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职业卖瓜的季节

请不要在除我这里以外的任何地方刷蝴蝶海!!!!

十八线童话写手,看文请搜索tag冰原小屋。

产雷安大于瑞金,啥都推。


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联动文】当安雷遇到雷安,这是怎样一种令人窒息的操作[2]

我的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媳妇你太棒了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篇  下一篇

第二张!助攻交给我!哈哈哈哈哈哈!我家安哥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

无光破晓:

第二章
标题真是长……
cp双向都有就不圈了
圈圈凛冬吧 @凛冬季节 
啊世界观设定是凛冬家雷安假的2b(双b,安迷修装a雷狮装o)和我家的安雷装B遭雷劈(AO,安迷修a装B雷狮o装B)
umm,平行安雷,原名雷安。
就这样

    

-

    

-

    

“我猜你晚上不打呼噜,我睡得浅。”

    

雷狮慢悠悠地铺着床,一点一点将床单抚展,尽管它一会就会被坐皱。

    

比如说现在。

    

平行雷坐在床头翘着二郎腿,合着眼看上去心情甚是烦躁。听到问话他掀起眼皮给了雷狮一份带着你怕不是个傻子吧的目光:“你开什么玩笑,我打不打呼噜你自己最清楚。”

    

“平行世界的差异性,比如说第二性征。”雷狮摊了摊手不置可否。平行雷闻言扬起半边眉梢,他看了看床单,起身把最后这一角铺平展:“目前,至少在洁净要求上我们很相似。”

    

“很好,看来我不必为今晚和我同床共枕者的卫生问题而担忧。”

    

“别说的好像我们很亲密一样。”

    

“wow,我们不应该是同一个人吗。”

    

“所以我们清楚彼此是个什么样的人,收收你的劣根性,在我身上没用。”

    

“那么我现在可以相信你就是另一个我——应该没什么人能让我感到如此的不爽。”

    

“承让。”平行雷漫不经心地抻抻胳膊,“你们这里没有个嘉德罗斯吗?”

    

“刚刚不是听见了吗?Alpha男性,排名第一。”雷狮扬眉,“那倒的确是个绊脚石,不过很快就不一定了。”

    

“你才打算对他出手吗?”平行雷站起来将窗帘抖的平展,“我的认知里那是个Beta,前三名全是Beta。”

    

“你们那儿的Alpha怕不都是废物吧。”

    

“谁知道,不过多数都是弱鸡。知道我是个Omega之后像一群不知死活的老鼠一样妄图利用这个杀了我。”平行雷嗤笑一声,“他们以为我站在第四的位置上是凭的什么。”

    

“脸,屁股,还有腿。他们脑子里只有这些东西,所以杀了真是一点不浪费。”

    

平行雷挂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没再说什么,雷狮见状没接话,只接着给他找寻东西:“新牙刷在浴室,早上奉劝你起早点,安迷修占地方有时候会很磨叽。啊,对了——”他的视线触及到一边的AO香水,侧过头看着平行雷,“刚刚看你似乎对这东西没什么反应。他们说安迷修身上的味道不轻。”

    

平行雷稍微顿了一下,他调整了一下视线的焦点,继续他的动作:“被标记的Omega对于普通的信息素和高等Alpha香水反应不会太大。”他抬起头的时候没什么表情,语气淡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雷狮的眼睛缓缓撑大,隔了几秒他开口:“我记得你刚才说和安迷修——我是说你们那里的,你好像说一辈子都不和他在一起。”

    

“自然。他迟早会死在我手上。”

    

“然后你就让他标记了你?你可别和我说是做的时候没戴套。”雷狮把这个平行世界的自己从头到脚过了一遍,“或者说是别的什么人?我猜这不是个正解。”

    

“他标记的我。”平行雷回看他的眼神里带着他最熟悉的危险感,“但我要杀他和这个没多大关系。”

    

雷狮清楚那不是什么装出来的表面功夫,那种眼神他用来看过无数个人,而他们通常都没什么好下场——他面前的雷狮是真的想将他那里的安迷修置于死地。

    

“我说过,他迟早会死。我不在乎他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死亡,死在我手上会让我觉得比较痛快,但我无所谓。”平行雷扭头抬手系紧他的头巾,侧头回来的时候还是那副轻描淡写的模样,“所以我说过了。”

    

“别拿你们的世界观往我们身上套。我们之间不会有爱情,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是吗?”雷狮闻言没做出什么评价,只是抬手指了指柜子,“那里有烟,第二个抽屉。”

    

“你不来一根吗。”

    

“不了。他不怎么喜欢我抽烟。”

    

“嗤,他禁止?”

    

“不,但是既然在一起了,做点什么改变也没什么不好。”

    

-

    

“呃,请问……你为什么离我那么远。”

    

安迷修有点尴尬地看着坐在房间另一头的平行安,咽了咽口水。平行安礼貌地笑了笑,摆摆手:“你身上的Alpha信息素味道有点浓,Alpha间会排斥对方的信息素,正常的生理现象。”

    

“原来是这样。”安迷修挠挠头,“倒是我误会了,我一会洗个澡,换个衣服应该会好些。”

    

“没关系,我没太在意。”

    

平行安点点头。等到安迷修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收拾好了房间,正坐在桌子边上看书。听他出来平行安不太好意思的笑一下:“抱歉,擅自动了你的藏书,我只是好奇你们这个世界的作品。”

    

“并没什么关系。”安迷修坐在一边,“你喜欢他的作品吗?”

    

“就这本书而言,是的。”平行安小心地翻动书页,“我大致浏览了一下这本书,很合我的胃口。”

    

“如果你想,走的时候可以带走它——如果可以的话。”

    

“那真是太——”平行安的话音还没落,就有一张相纸从书里掉了出来,他将它捡起来,放在桌子上。

    

那是雷狮和安迷修的一张合照,安迷修都快不记得这是在什么地方拍的了,苦思冥想半天才想起来,这是刚在一起那会拍的,是在凹凸星上。

    

“看得出来,你们很幸福。”平行安将照片夹回原处,“看上去真不错。”

    

“……事实上我很好奇。”安迷修闻言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问道,“你和他的关系是……”

    

“敌人,毫无疑问。”平行安侧过头,“如果你非要加上一条,那就是已标记的AO关系。”

    

“什么?我标记了雷——啊,别在意,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单纯的为这件事情感到惊讶。”

    

“可能是因为我们的信息素不怎么好辨识。”

    

“……我是个Beta,闻不到。”

    

“诶。”平行安眨了眨眼,“啊——抱歉,我对于这方面接受力不大强,总是会忘一些既定的事情。喔,原来我还可以做一个Beta,被当做Beta看待的日子的确过得很舒坦。”

    

“是的,我没觉得这个性别有什么不好,很方便。”安迷修起身打算给他倒杯水,“不受信息素影响,也没有热潮期,很自在。”

    

“说的也是。”

    

“说起来我记得他说……你们不是爱人关系。是吵架了吗?”

    

“啊……啊,请别加茶,我暂时喝不了。”平行安接过他递过来的白开水,喝了一口,接着说,“我们并不是爱人关系。”

    

“可你们不是已经……完成了标记吗?”

    

“是。但那是个意外,我会对此负责。”

    

“所以你现在接近他……仅仅是为了负责?”

    

“你的眼神为什么那么惊讶?”平行安将水杯放在桌子上,“我们的标记是个意外,我以为你应该能明白,负责是我必须履行的。”

    

“可这并不是……我是说,雷狮他也许……并不希望你这样对待他?”

    

“这是他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不会为了他而改变我的信仰。”

    

“可是和一个人相处,必然就会在一些细微的地方有所改变,不是吗?”

    

平行安看着安迷修澄澈的熟悉眸子愣了一下,而后他轻轻的笑了了起来。他伸手将之前那本书放回原处,坐回凳子上:“我们是不一样的,你能明白吗?”

    

“你说得对,和一个人相处,更甚者说是爱一个人,这的确需要一定程度或多或少的改变,不过很遗憾——”

    

“我并不爱他。”

    

安迷修愣在原地,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眨着眼:“……或许需要一个开始?”

    

“……或许我该举个例子。”

    

“如果有一天,你被仇家追杀了,穷途末路负伤累累,如果这个时候,雷狮出现了,你觉得他会是来做什么的?”

    

“以前说不准,不过就目前来看,我死了的话没人给他做饭了。——好吧,我想他应该是来支援我的。”

    

“这就对了。”平行安侧过身,左肘支着桌子,“生死关头,不出意外,他一定是和你站在同一方,但我们不是。”

    

“哪怕是我真的死在那里,他也不在乎。如果他过来我毫不怀疑他会是来给我最后一刀的那个。”

    

“没有别的原因,因为如果在实力对等,我有机会杀了他的话,我一样会毫不犹豫的下手。”

    

“就算我们都在同一片战场上受了重伤,只要我们起来的第一件事不是远离彼此,那么下一秒必然是刀剑相向。”

    

“因为我们根本不相爱,连基础的友谊都没有存在过。”

    

平行安直直地看着安迷修,仍旧是那副笑容。安迷修从里面读不出半点犹疑或者是别的什么,只有单纯的笑。

    

“你们能够相爱的确令人感叹,如果我和雷狮的未来会和你们一样的话,我一定很期待。”

    

“……这种事情也没什么注定与否,只是我一己私心。”安迷修将书桌整理了一下,“只不过是看到你和他之间……嗯?”

    

安迷修突然停下,皱着眉头嗅了嗅周围:“怎么一股薄荷烟味……大晚上的雷狮抽什么烟。”

    

“或许就是因为晚……等等,薄荷烟?”平行安说到一半脸色大变,起身向着两个雷狮房间的方向走。

    

“怎么了吗?”

    

“……雷狮的信息素味道就是薄荷烟,我闻到了。如果连你也闻得到的话,我想可能情况有些糟。”

    

“那雷狮——我是说我们这边那个,他应该会叫我才对啊。”

    

“谁知道。”平行安抬起手敲敲门,里面顿时又是一阵响动,却并没有人来开门。安迷修想了想也觉得情况紧急,拿了备用钥匙开门一推:“雷狮你——”

    

映入眼帘的是相当杂乱的房间。衣服和被单在地上胡乱散落,周围的东西也零零碎碎掉了一地。而中间空地的最中央,两个衣冠不整的雷狮——分不清谁是谁,只知道是一个压着另一个,另一个从后面扣着前一个的脖子,姿势暧昧的要命。

    

安迷修脸色变了三变,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最终他磕磕巴巴地开口。

    

“雷,雷狮,你连你自己都不放过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1)
热度(2590)
©凛冬职业卖瓜的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