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职业卖瓜的季节

请不要在除我这里以外的任何地方刷蝴蝶海!!!!

十八线童话写手,看文请搜索tag冰原小屋。

产雷安大于瑞金,啥都推。


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联动文】当安雷遇到雷安,这是一种怎样窒息的操作[7]

更新啦!!!!她揭露了窝滴本质……超级坏!!!!

无光破晓:

@凛冬季节 冬啊,我揭露了这其实是两把刀拼起来的小甜饼的本质。


具体设定见第一章,可以搜索tag装B遭雷劈
前面有我装B遭雷劈的前文/侧头


-


听到关门的声音后平行雷擦着头发从房间里面出来,驾轻就熟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去之后他看上去想找个吹风机,但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做。


期间他连眼神都没施舍给坐在另一边的平行安一个,平行安也没在意,事实上他并不怎么期待平行雷的关注。他只是静静地翻着书,从第一百一十五页一直到第一百七十四页。


他们的相遇通常伴随着一路火花带闪电,风刃电光交错间能量迸发,每招每式都是带上满打满的杀意在里面。不过沉默偶尔也会出现在他们之间,就像现在这样,各顾各,像是不在一个世界里。


平行雷晃悠悠地坐在餐桌旁边,注意力定格在了餐桌上的相框。那是一张自拍,是“安迷修”和“雷狮”的,他们笑的很开心,那是平行雷从不曾在安迷修脸上见过的笑容,他轻敲桌面的手指顿了半晌,半边眉毛扬起一言不发。


另一半平行安还沉浸在那些美妙的文字里面,他的表情很平和,但是略向后压着的右小腿显然将他的戒备心暴露。这是平行雷在旁边时他正常的反应,两个人对此都了解的透彻,所以通常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他们的沉默不会被他们两人打破,因为他们都明白对方早就做好了取自己性命的准备。


平行雷略扬眉看着那张照片。他对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之间的氛围疑惑已久,按理说普通恋人之间通常是细水长流的平淡,就算是刚在一起没多久,理论上也是不应该这么快将这个房间布置成现在的样子的。


预赛结束应该还没有很久,但这栋房子里面已经满满的是两个人的生活味道,像是住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包括桌上,床头,书页里的照片,数量虽然说不上是可观,但本身不应该有这么多才对,他们未来的时间很充裕,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像是要把没做过的能做的不能做的想做的全部都处理个干净一样。


为什么。


他用右手的大拇指压住下唇,略微侧了侧头。


没时间了吗?他们是相爱的才对,或许……


平行雷将目光定格在翻书的平行安身上,平行安没几秒就抬起了头,皱着眉:“有什么事。”


似乎还有点意思。


平行雷扯开一个笑,对着戒备的安迷修开口。


“安迷修,你要不要考虑一件事情。”


-


安迷修和雷狮回来的时候屋里的灯还亮着,他们两个对视一眼,雷狮踏着空就晃悠到了窗户外边儿。他往窗户里一看正好和平行安的目光对上,雷狮愣了两秒钟,看了半天楼下还站着自家的,这才确定自己面前围着围裙的“安迷修”不是个错觉。


平行安侧头看了一眼窗户外面的雷狮,侧头看一眼客厅说了句什么,回头给锅里的炖肉放了点葱丝,随后又加了一点牛奶提鲜,这才过来给雷狮开了窗户:“抱歉,忙着给他做夜宵。”


雷狮一个趔趄差点没掉下去,好在跟上来的安迷修扶住了他,两个人又对视一眼,表情无比扭曲地从窗户进了自己家。


他们进来的时候平行雷走进厨房,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没说话,只拣了筷子捞了块肉扔进嘴里:“——没熟。”


“才炖没多久,能不能消停点。”


平行雷闻言挑眉看向平行安,眼神在雷狮安迷修身上溜了一圈之后没说话,又夹了一块抬手一个电花打上去,抬了抬手伸到平行安鼻子底下:“试试看?”


平行安眉心几不可察地一皱,还是没直接张口,抬手缓缓接过筷子吃了上面的肉:“——还可以,但你总不能一块一块电。”


“说的也是,那就继续炖着吧。”平行雷摆了摆手晃悠回客厅。雷狮安迷修两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背影僵了两秒钟,第三次对视之后半晌雷狮艰难的开口:“我先去客厅,你……”


他指了指平行安,又指了指安迷修,给了他一个“自己意会一下我知道你懂我我现在不想说话”的眼神,走进了客厅。安迷修看着平行安,又看看他手底下的炖肉,咽了口唾沫开口:“你们这是……”


“我们在一起了。”平行安没什么表情,只是陈述事实一样的语气。安迷修顿时又一次僵住,随后一口气没上来咳得昏天黑地。


终于缓过劲之后他给自己顺了顺气:“你们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安迷修组织了一下语言,“回,回去了一趟?”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过来?”平行安给了他一个微妙的眼神。


安迷修做了个深呼吸,正正好儿闻见飘悠悠的香味儿。他眨眨眼灵光一现,试探性地开口:“那个,你们不会是因为……”他纠结了一下措辞,“……生存问题才?”


“……你怎么想也没什么错。”平行安侧头,“的确。”


安迷修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愧疚,他挠挠头,特别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我下次出去之前点好夜宵,你们,你们不用因为这个而……勉强自己的。”


“……啊?”


“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和我说我尽力,不,不用因为吃东西这种事情勉强自己,和,呃,就……不用因为这个和别人达成这种条件的!”


“……啊???”


平行安无比懵逼地看着愧疚的安迷修,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也是一种难懂的人。


-


“怎么,在这里装成个文艺青年吗?”


雷狮在客厅没找见人,走了两圈看见那熟悉的头巾在阳台上飘,于是他拎着他买的两打啤酒晃进了阳台。


平行雷听见这句话侧头施舍给他一个眼神,相当自然地就伸手捞了一瓶过来:“你怎么不问问我们为什么在一起?感天动地不是吗?”他给出了一个夸张的形容,指尖扣上易拉罐的拉环。


“得了吧,你瞒得过安迷修,瞒不过我。”雷狮哼笑,“按照他迟钝的样子,我打赌在我离开厨房之前他都没有意识到你们在一起了。”


“是吗?那可真是辛苦你了。”


“彼此彼此,总比装出来的友好和时时刻刻的防备轻松那么一点。”


“你这么觉得吗?”平行雷漫不经心地又开了一罐啤酒,“那么我想我大概也比只能有一个月的爱情来的好些。”


雷狮闻言危险地眯起眼,手指节压出淡淡的青白:“我猜你不想被我从这里扔下去。”


“嗤,你大可以试试看。”平行雷仰头让啤酒灌进喉咙,“且不提你我实力相差无几,你要是能把我送出去,我可真谢谢你。”


“我的嘴这么欠的吗?”


“彼此彼此。”


他们陷入一段沉默,只有一边的啤酒罐一个个的加,最终平行雷没头没脑地说了起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讲述着什么。


“你们相爱着,所以你们无法继续下去你们的合作关系。别用那种眼神看我,爱情也不过是合作的一种罢了,只不过你们交换获得的是情感而已——短期内还会自我增长,听上去很划算。”


“而我们之间没有情感这种可以影响理性的东西,所以我们的关系得以维持——它会的,我从不算错。”


“这会持续到他对我失去价值,而那一刻他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如果你们没有相爱。”


平行雷最终用这么一句话做结尾,雷狮看他片刻笑了起来,最后连眼泪都笑出来了眼角。他抬手晃了晃手里的啤酒瓶:“是的,如果我们没有相爱。不过不巧,我们走上了岔路。”


平行雷嗤笑一声,抬手举起杯子,略侧头带上一个挑衅意味的眼神:“那么不如让我们看看我们的酒量有没有走岔路吧。”


“怎么,不要你的爱心夜宵了吗?”


“谁管他,我打赌它明天还能吃。”


“那么——”雷狮举着瓶子和他手里的瓶子相撞,发出清脆的磕碰声。


“为什么不试试看?”


【tbc】


只写对话我可以让他们聊三天三夜!!!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1)
热度(1156)
©凛冬职业卖瓜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