鄙夷,但是雷狮依然给安迷修耐心地讲解起来:“长生木的树叶不是随着四季的变化而更新换代的,从它发芽的那天开始计时,它每过一千年掉一次树叶,所以不同长生木掉落的时间也不一样。”

 

“一千年啊?这么长?”

 

“是的,一千年。”雷狮望着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声音变得缥缈,“我母亲给我讲过,每过一千年,宇宙会回到一个新的起点,而长生木每落一次叶,就代表一个轮回的结束。”

 

就像是为了应验他的话语一般,雷狮的话音刚落,河流的对岸,一棵长生树的树叶簌簌地落下,碧绿的叶子在风中以可见的速度干枯变黄。安迷修瞪大眼睛,也就在这时,一片巴掌大小的树叶被风吹过小溪,落进了骑士的手中。

 

几秒后,骑士带着惊讶的声音响起:“雷狮,你看!这树叶上有人写了字耶!”

 

雷狮拿起那片树叶,也愣了愣。过了一会儿,他又摇头:“蠢货骑士,别一惊一乍的,都说了,那是因为这是长生木。”

 

“而且那字,也不是写上去的。”

 

>>

 

布伦达,这是你离开我的第二天。今天有一颗长生木开始落叶了,上面写着的东西你一定猜不到——上面只有一个名字,还是我的名字。老实说我惊了一把,不过转念一想,可能是因为千年之前有一个家伙,喜欢上了一个跟我同名的人吧。可为什么那个人只对树洞念叨一个名字呢?不过这是别人的事,我也管不着。”

 

“我倒是有很多话很多话想对树洞说。其实我想告诉你我渡过的每一天里的每一个细节,可惜我现在只能说给树洞。今天我看到了木虫的痕迹了,而我的树洞还没成型,所以我现在只能在心里念叨,假装你还在我的身边。我真高兴你看不到我如此软弱的一面。”

 

“今早我吃的是苦瓜,中午还是苦瓜,晚上依然是苦瓜,我本来一直很爱吃苦瓜,但是想着你,我突然发现它们真的很苦。”

 

休战期的第二天,安迷修起了个早。昨天折腾了那么久,他不想起早的,但是这该死的生物钟还是逼迫他在凌晨六点睁开了眼睛。他在床上睁着眼,把雷狮的睫毛数了十遍后认命地去了厨房。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过了一会儿,山尖的淡白的云翻了身,露出了一点暖红的太阳。世界从冷色调慢慢回暖,黑夜跌落在地上变为黑色的土地。河流流淌着,对岸的树林披上了暖光。

这样的景色总会给人错觉,会让人以为不该相爱的人会一直相爱下去。

 

安迷修摇摇头,开始准备两个人的早餐。雷狮不知要睡到多久,他便先做了自己的那份。清晨的风带着草木香穿过走廊,拉响那一串八角风铃。安迷修喝着果汁望着窗外的景象,当喝到一半时,他把果汁放下,从桌下的抽屉里取出了一沓树叶。

 

经过昨天的科普,他终于明白了长生木是怎样的一种树木。这种树生命几乎和宇宙等长,它一千年才会掉一次树叶,而更为传奇的还是它本身的一种植物特性——树洞。这种树木很容易遭虫,而在虫蚀后它们的木体里就会形成大大小小的空心树洞。

 

而使这种树披上一点传奇色彩的是一个传说——长生木会聆听第一个在树洞里说话的人的声音,并将他的言语记录下来。当一千年后落叶归根时,那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显现在树叶上,而那时那个倾诉秘密的家伙早已入土,所以被不被别人看见都没有关系。

 

安迷修喜欢这个传说,雷狮却不。在雷狮眼里,如果有什么话想说那就当着那个人的面说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寻个树洞干一些于人于己都无用的蠢事。

 

想起雷狮安迷修不由地笑了。雷狮跟他总有很多不一样的看法,但这也许也是他吸引他的原因。安迷修翻起了那些树叶,那应该是一个少女留下的,她给树洞事无巨细地说了许多,从心情好坏到裙子颜色的选择——真难以想象冷酷的参赛者在树洞前会是这样一个纯情的小女孩形象,不过或许这也是树洞存在的意义——一个绝对忠诚地倾听者,绝不会把你的秘密在你生前就昭告世人。

 

看着看着安迷修有些脸红,他总觉得自己的行为跟偷窥女士日记本没什么区别。而这时楼上传来动静,应该是雷狮醒了。安迷修熟练地一翻白眼,走进了厨房。

 

休战期的第二天过的很平静,早上他们吃了煎鸡蛋吐司,中午吃了烤鸡翅,晚上依然是烤鸡翅。雷狮挑着眉目光挑剔:“你能不能烤点什么别的?”

 

安迷修想了很久,不知为什么蹦出一句:“不行,这样不公正。”

 

雷狮目瞪口呆:“还好我只跟你过三天,否则我一定会崩溃。”

 

这话一说出口,这两人同时安静了。可能是想到了三天那么短,也可能是想起短短的三天也过了一半了。

 

洗完碗后,他们两在河边散步,走着走着,雷狮突然开口。

 

“那些叶子上写了些什么?”

 

安迷修没想到雷狮会问这个,他愣了几秒:“就是日常的一点琐事,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饭,哪里的食材便宜,哪里的风景好看。”

 

隔了一会儿,雷狮的嗤笑声响起:“千年以前的参赛者这么无聊的吗?就对着长生木说这个?”

 

安迷修心想,是啊,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饭,哪里的食材便宜,哪里的风景好看。这哪里是参赛者的生活啊,这么无聊的日子……如果可以他真想再过三十年。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朝着走在前方的那个人轻轻唤道:“雷狮,我想对你讲一件事”

 

那人也停下脚步,骑士的恋人回过头,紫水晶一般的眼里沉淀着星光:“什么?”

 

于是安迷修满足地笑了,眼里的碧绿像极了清晨阳光下的那片长生林:“一件比那些日常更无聊的事……”

 

“我爱你。”

 

>>

 

布伦达,今天是你离开我的第三天。我总是梦见半个月前的事,你嫌弃我每天给你做苦瓜吃,我怼你说那是为了公正。你的表情真是好玩极啦,被自己给噎到的感觉一定很不好。”

 

“长生木的树洞成型就这些天了,我已经把想给树洞说的话都记在了本子上。你一定会笑话我,你在的时候不当面告诉你,你离开后才把没来得及说的东西埋在树洞。可是布伦达,我没有办法。”

 

“我以为我已经把所有的,想对你说的话都告诉了你,直到你离开后,我才发现远远不够,想对你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完,所以远远不够。”

 

“布伦达,长生木的每一次落叶都是一个轮回的结束,我总会想,千年以后会不会有一个人,跟你分享同样的灵魂的一个人,偶然路过我种下的长生树……原谅我布伦达,一想到那个可能性,我就忍不住。”

 

“原谅我,布伦达。一句我爱你,根本就不够。”

 

 

凹凸大赛的第三天,安迷修早上吃的煎鸡蛋吐司,中午吃的烤鸡翅,下午时他偷偷溜了出去,一小时后他背着一箱啤酒,抱着一大把撸串踢开了房门。

 

“愣着干吗?”安迷修瞪了伫在原地的雷狮一眼,用下巴指了指河流,“你用你的锤子给我电点鱼起来。”

 

那天晚上他们享用了一顿极其丰盛的晚餐,就在靠近长生林的那条河旁。吃到一半时,夜空里星星成群结片地钻了出来,星光滚满整个世界,在长生树巴掌大的树叶上,在长生林旁粼粼的河面上,在夜晚湿润的草坪里,在草坪上那两个人的眼里。

 

安迷修哼起了歌,一首骑士星古老的民谣。

 

 

太阳升起,太阳落下,太阳又升起

 

星星燃起,星星熄灭,星星又燃起

 

你向我走来

 

你离我而去

 

……

 

他唱到“你离我而去”后就沉默了,因为民谣的确也是在这里就结束了。这两人坐在河边,谁也没有急着起身。今天是休战期的最后一天,明天他们身后的小屋就将空无一人。这两人都沉默着,连草丛中的虫鸣都变得没那么聒噪。

 

“沙沙”的声音传来,那是风吹着对面的长生林。这种树木生命力顽强得不可思议,性子也非常固执,除了流逝的时间,再猛烈的狂风也无法从它的手中夺走一片巴掌大的树叶。

 

长生树拥有着跟宇宙等长的寿命,安迷修开始想,也许它们已经见过太多太多的分离了,所以才能保持这样近乎冷漠的固执。也许一千年前,两千年前,三千年前……河畔也有过像自己跟雷狮这样的情侣,那些情侣的心在想什么呢?选择在凹凸大赛,在短短三天的时间里透支快乐的人们在分离前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

 

后悔?还是觉得爱过就没有遗憾?

 

“雷狮。”安迷修望着河岸对面的长生林静静开口,“我今天出去时听说了一些事。那片长生林里每一棵树,都是用积分兑换来的。”

 

他今天来听说了一些事。淘汰赛阶段,他们这些参赛者将作为赌具陈列起来攻赌客们取乐,而那些贵宾中有一个人来自长生木族——他从凹凸大赛刚刚举办开始,就为这个星球的参赛者们提供长生树苗。

 

至于为什么参赛者会需求这样的东西,安迷修不想去动那个脑子。他想着自己捡到的那叠树叶上记录着的琐碎日常,看着河对岸在风中起舞的长生树叶,突然就感到一丝难过。

“你想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呢。”雷狮开口道,“反正我不可能去买那些长生树苗……我已经把想要对你说的话都说给你听了,还要它干什么?”

 

雷狮的话一向就是直接明了,在安迷修迷茫时这个男人总能给他一个方向。于是骑士感到自己的心情又好了起来,他扭头望向自己的恋人,用开玩笑的语调。

 

“雷狮啊,你不是说一千年就是一个轮回吗?”他转了转眼珠子,“那你说一千年前会不会也有一个你,和一个我……也许我们不叫现在的名字,但是我们依然跟现在的关系一样…”

 

“跟现在的关系一样是凹凸大赛你死我活的竞争对手吗?”雷狮不解风情地接了下去,安迷修一脚把他踹下了河,然后骑士还没得意几秒,就被那家伙攥住脚腕,一起拉了下去。

 

“靠雷狮!”

 

秋天的河水不深,但冷得刺骨啊,安迷修扑腾了几下就站稳了,他打了几个哆嗦,睁开被水花迷住了眼,视野雾蒙蒙的一片,感觉水里的倒影里有雷狮,迸溅的水花里有雷狮,河面上也有雷狮……他满眼满眼的都是雷狮。

 

也就在这时,他被人从背后从身后抱住了,那人的头发湿漉漉的淌着水,下巴轻轻抵在安迷修的发旋上。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用温柔的姿势吐出恶劣的言语:“安迷修,你头发塌下去后又矮了。”

 

安迷修刚想给雷狮来个水中过肩摔,雷狮却悠悠地开口了,这次不仅姿势温柔,语调也变得柔和了。

 

“不过嘛,如果一千年前有一个你和一个我,我也许不叫现在的名字,但你一定是叫安迷修。”

 

“啊?为什么?”

 

男人低低地笑了起来:“因为啊……我觉得我叫你的名字,已经叫了几千年啦。”

 

即使安迷修总是觉得,答应跟雷狮谈三天的恋爱是一件劳财害命的事。

 

但是事实上,总有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也没有亏。

 

即使他短暂的一生里只有三天这样快乐的日子,但是在这一刻,他突然就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遗憾。

 

 

>>

 

观战厅

 

“五号选手安迷修失去了生命特征!是雷狮选手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感谢两位参赛者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的对决!也希望各位贵客们无论输赢,都在这场赌局里尽兴。”

 

“哼,没用的废物。”雷王星太子脸色一黑,离开了大厅。

 

“哟,没用的废物。”紫发的女王望着他的背影,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真是好险好险啊!我差点以为五号要赢了啊,还好雷狮反应够快……还是老夫眼光独到啊哈哈哈!”

 

“唉……输了!不过也值!凹凸大赛到现在,终于有了一点让我兴奋的东西了哈哈哈哈!”

 

这场决斗虽然有人获利有人亏损,但也算是宾主尽欢。长生木的老者依然一脸索然,他摇摇头,走出了大厅。

 

“喵!你是要去哪里呢喵?”

 

“去增加长生树的供给。”老人回答。

 

“供给?”猫咪挠挠头,“真的有人需要长生树吗?”它看向光幕,光幕里骑士安静地躺在地上,有枯黄的树叶盖在他毫无起伏的身体上。

 

猫咪脸上的表情更加不解:“那个五号选手的表情……是在笑?”

 

 

大厅积分兑换系统

 

“恭喜参赛者雷狮,你如今的积分位列榜单第一,请问您需要我为你提供什么服务吗?”

 

“全套医疗修复,武器修复,还有……”紫眸男人眼里的光闪了闪,“一棵长生树。”

 

 

长生林

 

几个小裁判球正在回收战败者的尸体,他们打开回收盒,那具还带着些许温度的肉体如初雪消融在空气里。

 

“收工啦!”

 

“等等哟,你看,那些树叶上是不是有字?”

 

“什么字啊?”

 

小裁判球捡起了一片叶子:“嗯……似乎是一个名字。”

 

“只有一个名字吗?”

 

“对,只有一个名字。”

 

“什么名字啊?”

 

“布伦达。”

 

尾声

 

“布伦达,这是你离开我的第三十天,树洞终于成形了。可当我站在它面前,我却发现,我叫出了你的名字后,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明明有那么多话还想要说出口,可我站在树洞前,我发现,除了你的名字外,我什么也说不出口。”

 

“我想起了好多,从我们相识的第一天,到你离开我的那一天,每一天都令人难忘。我想找一个地方倾述,可我发现我没有法子,因为能让我吐露心声的那个人只能是你。”

 

“有时我也会想,如果我没参加凹凸大赛,如果我没杀掉你,那就好了。”

 

“布伦达,我突然就明白,也许千年之后,有一个跟你分享着同一个灵魂的家伙路过这里,但那个人也再也不是你。所以我也没有什么期盼他看到的话。”

 

“但我还是想呼唤你的名字,布伦达,我还是想念你的名字。”

 

“即使不管是现在,还是千年以后,你都不会再回应我。”

 

 

把那棵新的长生树种在长生林的那天,雷狮依然有很多事没想明白。他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碰长生树这种东西,然而那天他却下意识地就用积分兑换了。他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回长生林了,事实上他总是不时地往来这里游荡——不过他现在独行客一个,自由得很,也没有卡米尔他们需要顾及了。

 

还有,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在三天里对安迷修说完了自己想要说的所有的话,做完了自己想做的所有的事,可现在他的嘴边总是不经意溜出一个名字,然后一些话就卡半截在喉咙里,就像一段鱼骨,把人刺得发慌。

 

“安迷修,其实你走之后,我才发现我之前似乎很少夸你,其实你这人虽然傻,但真的很好,否则我也不会喜欢你……”他写到一半,愣了愣,把纸揉成一团,眉头也皱成一团

 

他本以为这样的状况会随着时间好转,可他等来的是病情的变本加厉。几天后他看见自己记得厚厚的那一摞日记,头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是有隐藏的话痨基因。

 

慢慢地,他种下的长生树上面也有了一个小小的树洞,不大,但是也能装得下一些心里话了。雷狮走到了树前,他盯着那树洞,想着这段时间他憋在心里的话,想着一千年以后那个渺小的可能性……他深呼吸一口,上前一步。

 

男人凝视着那黑黝黝的树洞,那片紫色里仿佛露出一片深渊。

 

一片寂静。

 

过了很久,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挣扎后的倦意。

 

他轻轻呢喃:“安迷修。”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4)
热度(6260)
©凛冬cpp13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