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季节

看文请搜索tag冰原小屋 里面有个人作品归档 国庆个志预售!!!

不混圈,专注雷安,也许掉落瑞金

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雷狮为了安迷修的宝莉连人都不做了

谁先产粮谁是攻! @无光破晓 嘿媳妇!这是我产的最无差的雷安了!为了你我还特别地写了一段嘉瑞!  当你的聘礼了!!感动吗?!幸福吗?你的老公是不是很好?

顺便开头亲亲我家灰爹,你最好了最好了最好了

这是一段失败的相声,喜欢随缘呀

 

>>

 

雷师孤身从寒冰湖赶到大厅时,大厅墙上挂着的指针刚刚指到八这个数字。

 

他大步跨到兑换系统前,然后输入了”小马宝莉“四个字。

 

”对不起,您所需的商品已断货。”好听的女声响起,雷狮差点一锤子砸了眼前这机器。

 

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这种无用还扣积分的事他是不会做的。雷狮冷静了几秒后,捞起了一个正脚底抹油准备开溜的小裁判球。

 

“我问你。”他紫色的眼里逼出冰冷的光,“这小马宝莉,下午五点前能进货吗?”

 

“不……不行啊雷狮大人……”小裁判球抖成了筛子,“那个……那个这个东西没什么人买……根本……”

雷狮面无表情地加大手里的力道。

 

小裁判球绝望到哭出机油:“哇!雷狮大人饶命啊!这种事真的只有丹尼尔大人才能决定啊……丹尼尔大人最好了!”

 

“有道理,丹尼尔他人呢?”

 

“他……他最近公务挺忙的不在这里啊!”

 

“公务很忙对吧……”雷狮若有所思,他提起小裁判球,盯着后者黑色的电子眼,突然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那就麻烦你给我报个信吧。”

 

妈呀,为什么他笑起来这么……这么好看啊。小裁判球感觉自己的心错误地噗通了一声。它下意识地疯狂点头。

 

然后下一秒,它就听见雷狮带着笑意的声音。

 

“你就……你就对他说,凹凸大厅被我砸了。”

 

 

 

>>

 

十分钟后,到达拆迁现场的丹尼尔觉得自己的头又大了一圈。

 

“积分随便扣,你就直接告诉我,小马宝莉的货,我要怎么在下午五点前搞到手?”

 

丹尼尔默默地扫视一圈狼藉的现场,又看了一眼扛着锤子一脸有钱任性的雷狮,决定好好地敲诈一笔。

 

不过小马宝莉这个事嘛……他斟酌了一会儿:“积分系统里的物品都是神使敲定的,换不到东西是没办法的事。”

 

雷狮盯着丹尼尔,他知道还有下文。

 

“当然,神使大人是开明的,他们愿意给每一个心诚参赛选手机会。”丹尼尔微微一笑,“只要你愿意付出代价。”

 

雷狮皱眉:“你能别卖关子了吗?”

 

“为我们打工一天。”

 

雷狮毫不犹豫:“好。”

 

“不不,我还没说完。”丹尼尔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你不仅要为我们打工一天,你还必须是以小裁判球的身份为我们打工一天。”

 

“好……你说什么??”

话音刚落,雷狮便看见一道白光闪过,那只比他高半根头发的丹尼尔现在看起来比他高了十个头。

 

雷狮忍不住爆了粗口:“哇靠?”

 

然后,他惊恐地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雷球:“哇!丹尼尔大人最好了!”

 

>>

 

 

“欢迎参赛者雷狮进入小裁判球系统,现在我将为您详细讲解规则。”

 

“您接下来的任务为积分制,小马宝莉积分值共2500分,预计完成时间六小时。”

 

“积分规则如下,从今日零点开始计时,搬运文件30分,打扫卫生30分,照料病人400分,维持秩序400分,帮助回收元力600分,提高回收效率1000分……”

 

“系统将自动分配任务,当积分达标或小裁判球机体毁灭性损坏时,计分结束,您将回归原体。”

 

 

“特别注意,小裁判球语言系统是世界上最友善的系统,一切带有辱骂性,攻击性,不和谐性的词句都会被自动修正。”

 

“祝您使用愉快。”

 

雷狮:……

 

雷球:“哇!丹尼尔大人最好了!”

 

 

>>

 

雷球的第一个任务是搬运文件。

 

搬运文件是一件令人窒息的任务——以雷狮如今的身高来看,那桌上一叠叠的文件就是泰山压顶的窒息了。

 

“那就麻烦你了。”丹尼尔带着和蔼的微笑,把一叠至少半米高的文件丢在四十厘米雷球的小短手上。

 

什么叫灭顶之灾,这就叫灭顶之灾。

 

“这叠送去给秘书处,这叠一会儿送去给神使大人过目,这叠送去给医院的病人……”

 

这不仅仅是灭顶之灾,这还是反复灭顶之灾。

 

雷球沉默了三秒:“……丹尼尔大人您最好了!”

 

丹尼尔笑得温柔:“雷狮选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那就请欣然接受吧。”

 

他开始教导新球:“前几天,也有一个参赛选手可是帮我们打了五天的工,昨天才把积分给积满,那真是一个懂礼貌的孩子啊,我相信他每一句话都是……”

 

他没说完,眼前的小裁判球已经不见了。

 

丹尼尔愣了愣。他想起那这几天发生的事,颇有些感慨:“真有意思,没想到这么积极啊。”

 

“这两个参赛选手之间的感情真是奇妙啊……”

 

>>

 

雷球搬完文件,时针和分针重合在十二点,此时他的积分是300分。

 

搬文件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好在他的下一个任务是在医院里照顾一个伤员一段时间,

 

医院算是凹凸大赛唯一的净土了,这里严禁参赛者互相殴打,也严禁除伤员以外的参赛者进入,是一个避难的绝佳场所——就是耗费的积分也稍微高一些。

 

但是这也有一个弊端,医院里都是伤员,笑声很少,哀嚎很多,长期待下去难免负能量。于是积分充裕的伤员们可以选择预定小裁判球上门尬聊的服务,给自己索然无味的住院生活添一点尬意。

 

雷狮被一个叫安莉洁的伤员预定了,雷狮记得这妞是大赛第十还是第九,移动积分大礼包,举重群攻好目标,能躺在这里而不是躺在回收站里,也说明她大赛第九的实力。

 

 

不过她怎么躺进来的并不关雷狮的事,她的实力在雷狮看来也不值一提,能躺在这里不过是因为他们雷狮海贼团没把她放在狩猎名单上罢了。而作为一个成年人,雷狮要专注地工作,即使心里有再多不满,但他为了小马宝莉,也一定要努力给眼前的这位带来欢乐。

 

安莉洁一上来就问了个致命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啊?”

 

雷狮心想:“我把名字说出来还不得吓死你?”

 

然而他还没开口,系统已经先他一步做出抉择。

 

雷球:“安莉洁小姐好!我叫大狮球!”

雷球:……

雷球:“哇!丹尼尔大人最好了!”

 

>>

 

安莉洁愣了愣,笑得有些失落:“原来不是骑士球啊,我还以为今天它也会来呢。”

 

她挥挥手:“算了啦,既然不是骑士球,我就不要啦。你走吧,积分我还是会付的。”她想了想,“我比较喜欢温柔的球球。”

 

三分钟后,雷狮的积分变成了九百。这积分实在太好赚了,雷狮理应感到欣慰,然而他的心里却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骑士球?”医院苍白的高墙前,小小的裁判球呢喃着,机械的电子音散落在低低的风声中。

 

>>

 

雷狮的第三个任务,是回收元力。

 

他拖着圆滚滚的身体跑到一处草丛中,草丛前有一具尸体,尸体上趴着一个女人,她低着头一动不动,黑色的头发散在那具尸体毫无起伏的胸膛。

 

雷狮忍不住小窗身边的另一个裁判球:“这是死了两?”

 

另一个裁判球有些吃惊:“哟,兄弟你也是参赛选手?”

 

这个裁判球系统唯一还人性的地方那就是裁判球与裁判球之间的小窗交流是没有语言限制,不会出现“丹尼尔大人最好了”这样的洗脑魔音。

 

雷狮没有回答旁边的裁判球,因为他觉得这是句废话。他盯了眼前的尸体一会儿,惋惜道:“女人没死,积分没办法收双倍了。”

 

“哇靠,兄弟你有没有人性啊?”旁边的裁判球忍不住吐槽。半晌后,他的声音带了点怜悯:“这女人也够可怜的,我在这里盯了几个小时了,她都没有动过,看来是真心碎啊。”

 

“可惜十二个小时快到了,一到,这尸体就会自己分解啊,留不住啊。”

 

可怜?可怜什么?雷狮在心底冷冷地笑着。

 

那男人尸体上除了从背到肺那一刀外没什么其他的致命伤了,一看就是被人偷袭一击致命。而现在现场,恰巧有一把长刀也落在他手边不远处,恰巧的,跟那伤口尺寸还挺匹配。

 

这把刀当然不可能是男人自己的刀,也没有参赛选手会蠢到偷袭别人后把元力武器给落下的。那这把刀的主人是谁,不是不言而喻吗?

 

雷狮最鄙视的就是眼前这不够干脆利落的家伙。凹凸大赛就是那么残酷的,你抛弃爱人选择往上爬是无可厚非的。可是你杀就杀吧,杀了以后在这里搂着尸体伤心欲绝又是为了什么?让自己的良心好受一些吗?

 

虚伪,真是虚伪。

 

他想笑,但是笑裁判球并没有笑的功能。于是他不仅笑不出,还觉得自己的电子眼有些干。

 

男人的尸体慢慢变得透明,他已经死亡了十二个小时,已经到了分解的时候了。雷狮打开回收盒,吸收着那些飘散在空中的元力。女人的身体失去了支撑,一下气跌落在地上。

 

她把脸埋在地上,至始至终没有再抬起来。

 

雷狮走时,她依然维持着这个动作,像一条被抽了骨头的死狗,再也无法打直脊梁。

 

>>

 

吸收元力耗费的时间有比预计时间长,雷狮回到大厅已经是下午两点。雷狮心情变得有些烦躁,也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阵嘈杂声。雷狮下意识望了一眼被人群包围的公告屏幕,上面的信息让他的大脑空了几秒。

 

“大赛第二,格瑞死亡。”

 

格瑞?即使是他也有些吃惊了。格瑞是整场大赛中唯一一个能正面抗衡嘉德罗斯的人,他本来还在跟卡米尔合计怎么让那两个家伙自相残杀,他们海贼团坐收渔翁之利……怎么,如今就没了一个?

 

“嘉德罗斯干的吧?”

“听说是中了鬼狐的奸计呀?”

“不过总是一个好消息……他死了,我们的排位不是要升几位?”

 

如同一盆冷水淋头而下,原本吵吵嚷嚷的大厅突然变得安静,因为一个金色的人影走进了大厅。参赛选手们对望了几秒,默契地向后散去。因为进来的人是嘉德罗斯,他是一轮炽热的太阳,人们向往太阳,也恐惧着那炽烈的光芒,所以只能远远观望,不敢与之比肩。

 

出于理智的判断,雷狮决定回避这个明显低气压的九岁,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居然在原地停留了两三秒。而也就是这几秒,造成了一个他预料之外的坏结果。

 

“喂,”他听见一个声音在他头顶响起,下一秒,他被人提起来。雷狮抬头,对上了一双流转着冷光的眼睛。

 

太阳会觉得冷吗?

 

“我问你,”嘉德罗斯的声音摸不出情绪,“这牛奶公仔,今晚零点前能进货吗?”

 

>>

 

雷狮从没想到自己能比大赛最矮从头到脚提起来。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雷狮:“你先把本大爷放下了,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这小兔崽子的。”

 

雷球:“……不……不行啊嘉德罗斯大人……这东西断货了啊……只有丹尼尔大人才能决定啊……”

 

雷狮:……

 

雷球:“……丹尼尔大人最好了!”

>>

 

“丹尼尔?”嘉德罗斯眯起危险的双眼,“那么你就去给他传个信,告诉他五分钟他没赶来,我就拆掉他的大厅。”

 

他突然不经意间看向雷狮的电子眼,眉头不由地皱紧:“你这是什么眼神?”

 

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这个小裁判球会让自己感到一丝不快。但是嘉德罗斯也不想思考那么多,他现在心情很糟糕,让他感到不快的东西只要碾碎就可以了。

 

“我改变主意了。”嘉德罗斯冷漠地说,“只要砸掉大厅,他自己自然会过来。”

 

“至于你,你让我不高兴了,那就死吧。”

 

雷狮是一个狠角色,能抛弃皇位去当风险极大的海盗的人,对生死的觉悟怎么能不高?死亡威胁对他来说跟风吹耳朵差不了多少。而且他现在在裁判球里,机体毁坏了也就是回归原体,没什么损失……

 

等等机体损坏?

 

——“系统将自动分配任务,当积分达标或小裁判球机体毁灭性损坏时,计分结束,您将回归原体。”

 

机体损坏意味着计数结束?他的积分还差九百才能到小马宝莉,那么如果此时结束他是不是再也没有机会拿到宝莉了?

 

“哟,终于害怕了?”也就在这时,他听见嘉德罗斯冰冷的声音。

 

“可惜,晚了。”

 

爆炸声响起,雷狮看见一阵白光闪过自己的视野,一个女声也在他脑海里回荡,令人痛恶。

 

“积分统计完毕,共1600,未能达到预估值。”

“雷狮选手,希望您心情愉快。”

 

>>

天空往下堕落了几十公分,世界又变得矮小起来。

 

雷狮愣愣地站在原地,他低头望着自己变回原样的手,面色突然变得苍白。

 

“非常抱歉,雷狮选手,”丹尼尔的声音里满是惋惜,“虽然不是你的过错,但是我得遗憾地通知你,你的任务失败。”

 

“积分不足,你无法兑换到小马宝莉了。”

 

“等一等。”雷狮抬起头,他的眼神变得平静,“你们的积分算错了。”

 

“哦,说来听听?”

 

“我记得很清楚,这次的积分是以零点开始计时对吧,也就是说,在我成为小裁判球之前的那段时间,我做的事也该算在内。”

 

丹尼尔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嗯,的确是这样。”

 

“里面有一条,帮助提高回收元力速率,积分奖励是一千。”

 

“……嗯,是的。”

 

“那么,击杀参赛选手,算是提高回收元力速率吧?”

 

“没错。”

 

“那么很好。”雷狮望着丹尼尔,声音摸不出任何情绪。

 

他只是平淡地,阐述一个事实:“今早,大概是六点,我击杀一个参赛选手。”

 

他顿了顿:“他叫安迷修,你可以去确认一下。”

 

狮子是群居动物,尤其是狮王,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大批属下,跟孤独这种玩意八辈子打不上关系。

 

但是这一刻,丹尼尔看着眼前男人的眼神,不知为何便联想到一匹雨中的孤狼。

 

 

尾声

 

雷狮抱着宝莉赶回寒冰湖时,安迷修的尸体还新鲜着。

 

围在一旁守着的佩利一见到他,立马一脸兴奋地跳起来。

 

“老大,老大!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佩利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喜悦,“你走以后不久,大赛方把我们船还给我们了!这样我们的胜算就大了……帕洛斯,你干嘛打我??”

 

——“有个参赛选手做了五天的任务,昨天才积满积分……”

——“呀,不是骑士球先生啊……”

 

雷狮看着在地上睡得死死的安迷修,像是要从他脸上揪出什么答案似的。

 

骑士的脸干干净净的,并没有什么字突然浮现在上面。看着看着,雷狮有些心累,他挥挥手:“你们先退下,我跟他呆一会儿。”

 

一脸不解的佩利被帕洛斯扯着辫子拖走了,卡米尔担忧地望了雷狮一眼,还是什么也没说。

 

现在冰湖上只剩下他和安迷修了。安迷修睡得可孩子气了,蜷缩着身子,抿着嘴,表情安详,就跟以前每一个错误的夜晚后,雷狮睁眼时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安迷修身上斑驳的血迹,雷狮都想像往常一样,一脚过去把他踹醒了。

 

但是这次他终于温柔了一回。他弯下腰,把宝莉塞进骑士的手里,然后在他旁边坐下。冰湖的寒气从脚底投到心口,但是雷狮不在意,因为再冷也冷不过安迷修的体温了。

 

一片寒冷的沉默。

 

下午六点时,安迷修的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

 

也就在这时,雷狮开口了。

 

不是什么温情的告别,只是一声疲惫的叹息。

 

“安迷修,我想我会忘了你。”

 

END

 

这篇文从一开头就在埋伏笔了! 


介于一些问题,这次的虐点对于闷骚的人更好懂。

如果你爱上一个不应该爱的人,你大概就能明白为什么雷狮要在安迷修死后才买马,而安哥又为什么要在决战前偷偷为雷狮赎回他的船。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82)
热度(3322)
©凛冬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