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季节

看文请搜索tag冰原小屋 里面有个人作品归档 国庆个志预售!!!

不混圈,专注雷安,也许掉落瑞金

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假的HP】夭寿啦,霍格沃兹居然跟P大抢学生啦!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系列二

上一篇:【假的花吐】我和雷总当红娘的一天

下一篇:【假的打call】全世界都在跳骑马舞

最后有一点小刀,总体还是温馨的

文中出现的地名,国名,请自己领悟。

 

嘿呀,在说起这个故事前,还是讲讲1997年的那个夜晚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吧。

 

那时安迷修才十一,是一个合法的C国小学生。那时放暑假,他没有了学校住,只能回到荒郊野外的帐篷里,这是他跟老师的家,能动性高,易于搬迁,还不用付水电费和租金,性价比真是很高呢——大部分穷人都这么安慰自己。

 

这个晚上,他和老师跟往常一样没有饭吃。于是他按照惯例和老师一块出去拔野草吃。今天的星子真是亮啊,安迷修借着星光在树丛里认真地扒拉,也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上方的树枝传来了点动静。

 

他抬起头来,一眼就望见他头顶上方的树枝上站着一只猫头鹰!那只猫头鹰似乎并不怕生,它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正盯着安迷修,绿莹莹的眼眸在黑夜里发着光,就像是宝石一样美丽。

 

哦,它真是漂亮极了!

 

小安迷修以前只在学校电视的动物世界里看过这种生物,近距离观测还是头一次,他可兴奋了,指着那只动物,朝自家老师快乐地叫道:“老师,您看,那里有一只猫头鹰!”

 

一声枪响。

 

 

半小时后,眼睛通红的小安迷修看着那已经被拔毛上架的猫头鹰,抽抽搭搭地说:“老……老师,您……您不是说猫头鹰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不能打的吗?”

 

面对安迷修的质疑,安老师淡定刷油,底气十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当然不能打,可是这只猫头鹰不是我们国家的啊。”

 

安迷修惊得瞪大了眼睛:“啊?老师您怎么看出来的啊?因为它是白色的吗?”

 

“你看。”安老师从旁边拿起了一个东西,那是一封信,“刚刚那只猫头鹰去过我们帐篷,丢了一封信下来,啰。”他打开信封,拿住了信纸,“看出什么来了吗?”

 

小安迷修接过,认真地看起来。

 

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

Headmaster:Daniel (Order of Merlin,First Class,Grand Sorc.,Chf.warlock,Supreme Mugwump, International Confed.of wizards

Dear Mr. AN
We are pleased to inform you that you have a place at 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 Please find enclosed a list of all necessary books and equipment.
Term begins on 1 September. We await your owl by no later than 31 July.
                                              

 

看着看着,安迷修惊讶地瞪大眼睛,聪慧如他,一眼就找到了其中的华点。

 

“报告老师,我看不懂!”

 

安老师拍腿:“看不懂就对了,这信是英文写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小安迷修屏住呼吸静待下文。

 

“这意味着,这是一只非法入境的猫头鹰。”安老师神情肃然,“任何东西,即使是一只猫头鹰,越过我们的国境线,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更别提,这不仅仅是一只猫头鹰,这还是一张携带着他国信息的间谍猫头鹰。”

 

小安迷修一愣一愣。

 

 

安老师继续语重心长:“即使有漏网之鱼,逃得过一时,逃不了一世,法律不能制裁的,就由我们来制裁。安迷修,这就是我们C国人的道义啊。”

 

 

说着,安老师升起了火,火光在他脸上跳动着,那张沧桑的老脸顿时被镀上了一成神圣的光辉。

 

听老师一席话,安迷修茅塞顿开,是啊,这只猫头鹰,居然越过了祖国防范森严的边境线,悄悄潜入了神圣的内地,这简直是对C国边防监控的质疑,对C国几亿人民的挑衅,即使是只猫头鹰,也不能被原谅了。

 

想通了以后,安迷修望着老师的眼睛重新变得炽热,我就说老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猎杀保护动物嘛,老师的品行果然是没有问题的!

 

安老师此刻也终于松了口气,他招招手:“安迷修,给我找点木材,加点火。”

 

“好咧。”安迷修说,他看着手里的那封信,没怎么思考,就丢进了火里。

 

在这个晚上,他们享用了一顿数月以来的第一次有肉的晚餐。

 

虽然肉很美味,但是等那只猫头鹰彻底被新陈代谢出体外后,安迷修便彻底忘记了这件事。

 

嘿呀,毕竟这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嘛。

 

 

>>

 

 

安莉洁在高考成绩发布后的第三天接到了安迷修的电话。

 

“这不是全省第五嘛,听说你被P大录取啦?正是大捞一笔,摆脱贫农阶级的大好时机啊,你不争分夺秒,怎么还有时间跟我打电话?”

 

“安莉洁,你听我说,我这里有急事……”那边的安迷修的声音压的很低,就像是在躲着什么人一样,“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霍格沃兹的大学……”

 

“霍格沃兹?”安莉洁愣了愣,“那是哪个野鸡大学啊,没听过。”

 

“是啊……我家里来了一个家伙,据说是霍格沃兹的学院招生办的,貌似那是个法学院,想拉我入校呢。”

安莉洁忍不住吐槽:“不会吧,哪个大学这么自信跟P大抢人,他们知道你被P大法学录取了吗?”安莉洁有了另一个大胆的想法,“他们莫不是Q大派来的托儿吧?”

 

没有人再回答她,电话那里响起一片盲音,嘟——嘟——

 

“霍格沃兹……”安莉洁放下电话,脸上闪过一丝若有所思。

 

<<

 

一天前,安迷修正在给自己老师扫墓。

 

老师生前是个无证猎人,将孤儿的自己辛苦拉扯大,费神费力,落了一身的病,等自己刚刚上了高中,就撒手人寰了。

 

安迷修打了一盆热水泼在了墓碑上,他一边用毛巾擦着上面的苔藓植物,一边念叨:“老师啊,几个月没见,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你是单身狗,看你这满头原谅,都要以为你是个现充了。”

 

“不过也有可能你在下面交了几个女朋友然后又被甩了吧。不过不要伤心,你把邋遢的习惯改一改,酒也不要喝那么多,那么总会有女孩真的喜欢你的。”

 

擦完苔藓,他嘿嘿一笑:“今天来是给您报个喜,我被P大录取啦。就是那个全国第一的P大,是不是很惊喜?学费别担心,奖金全免呢,而且我自己也在打零工,房租也能交上去……还有地方电视台说要给我拍个励志的节目,这样又能拿一笔钱。您看,最苦的日子已经过去啦,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您就在下面等着我每年孝敬您吧。”

 

 

“不过烧美女是不可能的了,好好的姑娘可不能被你糟蹋了啊。”

他眼眶有些热,用袖子撸撸,捋出几道水印。

 

安迷修吸吸鼻子,他拍拍脑袋,调子又变得欢快:“对了老师,您猜猜我是哪个专业的?”

 

“对的,我被法学系录取了,你知道吗,网络上最近比较流行的一个词,‘膜法’,你学生我以后马上就要成为P大的大膜法师啦。”

 

“魔法师?”就在这时,一个听着就很KY的声音从后面飘来,“学魔法去P大干嘛,要来就来霍格沃兹啊。”

 

 

安迷修诧异地回头,便撞见一双紫色的眼眸。

 

那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小一些的少年,长得不太像纯种C国人,皮肤特别白,五官特有轮廓,像个混血。他穿着一件黑绿相间的奇特衣服,感觉像是淘沙上淘来的,但是质量似乎要好上那么一些。在安迷修惊异的目光中,这个少年缓缓开口。

 

“1997级霍格沃兹学院学生安迷修,我是霍格沃兹准七年级学生雷狮,今天来这里是为了通知你一件事。”少年顿了顿,“1997级霍格沃兹学院学生安迷修,你无故错过入学时间,本该不再被录入档案。但好在霍格沃兹1000年校庆,校董会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重返学院进行重修。”

 

说着,他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张纸一样的东西:“现在签了它,你就是霍格沃兹新生中的一员了。”说完,他居然还不耐烦了皱眉:“怎么了,愣在那里,你是要我亲自走过去把东西给你你才签吗?”

 

安迷修:……我莫不是遇上了个傻子吧。

 

>>

在P大手里抢学生,这样的招生办,不是来自Q大,就是对自己太过自信。

 

而当这个招生办还是一个安迷修从未听过的野鸡招生办时,那么这个招生办的人,不是快疯了,就是已经在疯了的路上。

 

雷狮似乎就是个疯子,还是一个特别能缠的疯子,他屏蔽了安迷修所有拒绝的目光,默默尾随他一路回到了小租房,安迷修一度想要报警,但是考虑到T市的办案效率,还是忍了。

 

妈的,早知道就不忍了。

 

现在,他正和这叫雷狮的疯子面对面坐着,这家伙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沓厚厚的资料,扔在桌上,上面密密麻麻的英文,安迷修扫一眼头都大了。

 

“我可能高估了你对我们世界的了解度。”他拿出了一份资料递给安迷修,“霍格沃兹是全世界最负盛名也是最古老的魔法学院,其中他分了四个院系,分别是斯莱特林……算了,这些讲了你也不懂,你只用知道它是学习魔法的就可以了。”

 

魔法?安迷修思考了很久,觉得自己没听错什么。他又思考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你说的是膜法吧?”说到这里他自己都想吐槽,“难道你们的校训是苟?”

 

雷狮皱眉:“狗?不是,我们四个学院对应的动物分别是狮,蛇,鹰,獾,没有狗。”

 

安迷修想,哇,胎生的卵生的各占一半,看来这学校挺重视均衡发展的嘛。

 

他低头看着那一串串长无敌的专业词汇,作为一个骄傲的准P大人,他继续试图用人类的智慧思考问题:“那你们是综合性大学还是只是商科?有马克思学院吗?”

 

马克思学院C大的正规综合性大学是避不开的,有没有马克思学院是判断这个学校是否正规的标准之一。

 

“马克思学院?我们没有。”雷狮的语气不仅很理直气壮,还很不耐烦了,“你是自己没眼睛吗,能不能自己看完再问我?”

 

安迷修心想,这学院没有苟,也没有马,那想必政治极不正确,更重要的是这破野鸡学校的招生办态度还这么差,红领巾都不能忍了。

 

“你到底看不看啊?”雷狮摇了摇手中的P大录取通知书。。

 

于是安迷修忍无可忍后决定选择忍辱负重。

 

>>

雷狮给他的资料可以说是非常详细了。但是可惜都是英文。

 

英文不是安迷修的长项,高考那个难度他都只能刚刚上135,全靠其他科目无限逼近满分才把他的总分救回来。此刻他硬着头皮胡乱翻着,翻到一处看起来简单一点的,哦,是这学校的校歌。

 

然后他一眼就看见了最后一句。


And learn until our brains all rot.
我们将努力学习,直到化为粪土。

 

这既视感太强,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顿时涌上心头。

 

高三百日宣誓上。

校长拍着讲台:“只要学不死!”

安迷修拍着大腿:“就往死里学!”

校长拍着讲台:“只要学不死!”

安迷修拍着大腿:“就往死里学!”

校长拍着讲台:“只要学不死!”

安迷修拍着大腿:“就往死里学!”

 

……

我的妈呀。

安迷修条件反射地合上资料,几乎吓出了冷汗。

 

>>

 

雷狮:“哦,看完了?那现在就把名签了吧。”

 

安迷修默了几秒:“同学,我觉得我不适合,可不可以拒绝啊。”

 

雷狮:“你是要拒绝?”

 

安迷修最后看了眼p大的录取通知书,一咬牙,心一横,点了头。

 

雷狮:“那也没办法。如果你拒绝,我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

 

安迷修:等等!你为什么要撸袖子?!

 

>>

 

这一天的夜晚很快降临了。

 

被雷狮“声情并茂”地科普过一遍后,安迷修终于明白了,霍格沃兹魔法学院的魔法,不是膜法的魔法,是魔法少女的魔法。

“现在总解释清楚了吧。”雷狮对安迷修的办事效率表示不满,“能签字了吗?”

 

……签毛啊,这个魔法比膜法听起来更不靠谱好吗?

 

“咳咳,雷狮啊。”安迷修在心里转悠着念头,“你也知道现在这年代做事说话时要讲科学依据的,你说你是魔法学院的学生,那你总要拿点证据出来……要不你随便变个戏法给我瞧瞧?”

 

雷狮思索了一会儿:“可以是可以,但是要等你签完字后。按照我们课……我们上面的要求,招生时是禁止使用任何魔法相关的东西的,除了一个魔咒外。”

 

“什么呀?”

 

“你签完字后我会施法把你变成11岁的少年,因为霍格沃兹法定的入学年纪是11岁。”

 

“等等,”安迷修一阵悚然,“霍格沃兹不是大学吗?”

 

“巫师是没有大学的,霍格沃兹七年学制,从十一岁到十八岁,十八岁后参加完终极巫师资格认证后,就能毕业工作了。”雷狮抬抬眉,“怎样,重返孩提时代这个条件听起来挺棒吧?”

>>

也许对任何人而言,重返孩提时代都是一件很棒的事。

 

真的是吗?

 

此刻,安迷修在大脑里飞快地做出了等效替换。

 

七年学制=三年初中+三年高中+一年复读

 

好的,不约,霍格沃兹,我们不约。

>>

 

雷狮:随便你吧,反正你签字前我都不会把你的录取通知书还给你。他站起来扫视了一圈安迷修的屋子,嫌弃地皱皱鼻子。

 

“你能不能收拾一下,给我空出个睡觉的地,在你签字前,我都不会走了。”

 

霍格沃兹,印象分再扣十分。

 

>>

是夜,安迷修睡在自己的小破沙发上,安莉洁不回他短信,他又没有别的亲密朋友,所以今天发生的事只能自己憋着。

 

他望了望自己的卧室,现在那里的床被雷狮霸占着。这样的招生办他还第一次见,他也不是没想过报警,可是每到关键时刻,他的心就会神奇地变得柔软。

 

不知为什么,虽然是第一次见,雷狮给他一种奇妙的亲切感,就像是他们本应该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一样。这种感觉虽然不强烈,却的确也绊着他,不让他做出决绝的选择。

 

他无奈地叹息一声,拿出二手智能机,开始搜:“霍格沃兹”

意料之中的没有结果。

 

于是他删掉“霍格沃兹”,输入“妄想症的成因。”

 

>>

 

雷狮听见有人在敲窗,他起身,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然后下床走向窗外,每一步都悄无声息。

 

如果安迷修见到窗外的场景,一定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好朋友安莉洁,高三转来的和气女孩,班上的物理课代表,经典力学的忠实拥护者,正骑着一把扫帚悬停在窗外,大有一股“牛顿棺材由我来掀”的气魄。

 

雷狮没有吃惊,他们对了对眼神,然后同时消失在原地。

 

数秒后,一个酒吧里。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呀,雷狮学弟。”安莉洁招生示意服务员点单“今天这单就由学姐请了。”

 

雷狮脸上到没见多高兴:“安莉洁,你别告诉我你毕业后拒绝魔法部的工作,就是为了跑来这里参加高考吧?”

 

“没办法啊,当时联合我妈忽悠我爸说霍格沃兹是一个特别牛逼的中外合办贵族学校,我爸才同意我去的。”安莉洁悠悠地说,“你知道缄默守则嘛,麻瓜和魔法师谈恋爱很辛苦的。”

 

“先不说这个,”冰发的女孩眼神变得犀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显而易见,我在帮霍格沃兹拉新生。”

 

“你就忽悠我吧,学弟。”安莉洁笑了,“你是选了鬼狐老师的课对吧?就是那个不能用魔法,除了最后那个之外的奇葩选修课?”

>>

“与麻瓜的谈判技巧”是霍格沃兹教授鬼狐天冲开设的一门暑期实践课。

 

而每一年的内容都会改变,今年的是,如何在不使用任何魔法相关的工具的前提下,成功将一位已经被TOP名校录取的麻瓜更改志愿到霍格沃兹。

 

全程不能使用任何魔法,使用将被视为不合格。

 

除了某一个魔法以外。

>>

 

雷狮懒得说话,一脸“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问我。”

 

安莉洁摇着杯中的冰块:“恕我直言,一个准P大的学生是不会对霍格沃兹感兴趣的,卡塞尔学院*倒还有可能。所以你为什么要挑我的五好同学开刀啊?”

 

“看他不顺眼,就挑了呗。”

 

“我那好同学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他的脾气可以说是烂好人了呀。”

 

“不知道。”雷狮理直气壮,“就是看着他,就觉得烦。”

 

安莉洁心想,那你住他家干嘛?跟他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就不烦了?

 

 

>>

其实雷狮也不是第一天觉得这么烦躁了。

从他戴上分院帽,分院帽叫出“斯莱特林”时,他下意识地往格兰芬多望了那眼起,他就感受到深深的烦躁。

这样的烦躁一直伴随着他,在飞行课上,魔药课上,图书馆里,魁地奇赛场上,他的内心至始至终,无法安宁。

 

内心始终有个声音在抗议着,不是这样的,他的霍格沃兹生活不该是这样的。

 

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没有了,拼图上隐秘的一角缺失了,所以地图不再完整,他始终无法得到圆满。

 

可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样的心情来自何方,他在期待什么,又在等待什么。

 

直到这个暑假,为了不回家,他随便选了一门暑期实践。地点是自己选择的,于是他便来到了母亲的故乡,C国。当在鬼狐给的资料库里挑选目标时,他从看到那个少年照片的第一眼起就移不开眼睛。

 

明明是个陌生人,可那一刻,他居然感受到了愤怒。

 

他差点真的吼了出来:“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

安迷修家的灯居然开着。雷狮并没有思考多久,就决定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进入。

 

他一敲门,门就开了,安迷修顶着一头凌乱的鸡窝头出现在门口。

 

“你刚刚不会是跳窗潜逃了吧。”安迷修神情是与他发型不符的严肃,“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

 

说要谈谈,安迷修也不知道谈什么。

 

一开始他也想过雷狮会不会是什么骗子,可是当他用字典把雷狮的那个卖身契一样的玩意研究了几遍后,他确认签这个东西对他造不成任何损失,而且这上面的公章也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应,也就是说雷狮不是骗子,应该只是一个妄想症。

 

而他现在要做的很简单,签个名,就能把雷狮给打发走了。

 

但是在看到“深度妄想症会对患者造成潜在生命危险时”,他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管了。放走了这个雷狮,鬼知道他会不会在别的地方被人给拐了,如果是这样,安迷修的圣母心会不安一辈子的。

 

也许交给警察是个好选择。但是不知为什么,安迷修不想这么做。直觉告诉他如果这样做,这个行为也许会伤害到雷狮的,这家伙虽然说话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脸上每一根线条都透着一股傲慢感,就差写着“我雷某天下第一拽了”。

 

那么一切就要靠他自己解决了。妄想症,妄想症,只要让他知道自己是在妄想就好了吧。

 

安迷修终于开口了:“你说你们是魔法学校吧?”

“嗯,你难道还要我再解释一遍?”

“既然是魔法,那么你说我是1997级错过了入学的学生,那么我也是有魔法的吧?”

 

雷狮:“是的……吧。”

 

“那既然如此,那么来打个赌吧。如果你能证明我有魔法,那么我就答应签字。”安迷修觉得自己机智极了,“而如果,我能让你成功改变主意,不当什么魔法师,你就把通知书还给我。”

 

说完,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望向雷狮。

 

雷狮心想,这是什么奇怪的赌,魔法当然存在,你当然没有魔法,因为你的那个1997级学生的身份是我胡诌的。这样来看这个赌局根本没意义。

 

但是当他看到那双眼睛时,他知道自己没法拒绝了。

 

那是一双碧绿的眼睛,此时眼睛里是近乎愚蠢的得意,就像是他已经赢定了一样。那片光却在闪动,就像是落在湖底的钻石一般,引诱着人坠溺其中。

 

在这一刻,雷狮分不清自己是被冒犯了,还是被诱惑了。但无论如何,他感觉有热流倒灌入了心脏,那是能把任何冷血动物都点燃的温度。

 

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好啊,安迷修,放马过来吧。”

 

 

>>

 

安迷修带着雷狮到了一个书店。

 

雷狮问:“你想干什么?”

 

安迷修说:“知道五三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只要做他个三十年的题,你就能掌握世界的真谛,你就能成为一头大学狮,而不是一头魔法狮了。”

 

雷狮:“你就是这样把脑子做傻的吗?”

 

安迷修带雷狮走到一个理发店前。

 

安迷修:“你知道理发店吗?当每一个理发小哥剃了三千个人的头发后,他就能成为一个理发师,感受艺术的美感,雷狮,难道你就不想当个理发师吗?”

 

雷狮:“然后头发剪成你这样?”

 

安迷修带着雷狮来到了一家动物园前。

 

“雷狮,你看,那里有一头真的狮子,看它悠闲的生活方式,难道你不……”

“滚。”

……

最后安迷修带雷狮来到一家自己经常来的二次元周边店

 

安迷修:“雷狮,在C国,随便问一个三岁小孩以后的梦想,他们的回答都是科学家这样一听就很科学的职业,如果你无法确定自己的目标,那就让孩子来告诉你答案吧!”

 

说完,他朝店里大吼一声,“卡米尔,出来一下!”

 

过了几分钟,饰品店老板的儿子卡米尔一晃一晃地走了过来:“什么事啊,安迷修。”

 

“咳,我来是问你一个问题,告诉这位哥哥,你以后的梦想是当个什么?”安迷修朝卡米尔使劲打着眼色。

 

卡米尔一脸“你真幼稚”:“当然是成为海贼了。”

 

“看吧雷狮,我说……等等,”安迷修一脸震惊,“说好的科学家呢?”

 

老板娘的骂声从店铺里传来:“你个死鬼,我不是不准你给儿子看海贼王的吗?!”

 

雷狮忍不住笑出了声。

 

安迷修心想,笑个屁啊!海贼……海贼好啊!起码是现实中的职业嘛,比魔法师好了几个维度好吗……等等,安迷修,醒醒,这跟在屎味的巧克力和巧克力味的屎中选择有什么区别?

 

雷狮一点都不知道安迷修心里的在做多大的挣扎,他弯腰看着那个孩子,眉眼弯弯:“小家伙,你为什么要当个海贼。”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然后低头移开了视线:“因为……因为海贼是大海上最自由的人。*”

 

卡米尔,你脸红什么啊,我天天给你小蛋糕吃,怎么不见你这么腼腆过呢?安迷修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了。

 

 

 

“自由吗?”雷狮的表情出现一丝茫然,但很快消失不见,“那么海贼可真是一个好职业呢。”

 

卡米尔重重地点头,他扬起小脸,像是鼓足了勇气:“哥哥以后也会当海贼吗?”

 

“好啊。”雷狮微笑,“如果哪一天,我获得了自由,我就去大海找你。”

 

安迷修一抬头就看见了他的笑。跟平时的那个笑容不一样吧,也许是因为对着小孩,所以这个笑容不带刺,看着很温和,还有一点……奇怪的悲伤。

 

自由?安迷修觉得自己隐约抓住了什么。他皱着眉头,仔细地想了想。

 

 

他目光移到饰品店的里面,一样东西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

这个赌是我赢了。

一回家,安迷修得意洋洋地凑到雷狮面前。

 

雷狮抖眉:“我可不记得我说我要转行。”

 

“哇,你跟卡米尔说的话是喂给卡米尔吃了吗?”

 

“我可没说现在就要去当海贼。”

 

如果哪一天,我获得了自由,我就去大海找你。

 

 

安迷修莫名想起了雷狮的那句话。他走到雷狮的面前,拿出一样东西:“送你的,不谢。”

 

雷狮抬头,借着灯光他看清了安迷修手上的东西。

那居然是一张头巾,白色的底布,中间还印着一颗小星星,审美非常少女。

 

他挑眉:“海贼的头巾?”

 

“屁,这是自由。”安迷修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我这人嘛,对你一点也不了解,也不知道你跟着我到底是要干什么,但是传说中,海贼的头巾用海风做成的,代表着绝对的,混乱的,而无秩序的自由,”他说在这里几乎是咬牙切齿了,“我个人是非常不喜欢这种无纪律的东西,非常不喜欢。”

但是如果你需要它,我会把它带给你。

雷狮突然就笑了:“安迷修,你真的要我做个海盗啊?”

安迷修说:“不想啊,一点都不想,但是比起魔法师,我觉得你还是当个海盗吧,而且……”

 

而且跟卡米尔说话时,你露出了那种向往的表情啊。

 

安迷修又得意了起来:“你自己看不见,好在我都帮你看见了。”

 

>>

 

雷狮的笑容慢慢收敛了,他看着在眼前的那个男人,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糊涂了。

 

他握着那张头巾,指节握得发青了,几秒后,他抬起头,脸上已经是嫌弃的表情:“安迷修,海盗的装备是船吧,你这样好意思说替我买齐了装备?”

“可拉倒吧,我没那么多钱。”安迷修迅速地补充道,“有钱也不会给你的。”

 

雷狮懒得跟他费口舌,他走到那面破了一半的镜子前,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把这羞耻度爆表的头巾给系上了。

 

“哇!”安迷修努力搜刮肚子里的溢美之词,“你戴上这个可以直接去漫展了耶!”

 

雷狮看着镜中的自己,觉得今天的一天可真够蠢了。都怪安迷修这家伙。

 

不过最蠢的事可能是他接下来要做的这件吧。

 

他突然说道:“录取通知书你还想要吗?”

 

“啊?”

 

“我说录取通知书,我送给你了。”

 

“妈的……那本来就是我的好吗?!”

 

>>

终于取回了录取通知书,安迷修喜滋滋的捧着,跟捧着自己的心肝宝贝一样。

 

雷狮终于忍不住了,他问:“你这智商,是怎么上P大的?”

 

安迷修乐呵呵地说:“我选的文科,不知道为什么,我记性太好了,看东西一遍就能记住,想忘都忘不了……除了英语。”

“那你的数学怎么办的?”

“哦,那就更好了。”安迷修很自豪,“能做的就做,做不好的就猜,反正一般都能猜对。”说到这里,他终于反应过来,“我靠,雷狮你居然说我蠢,蠢能上P大吗?”

 

这反应速度很有安迷修的风格。可能运气佳的人脑子都不会太好就是这个道理吧。

 

他突然说:“安迷修,我明天就要走了。”

 

安迷修很吃惊:“啊?你放弃拖我进那个什么学校啦?”

 

“你这么蠢的家伙拉去霍格沃兹只会降低我们的平均智商。”

 

安迷修头都大了:“啊,天啊,你居然还没放弃当魔法师啊。”

 

而他的面前,那个叫雷狮的家伙又露出了讨厌的笑容:“我可没有说过我认输了,安迷修。”他顿了顿,“接下来,我要给你表演真的魔法了。”

 

 

“停!就是你说的那个会变成11岁的魔法?”

 

“……是的。”

 

“那一会儿能变回来吗?”安迷修你在说什么啊,听起来就像是它真能把你变11岁小孩一样!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于是安迷修便看见,雷狮从袖口里抽出了一根黑色的跟筷子一样的玩意,此时,那根黑色的东西正直直地指着自己。

 

“看好了,这可是真的魔法。我只会施展一次。”

 

那一刻,也许是错觉,安迷修看见雷狮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

 

他的心开始打鼓,按理说他不该紧张的,连卡米尔都会知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根棒子能让一个成年人变成小孩,韩国棒子的整容院都不行。

 

但是安迷修突然很慌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总觉得,他可能马上要见不到眼前的这个人了。

 

“我说雷狮,我……”就在安迷修开口时,他看见那根木棒尖端窜出一束火花,火花朝他飞来,那么快,像是一只鸟。

 

时间却变慢了,他居然看清了雷狮在说每一个字时的口型。

 

还有他脸上,那如灯火远去后,藤蔓植物一般涌出的落寞。

 

他说:“一忘皆空”

 

>>

 

“与麻瓜的谈判技巧”是霍格沃兹教授鬼狐天冲开设的一门暑期实践课。

 

而每一年的内容都会改变,今年的是,如何在不使用任何魔法相关的工具的前提下,成功将一位已经被TOP名校录取的麻瓜选择霍格沃兹。

 

全程不能使用任何魔法,使用将被视为不合格。

 

除了在任务结束的最后,要按照缄默法则,对麻瓜使用那个魔法。。

 

“一忘皆空”。

 

一忘皆空。

>>

安迷修感觉自己做了一个老长的梦了,他梦见被一个看不清脸的人拖着自己的手腕走啊走,一直到了海边。卡米尔居然出现在了梦里,这小家伙居然是个海盗,这小没良心的抢走了自己的钱,丢进了海里,然后海上出现了一条船,船上没有人,一根头巾在桅杆上挂着,飘来飘去,那走位可骚了,就跟它主人似的。

 

等等,它主人是谁?

 

然后他就醒了。醒来时,手腕上缠着一张头巾,白色底布,中间有一颗星星。

 

安迷修恍然大悟:“啊,我说梦里怎么觉得被人牵着。”

 

过了三秒。

 

“等等,哪来的头巾啊?!!”

 

现在距离九月一日开学还有一个月,一个月后,安迷修将正式成为P大学生。

 

 

>>

 

呼神护卫的狐狸落在少年的肩上,它开口,鬼狐天冲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抱歉孩子,你的选修课并没有完成目标,但考虑到你后续处理得不错,所以这次的成绩,我能给你P级。”

“如果您对这次结果有什么异议,随时欢迎你来我的办公室。”

 

雷狮对这个结果并没有不满,从他愿意跟安迷修打赌开始,他就输了。一个被限制了的巫师要怎么才能让一个麻瓜理解魔法这种东西呢?

 

就像是安莉洁的父母,麻瓜跟巫师的关系只能靠欺骗,谎言来维持,拆穿后,暴露在眼前的只能是一片令人绝望的沟壑。

 

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这点你可能想错了。安迷修先生并不是麻瓜。”鬼狐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声音里带了点笑意,“他本来该是1997级的学生,然而那年他的猫头鹰似乎出了点问题,而C国的抗魔机关是全世界顶尖的,所以那次错过了,学校也就没有再派人去寻找。”

 

“出了点问题……为什么会出了点问题……”雷狮喃喃道,如果有人在他旁边,会发现这个少年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苍白。

 

他突然又笑了:“鬼狐教授,你是在开玩笑吧。我在他身边呆了几天,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魔法天赋。他不会让死去的花重新开放,也不会在空中滑翔,他人甚至有点蠢,就只是一个一般的麻瓜而已。”

 

“一般的麻瓜能让你在他身边呆上几天,真是了不起呢。”鬼狐的声音带着点笑意。

 

他说:“雷狮同学,我倒是觉得,他已经对你使用了他的魔法天赋了。”

 

雷狮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还有一点,你的家人要我告知你,如果你下个暑假再不回家,他们会采取强制手段。祝你新学期愉快,雷狮同学。”

 

 

尾声

 

新学期开往霍格沃兹列车又发车了,雷狮在车上做了一个梦。

 

分院帽喊出“斯莱特林”时,他第一时间朝格兰芬多竖起了中指,斯莱特林的叫好和格兰芬多的怒骂混杂在一起,而这时,二年级的助理级长站起身,帮着五年级的级长一起维持着秩序,他回头瞪向雷狮,那双绿莹莹的眼睛里满满的警告。

 

 

二年级的飞行课上,他骑着扫帚闯进三年级的地盘,,那里有人练习着魁地奇,他一入场就抓住了那个金色飞贼,在上面签上了“雷狮”的大名,然后把球扔向他的方向。

 

到了他三年级时,全校都知道雷狮和某个人互相看不顺眼了,两人只要同时在一个场合出现,那个地方的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都会自动聚集在他们身后,一场院级的冲突就爆发了。

 

 

所以等他五年级当上级长时,在就任演讲上,大摇大摆地地向那家伙表白时,可想在全校掀起了一阵多大的波涛。那家伙的脸色当时也相当精彩,雷狮觉得下一秒他就要冲上来打他了。

然后绿眼睛家伙真的冲上啦,在他的拳头落在雷狮的脸上前,雷狮的吻成功地先在他的唇瓣上着陆了。

 

七年级他宣布与家族斩断联系,那个家族向霍格沃兹施加了压力,所有人都被迫地冷落他,而那个傻家伙呢?而那时作为毕业生,那个前途无量的蠢家伙一个人去了那个该死深冷的地方。鬼知道这个嘴拙的家伙是怎么说服自家那个古板的老头的,不过也许那就是安迷修的魔法天赋吧。

 

他是谁呢?

 

他有着一双绿色的眼睛,眼睛里装着星星。

 

他是安迷修

 

……

后来他们顺理成章地在了一起,吵架很多,打架是吵架的三倍,但是这都不影响他们的感情。终于他们老了,到了可以心平气和地手牵手在路上走的年纪了。

 

那天他们是在C国的首都吧,那里真是一个空气糟糕的地方,一点都不适合两个老头子散心。走着,走着,安迷修指了指一个地方。

 

“看,那是P大。”他露出了点回忆的神情,“当年我的那只猫头鹰除了点问题,我差点把信给烧了。如果烧了的话,说不定我就要去读P大了,我老师一直希望我去那里。”

 

雷狮满脸惋惜:“那实在太遗憾了,你怎么不把信给烧了呢?这样我就不用见到你这张脸了。”

 

安迷修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手:“当时可是你表白的!”他气哼哼地转头,“是呢是呢,如果我去了P大,现在一定过着月入千万的生活,还会跟你厮混在一起?”

 

他们一起沉默了几秒。

 

雷狮说:“还好你没去P大。”

安修迷做了一个反胃的表情:“一把年纪你酸什么呢。”

 

他又笑了:“我也很庆幸我没有去P大。”

 

……

这个梦那么长,长得像是一生。

 

雷狮睁开眼睛时,列车已经到了苏格兰境内,外面飘着雨,雨一丝一缕地拍打在玻璃窗上。

 

他想了想,拿出了自己的那根魔杖,把杖尖正对着自己。

 

那个咒语在舌尖滚动着,像是一个燃烧的珠子,他看着杖尖,喉结滚动了几下。

 

最后他又把那根魔杖放回去。

 

他用手按着自己的眉心,喃喃道:“一忘皆空,一忘皆空……”

 

而在窗外,霍格沃兹城堡的轮廓已经隐隐约约地出现在了前方的黑夜里。

他又回到了霍格沃兹。

 

那个没有安迷修的霍格沃兹。

 

END

 

 *卡塞尔学院:《龙族》中的屠龙学院,跟霍格沃兹不同,这是个大学。

*海贼王就是这片大海上最自由的人——蒙奇.D.路飞

 还是解释一下。雷总的梦境是安哥没有烧信的平行世界线。至于安哥的魔法天赋,鬼狐不是说了嘛,你居然在那个麻瓜身边呆了几天!o(*////▽////*)q

这篇没有花吐那么直白,但是它更能体现我的风格o(*////▽////*)q虽然这篇热度要是能接近花吐,我分分钟再旰一万( ;´Д`)不,我不能立flag了


总之谢谢点喜欢的小天使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0)
热度(3337)
©凛冬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