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爱上莉爹的季节

国庆个志预售!!!




专注雷安,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一个一点儿也不走心的长评

感觉龙骑真是我甜文里的巅峰了(综合甜度和故事性)
这个长评我很喜欢(((o(*゚▽゚*)o)))谢谢啦!

躺尸的咸鱼智:

@凛冬季节 擅自打扰抱歉。
就当是甜党的垂死挣扎好了。也许过度解读抱歉。

首先请允许我吹一波冬哥。感谢您带来这么多美好的故事,感谢您带来这么好的他们。

至今仍未知道冬哥怎么后续改虐的我,坚持认为这是颗纯糖。

龙骑是我接触冬哥后看到的第二个故事,也是我迄今为止,印象最深、阅读次数最多的故事。不论哪一次,看到结尾,都会有种莫名的舒心。挥之不去。

糖咬碎了会有玻璃的质感,刀嚼碎了血里也有腥甜味。这是冬哥的原话——虽然并不是用来形容这篇的。

个人非常喜欢这句话,觉得这应该就是冬哥文章的特点总结吧,也是龙骑对我而言的印象。

很喜欢冬哥的文风,平铺直述却也带着难以言喻的魔力,是那种不一口气看到结尾就会好像吊着口气悬在胸口不上不下,心里仿佛用收回利爪的猫咪捕捉被温水泡软的吉利丁片一般又抓又挠,那是从心底的期待。

龙骑也是这么一个故事。

由大老板雷狮讲述、二老板安迷修承认的故事,一辈子都讲不腻的故事。

我得承认第一次见到这么清新脱俗的玩梗方法,欢乐的故事却硬生生的用童稚的语调读出了扎心的感觉。

回首一看皆是伏笔啊。

安哥真单蠢,或者说冬哥笔下的安哥一直是这副模样。他被人类的文化浸淫了多少年,一条恶龙硬生生地扭成了龙骑士。我想安哥一路金币被蒙,不仅仅在于龙的社会经验不足和素质教育跟不上,更重要的是,他的心很单蠢。所以他才会相信、愿意相信周遭一切。

雷狮找到安哥时我想他并没有丧失理智。而更像是不想波及的决绝。那是寻死的眼神。雷狮说。他从始至终都在想着守护,想着尽一位骑士的责任——而不是恶龙的劣根性。

雷狮给我的感受是随性,是张扬,是疯狂,绝对是神队友级别的人物。不服天,不服地,却为了一傻逼千里迢迢不负艰辛。是了,雷狮一直认为安哥傻,傻的冒泡。

【如果世界敢让你遍体鳞伤,我就砍掉他的翅膀!】

万支箭矢的千夫所指之下,两人拥吻。疯狂的浪漫,真的疯狂。柔软的逆鳞是倦怠的温柔。

看到最后,我相信艾比的达拉崩骑士与和安哥的相遇并不是刻意。那时的小公主还在最幸福的时光啊,她有弟弟帮她顶着责任与压力。她只需要担心防备着不被狡猾的恶龙抓走。所以她喜欢骑士呀,所以她能够记住达拉崩吧班得贝迪卜多比鲁翁这复杂拗口的名姓呀,因为这是有一天会来救她守护她的人啊。

但是小公主长大了,她不需要骑士了,她不需要再记住什么童话故事了。好吧好吧。我长点儿心。

当安哥问起时,艾比的眼神有着躲闪。我想她是忘不掉的,那毕竟是自己的梦啊。但是她现在是女王,女王不需要幻想,她只要铁血的手腕跟言听计从的走狗。所以她必须忘记,忘记柔情和软弱,忘记达拉崩骑士。

但她还是失败了——她哭得像个孩子。她的弟弟走了,骑士先生也离开了。

现在再回到我们的主角身上吧,我不清楚他们之间是怎样的悸动,也不知道哪是怎样的一种牵畔。但就像安哥所说,想得简单,这世界也就简单了。那就这样吧,我知道他们一般美好。这就够了。

我不是一个善于抠细节的人,但我想我应该能够理解到其中万分之一的感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35)
©凛冬爱上莉爹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