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爱上莉爹的季节

国庆个志预售!!!




专注雷安,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凛冬的冰原【一】

则个也超级有趣!!!!!居然真的有人写了!!!哇同人文(开始跳舞)

感觉像是一个另类的文评呢!!!

北冥溦:

来自一名冰原刀党在看到太太设定的东西兴奋的睡不着觉,但还是在码到最后困的要死,决定先写这么多吧,的产物。(இдஇ; )
不知道冬冬太太让不让写
反正我是先写了一丢丢
如果冬冬太太你不高兴了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我马上就删。
@凛冬季节
注意事项:
1.出现的所有隐藏cp【雷安,瑞金】一律参考凛冬太太的文章【逆流河】【格瑞说金可能是个色盲】
2.冰原设定也是凛冬太太的√
如果太太让我继续写下去,所有地域设定全部参考太太对应的文章√
3.冰原的创世神也是凛冬太太√
4.原创人物是我的,瞎编的故事是我的,剩下一切设定都是凛冬太太的√
5.我是个纯血种的冰原刀党√
6.最后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要吹一吹冬冬太太√
爱你,因为有你,我才住进雷安圈。
感谢有你在雷安圈,感谢在雷安圈遇见你。
手比哈特!♡


啊啊啊啊!最后就是占tag致歉!毕竟里面含有细微的不能再细微的冬冬的雷安和瑞金,但是……好吧没有但是……【蹲墙角包头痛哭】


 0.
  这里名曰冰原,拥有着辽阔的土地和各种神奇的领域。这里生活着许多冰原人,他们在片这神秘的陆地与海洋中分成了两个党派——冰原刀党和冰原糖党。
  
  当然尽管刀党和糖党经常见面就厮杀,但不少人是属于相爱相杀,所以在这里还生活着一些他们的混血——冰原糖刀党。
  
  故事便由此展开了…
  
 1.
  我叫北冥溦,是个纯血统的冰原刀党。
  
  我从小和父母生活在逆流河旁的一间木屋里,在这片土地上星星点点的散落着许多和我们一样的居民。他们虽然物种各异,但在这里,大家都是平淡无奇的生活着。逆流河岸,任光阴荏苒,岁月静好。
  
  逆流河岸上从我出生起那里的马蹄莲便是成群的绽放,那雪蝴蝶般微微摇动的花朵,好似要一路绽开到河的尽头。
  
  但,父亲告诉我,这条河没有尽头,起点便是终点。生而为死,死亦复生。
  
  那时的我还小,还不明白父亲话里的意思。只知道,岸上的马蹄莲别样的洁白无暇,微风轻轻吹拂着那些花与叶,天上洋洋洒洒的飞舞着被卷带到空中的小野花的花瓣。
  
  还有一位喜欢捧着一束马蹄莲坐在岸上看日出日落的龙少年。
  
  他总是会在傍晚十分被一个年轻人叫回家吃饭。
  
 2.
  十七岁那年,我离开了家。
    
  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看看父亲的故乡还有母亲曾经生活的村庄。
  
      他们说,他们来逆流河生活是为了将他们的感情永远保存下来,一如他们冲破了所有阻碍来到这里时一样。
  
  我不懂,我的父母之间到底存在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我知道这种感情在时光里慢慢的发酵着沉淀着。明明他们还很年轻。
  
  就像那条已经很老的龙爷爷一样,明天抱着一束马蹄莲站在岸上,固执而又沉默的守护着什么。
  
  从我出生的那天起,那条龙爷爷就是这样了。
  
 3.
  我背着母亲为我准备的行李,准备出发时,父亲在他那间谁都不允许进的书房里唤住了我。
  
  父亲坐在一条长椅上,低头抚摸着手里一个看起来很有年头的盒子,尽管上面依旧有些粘在那里的灰尘没有擦干净,但是盒面与盒身上繁重华美,又十分复古的蓝红色花纹深深地吸引了我。
  
  我愣了愣。有那么一瞬间,我在父亲低垂的眉眼里看到了一丝犹豫。
  
  那犹豫不同与往常,似乎是心知肚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又不愿面对。但父亲知道,他必须面对,仿佛是早在这之前就面对了许多次一样。
  
  母亲站在门外没有进来。
  
  “阿溦,这根魔杖是你身为冰原刀党的标志,是你出生便携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送给你的礼物。”
  
  父亲缓缓开口,温和却非常有力的声音缓缓传到我的耳边。我望着那个装着所谓与我同生的魔杖的盒子,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我把他交给你后,你便是正式的冰原刀党了。”
  
 4.
  此时的我已经离开处于逆流河岸上的家乡半个月了。
  
  一切都仿佛是梦境一样,太过于不真实。
  
  我低头看着这些天来一直抱在怀里的精致木盒,四处看了看,寻到一块稍大一些的石头,便直径走了过去,随意的拍拍灰坐了上去。
  
  这个是这半个月里第N次打开这个盒子了。
  
  再次打开这个盒子,看着里面精美漂亮的魔杖时,我依然忍不住微微颤抖着手去抚摸这根带有着重要的标志性意义的魔杖。
  
  魔杖上刻画着和盒子上一样的蓝红两色的花纹,汇聚的地方发出淡淡的荧光紫。
  
  “冰火星光,你好美。”
  
  没错,我给我的魔杖起了个如此中二的名字。可是,我喜欢。
  
  怕什么,反正我也不会在别人面前喊自己魔杖的名字。又不是召唤兽。我在心里边吐槽边自我安慰道。
  
 5.
  三个月后我来到了母亲的以前生活的村庄。
  
  村落外围的守望塔上,一名站岗的守望者在高处俯下身来大声训我着我的来意。我便告诉他我是来看望我的祖母还有替母亲记下这里的模样。
  
  我最终还是被这里的老村长领了进来。那位头发银白,面容略显憔悴的老人,额前带着一条漆黑的发带。他对我说,你要找到那位姓氏的老人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死了,我在史书上看到过,那家姓氏应该绝了后才是。
  
  我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他,白色的衣袍下,手不自然的握成了一团。
  
  这怎么可能?我的母亲还那么年轻,祖母去再一千多年前的战乱中便去世了?
  
  那位银发的老人回头看向我,似乎看出了我银白的半张面具下,惊恐的面容。
  
  “孩子,你是来自逆流河吧?”
  
  老人平静的看着我,面带着努力扬起的笑意。
  
  我没有回答他,也没有将心底的疑问问出口。同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有权保持沉默。
  
  父亲曾告诉我,逆流河的位置只有真正需要它的人才能找到,很多人都想找到这里,但无迹可寻,所以不要对任何人轻易说出我是来自逆流河的冰原人。小心被利用。
  
  老人见我不说话,轻轻摆了摆手。“对那种地方没有太大兴趣,能陪我一起去那边生活的人早就离开了我。再来一次,只是加深伤疤上的痛苦。”
  
  我不懂老人话里的意思,但我却明白一件事,面前的老人并不需要逆流河岸上的那种生活来维持他的感情。也不需要捧着一束马蹄莲看白月光。
  


不行了我要困死了 (๑ó﹏ò๑)……………………【蹲】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98)
©凛冬爱上莉爹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