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职业卖瓜的季节

请不要在除我这里以外的任何地方刷蝴蝶海!!!!

十八线童话写手,看文请搜索tag冰原小屋。

产雷安大于瑞金,啥都推。


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联动文】当雷安遇上安雷,这是怎样令人窒息的操作(3)

补上世界观:本文属于联动文,有一对雷安,一对安雷

雷安来自我家2b崽,安雷来自无光家装逼崽

原名雷安(两个b),平行安雷(AO)

 上一篇

 

#给我一支烟的时间#

 

十分钟前,平行雷抽开了抽屉,里面躺着一个墨绿的小盒子。

 

“薄荷烟?”平行雷挑挑眉,眼底闪过一丝复杂,“我以为姑娘才喜欢抽这个。”

 

“爱抽不抽。”雷狮翻着手上的书,头都懒得抬,“要是不满你找我家那位去,我猜他一定乐意为你这个Omega服务。”

 

雷狮特别重读了Omega这个词,脸上的表情却是漫不经心,就仿佛他语气后的挑衅并不存在。平行雷的眉毛挑了三挑后还是压了下去——他深知自己是多么恶劣的家伙,跟这种事计较只会让后者得到满足。但也许是出于某种诡秘的心理,他依然点起了那根跟他信息素味一模一样的烟,也就在这时,他又听见了雷狮的声音。

 

“即使是你就是我,我在我们这里的世界观里也很难想象到一个Omega可以排到大赛第四的位置。”雷狮合上书,那双紫色的眼里有平行雷熟悉的惹人讨厌的光。

 

“你什么意思?”

 

“你就是我,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过了几秒后,平行雷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我也想揍你很久了。”

 

两个雷狮就这样纠缠在一起——当然不可能下死手,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进行激烈的肢体接触。这是真正的棋逢对手,他们在体能,脑力,动作习惯上都如此接近,而最有挑战性的战斗也莫过于与自己战斗了。

 

最后平行雷将雷狮压在了地上,而雷狮也几乎在同一时刻伸手卡住了他的脖子。

 

“我刚刚捏碎了你的喉骨,你已经死了。”

 

“是吗?可在0.01秒前,我抹掉了你的脖子。”

他们对视着,都在对方眼里捕捉到了兴奋的光。跟自己战斗对于海盗头子而言是一件新奇而刺激的事——一个真的值得全力以赴的对手,一个了解你的行为模式和思维习惯的敌人——这值得让他们完全投入,好好享受这难得的游戏。

 

然而也坏在过于投入了,于是当门打开,安迷修的声音磕磕绊绊地传来时,平行雷清楚地看到,自己身下的雷狮脸上表情僵硬的整个过程。

 

“安迷修,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我其实什么都没想。”

 

安迷修一把关上了门。

 

他面无表情地对平行安说:“我想静静……谢谢你不会问我静静是谁。”

 

#解释就是掩饰#

 

十分钟后,四人在客厅里结束了一次小型的家庭会议。

 

“事情就是这样的。”雷狮一脸“我对天发誓”,“我跟他是清白的,我们只是想单纯地干一架。”

 

“干一架?”安迷修稍稍松开的眉头又皱起来了,“雷狮,平行世界的雷狮是个Omega,虽然我不指望你跟我一样尊重女士和Omega,但是起码的,你作为主人,能别耍小孩子脾气吗?”

 

平行雷神色一冷:“什么叫女士和Omega?Omega吃你家大米了?”

 

雷狮眼睛一横:“你凶他干什么!而且你不就是在吃我家大米吗?”

 

安迷修正想为自己刚刚欠妥的言论道歉,一听雷狮的声音顿时气打不从一处:“都说了雷狮,别对客人这么没礼貌!”

 

“我靠!安迷修你个傻b你的胳膊能不能别老是往外拐?我可是在帮你说话!”

 

“谢谢了,我有嘴用不着你帮我……”

 

“各位,各位,请冷静!”平行安站起身,他无奈地望了望周遭火气味极重的三人,“我们先歇歇,十分钟后再谈好吗?”

 

“不用十分钟。”安迷修突然说,“我已经冷静了。”

 

他的眼神真的很冷静,可是他接下来说的话让雷狮觉得他已经疯了。

 

“雷狮,我决定重新分房。”安迷修顿了顿,“我和平行世界的雷狮先生睡,你和平行世界的安迷修先生一起睡。”

 

“我想了想,把你和一个O放在一起,并不比把一个O和一个A 放在一起好多少。”

 

#七月是你的挣扎#

 

“不行!绝对不行!”雷狮愣了几秒,表情变得狰狞。他再也顾不上什么,大步踏到安迷修身前,两手按住安迷修的肩,“那家伙坏得很,鬼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

 

安迷修尝试着掰开雷狮的手,无果后,他抬起头,坚定地望向自己的恋人:“你也知道自己坏得很啊。我真是糊涂,居然会把你们两个定时炸弹摆在一起。这房间必须换,不然我怕你们待会把房子给拆了。”

 

雷狮决定继续挣扎:“你不是挺在意别人的意见的吗?那你问过平行雷狮先生的想法?我打赌他肯定不想……”

 

“不,我乐意至极。”在雷狮震惊的目光中,平行雷送给了他一个“我就是要让你不爽”的眼神,“跟这个世界的安迷修先生在一起住,我没意见。”

 

平行安也轻轻咳嗽一声:“的确照这么看是最好的安排了,我也没有意见。”

 

安迷修拍手:“那么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就这样交换室友……”

 

“我有意见!”雷狮突然道,他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非常决绝。

 

“安迷修,”雷狮带上了老奶奶讲故事的恐吓语气,“那个平行世界的你是个A,是个A啊!”

 

“所以?”

 

雷狮深吸一口气,决定拼了:“就算你不担心身为O的我会对你做什么,但是你就不怕那个A对我做出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吗?”

 

语惊四座。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爱情不仅可以让人变蠢,还能把人变得不要脸。

 

正在喝水的平行安呛得咳嗽起来。

 

平行雷默默地捂住额头,他长这么大第一次为自己感到耻辱。

 

而安迷修的反应呢?

 

腰伤严重的安迷修对此只想说一个字。

 

“呵。”

 

TBC

 

我流雷总就是一个该不要脸时就不要脸的狠角色(。)他最后说的话其实是示弱好让安哥回心转意,然而安哥信得过自己的节操,也太了解这货的料性了,sad。

 

 @无光破晓 我觉得对手戏什么的我媳妇写的比较好。交给她了,争取下下次开始助攻(w)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2)
热度(2462)
©凛冬职业卖瓜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