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季节

看文请搜索tag冰原小屋 里面有个人作品归档 国庆个志预售!!!

不混圈,专注雷安,也许掉落瑞金

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蝴蝶海】世界充满恶意,但你值得幸福。

说好的蝴蝶海he

大早被虐,我得给自己补糖。

求你们去刷莉爹手书我求你们了呜呜呜呜!

前文【假的手书】蝴蝶海:http://aabaf.lofter.com/post/1e910477_108764aa

前面翻一点就有了。

开始吧,段子体。

01【我要告诉你个秘密】


多少年后,蝴蝶湾又来了一个旧的引路人。 对,旧的。
嘉德一:“我靠,你不是散魂了吗?”
安小五:“唔,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是创世神的关系户。”

嘉德一:“什么?你从来没提过??!”

安小五:“再告诉你个秘密,我也是散魂后才想起来的。”


02【那一天,安哥又想起被雷狮被回收支配的恐惧】


“嗨,亲爱的孩子,我们又见面了。”


被散魂后的安小五,本来还很糊涂,可当他看见那个熟悉的发光团时,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妈的还不如失忆呢。


 安小五:雷狮都死了求您放过他好吗?


03【所有人都得到了幸福】


 “然后我就被派去做任务了。”


“什么任务?”


“唔,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安迷修开始回忆,“反正就是在各个世界线各个时间线奉命行事。”

“在第一个世界,我救了一只猫头鹰。”
“在第二个世界,我治好了一个公主的弟弟的病。”
“第三个世界里,我偷走了一把手枪。”
“在第四个世界里,我把一个翻墙逃跑的皇子给砸晕丢回去了。”


“都是些挺莫名其妙的任务。”安迷修回忆完毕,“创世神真是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干了一些天大的好事……” 嘉德一沉默一会儿,这么总结。


 04【除了你】

“其实我还有个任务,估计一会儿就得被传送走了。”

他 又问:“对了,最近有发生什么事吗?”

 “哦,你走后来了个引路人,名字跟你很像,叫雷小四。”
“从来不听吩咐,旷工去找什么蝴蝶,我都怀疑他生前是生物学家了。”


“喂喂,你在听我讲话吗?”


“在听啊。”安小五回道,他的身体开始发光,“你再给我多讲讲他呗。”

“算了吧,你一会还要回来吧,到时候你们见面聊不就得了。”

安小五愣了愣,笑了:“也是。”

也是,人活了这么久,总会遇到点遗憾。 


05【我来自你不会邂逅的未来】

创世神的最后一个任务,是自选任务。

从各个时间线各个世界线,自己选择的任务。

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

安小五再次睁开眼时,就看见那个男人。 他很痛苦地咳嗽着,有花瓣从他嘴里涌出。


安小五想,恶党哇恶党,你还真是狼狈呀。

他又得意洋洋地想,你又要欠我一条命啦。 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这不恰当,因为他没有脚——那就蹑手蹑脚地飞过去吧——这也不恰当,因为他没有脚。

不过不管怎样,他在那个男人苍白的唇上着陆了。

紫色的眼睛猛地睁大了。



雷小四说,他在找一只蝴蝶,他忘记了它的颜色,但是只要见到了,他就能叫出他的名字。

现在,他可找到他了。


 “……安迷修?”

06【欢迎回来,安小五。】

安小五再次出现在嘉德一面前时,嘉德一一脸崩溃。

“你到底干了什么?刚刚雷小四突然就不见了,我的手链也不见了……”他的表情变得迷茫,“等等,我在说什么,谁是雷小四?什么手链?”

“你可能睡糊涂了吧。”安迷修说,那些记忆也在他脑海里如雾气一般散去。

他愣了很久:“嘉德一,你这个架势,今天是要帮我拉人吗?”

世界被修正了。大赛第二的雷狮的花吐莫名其妙地痊愈了,然后毫无疑问地夺下了凹凸大赛的冠军。

所以安小五并没有遭遇那个致命的选择。他依然每夜失眠,抱着宝莉看着紫色的月亮,等着清晨载着鲸鱼的歌声来到窗前。

“雷狮啊……”他对嘉德一比划着,“就是我要等的那个人啦。我见过他的样子,但是现在什么都记不住啦。”

嘉德一冷哼一声:“用了蝴蝶夫人的魔药你居然还能活蹦乱跳地活着,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吗?”

他又顿了顿:“不过人家现在是神使,不老不死的,你估计是见不到他了。”

“我知道啊。”安小五埋头划船,“你说神使能不能来蝴蝶湾呢?”

“不能。”嘉德一毫不留情地击碎了前辈的幻想,‘生死的沟壑只有神能跨越。’

他瞅了瞅安小五的表情,还是决定善良地补一句:“不过说不定他能知道有蝴蝶湾这个地方呢。”

“哦,对了,嘉德一,为啥最近没见你找种子呀?”

“我也不知道。”嘉德一望着头顶远去的蝴蝶,“就是突然觉得已经不用找了。”

07【你是一个温柔的人,活该有个好结局】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但是蝴蝶湾的故事也许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但是喜怒无常的世界,会在你喜悦的时候给你当头一击,也会在你万念俱灰时对你微笑。

那是一个鬼节吧,安小五划着船经过了红海。

那天的浪潮真是大啊,送来了不少阳间的东西。

安小五想调转船头,也就在这时,一个东西被冲到了他的船板上。

那是一朵白色的玫瑰,安小五捡起它,正想把它丢回去,他却看见了那个名字。

于是嘉德一便看见,他的前辈沉默地站着,不多时,泪水就盈满了他的眼眶。

他笑得像个孩子,也哭的像个孩子。

“嘉德一,你看,”他哽咽着,“安小五,这上面的名字是安小五。”

end

求你们去看莉爹手书。

我死亡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5)
热度(2854)
©凛冬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