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季节

看文请搜索tag冰原小屋 里面有个人作品归档 国庆个志预售!!!

不混圈,专注雷安,也许掉落瑞金

开放转载,写写写写写

【假的花吐】我和雷总一起当红娘的一天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系列第一篇

下一篇:【假的hp】夭寿啊,霍格沃兹跟北大抢人啦

 

海马梗,一个有病的花吐

然而居然有剧情

雷安,有瑞金

一万字,我得躺尸几天了,再见。


 

在这个故事开始前的那个夜晚,安迷修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团自称创世神的白光(反正创世神谁都没见过,他说是就是吧),说要给安迷修一个奖励。

 

“我亲爱的孩子,”创世神的语气可以说十分棒读了,“凹凸大赛举办了七届,人均道德指数为23.33,而你们这一届的人均道德指数最高,是23.34,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彰显了我凹凸大赛不仅是一个增强身体机能,培养侦察与反侦察技巧,互相竞争共同进步的绝佳场所,还是修身养性,培养道德情操的最佳选择……”

 

“等等等等,”安迷修忍不住打断道,“虽然听了这个消息我也很高兴,但是为什么要奖励我啊?”

 

“噢,我亲爱的孩子,请不要低估这个数据,虽然这看起来只是指数上涨的一小步,但这实际上是凹凸世界道德发展的一大步……”

 

“不不不,神明大人,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你为何要选择我来奖励?”

 

“哦,那是因为道德指数去掉你以后,你们这届的数值便是是我带过最差的了。”

 

哦。

安迷修在梦里默了一下,感慨了一下世道艰难后心里还是升起了一点小小的期待。

 

“请问神明大人,你要给我的奖励是什么呢?”

 

“当然是你最想要的东西。”

 

什么?最想要的东西?!难道是……!安迷修激动得声音都在抖:“请问神明大人您奖励给我的东西是……”

 

创世神打了个响指,一团七彩的火焰在黑夜里染了起来,里面隐隐约约有个东西的轮廓。

 

 

“是的,是作为骑士的你缺乏的东西。”

 

安迷修目光炯炯。

 

“它具有极高得机动性,可以快速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安迷修盯着火焰目光炯炯。

 

“它并不需要保养费,只要一日三餐,它就可以保持活力。”

 

安迷修盯着火焰目呲欲裂。

 

“最后,它还具有灵性,会和主人建立深厚的感情。”创世神手指那团渐渐熄灭的火焰,里面的东西也慢慢显出轮廓,“是的,它就是……”

 

安迷修终于忍不住了,他拔腿欢呼着朝他梦寐以求的奖品那里跑去。

 

跑着跑着,他看清了那东西的全貌,嘴巴因为吃惊而张大,可以吞下一头野马。

 

创世神的声音在身后愉悦地传来:“是的,它就是神奇的海马!”

>>

 

“我的妈妈呀!”安迷修吓得直接坐在了床上。

 

此刻天泛着鱼肚白,摆在床头的小闹钟指着六点,离他平时醒来的时间分秒不差。

 

今天的凹凸世界又迎来了新的一天,似乎目前看来跟平时没什么区别呢。

 

“哇,那个梦……”他隔着那层皮拍了拍收到了惊吓的小心肝,“还好是个……”

 

“吧唧~”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似乎是在抗议。

 

安迷修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哦,天啊,为什么陆地上会有海马?

哦,天啊,为什么这只海马眼睛还是紫色的?

 

 

 

他看见,在他的被子上有一个本该在海洋里游来游去的,海龙目的,海马属的,神奇的海马。此刻那海马正悠闲地在空气里来回游动着,感受到安迷修的动静,它停了几秒,那双眼睛眨了眨,看起来很清纯很无辜的样子,然后以迅雷不及之势气势汹汹地冲到安迷修面前……

 

用那长长细细的嘴,在他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海龙目的硬骨鱼的嘴居然出乎意料的柔软,小小的嘴在安迷修的脸上留下一个湿润又温柔的印迹,像是花瓣一样。

几分钟后,安迷修失魂落魄地揉着脸,嘿嘿笑道,有马真好。

 

>>

 

安迷修抱着安马丽来到了凹凸大赛的大厅,丹尼尔号召了所有的参赛者,似乎是有什么要宣布。

 

从一踏进大厅,安迷修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

 

地面上摆满这各种奇怪杂碎物件,螺丝刀,树叶,糖果,钱币……应有尽有,就仿佛是他误入了什么跳蚤市场。

 

而且最重要的事,这此起彼伏的呕吐声是怎么回事?

 

前方的一个参赛者突然停下脚步,他一弯腰,“呕”地一声,在安迷修凌乱的目光中吐出了……一张R18的AV。

 

安迷修:……这是什么新兴的魔法吗?

 

也就在这时,一道白光降落了,大天使长丹尼尔以惯有的拉风姿势悬浮在空中,脸上带着标志性的笑容。

 

“参赛者们,现在插播一条紧急事件。”丹尼尔的声音在布满呕吐声的大厅上空回荡,“今天是凹凸世界评选三千世界双十佳道德模范的倒数前一天,而凹凸大赛赛场一直是道德系数的重灾区,为了鼓励大家互帮互助,团结友爱,一起拉高道德指标,创世神大人临时发布了一条任务。”

 

听到这里,安迷修想起了梦境里那个圣光团子,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

 

“你们中有一半的人,被临时注入了花吐症变种病毒,病症为呕吐出异常物体,并且身体虚弱,而解决这种病症的唯一方法是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无论何种形式。而没有得到吻的家伙,抱歉,你的参赛资格会被回收。”

 

这话一出,全体哗然,在有人举手提问:“那如果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并不在现场怎么办?”

 

“接下来,就是这次比赛的规则了。”

 

“参赛者中未获病和获病者将被随机分配为两人小队,小组将被传送到随意的一个地方。每个队的任务是在日落之前帮助至少十个患病者得到自己的真爱之吻,解救他们。在日落前,如果队里的患病者得到了别人的帮助,或者小队达到人数目标,则小队存活。如果没达到以上条件,很遗憾,患病者将被回收,而未获病的组员则会被扣掉五万积分。”

 

“五万积分?现在参赛者除了那几个以外没几个有这么多分的吧?”

 

“呕……创世神大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布置这么奇怪的任务?”

“哇,不是说花吐症吗?老子怎么吐的全是仙人掌呢?”

 

在一片骂声和呕吐声中,丹尼尔笑容依旧天使:“还有一点需要提示,为了深度体现互帮互助的核心精神,患病者不能自己向喜欢的人索吻,也不能直接说出他的名字,一切行动都必须在第三方的帮助下完成,否者神会将违规者以及被违规者两人同时回收。”

 

“分组开始,祝各位参赛者好运。”

 

>>

 

在一阵鸡飞狗跳中,分组开始了。

 

安迷修望着自己怀中的安马丽,默了几秒,觉得自己已经不知从哪里开始吐槽了。

 

互帮互助?和谐友爱?道德模范?凹凸大赛?

 

“马丽啊,”他叹息道,“还好你不是人,不用体会到明明身为人类,却被神当猴耍的痛苦。”

 

马丽似懂非懂地眨了眨那双紫色的小眼睛,又在安迷修脸上亲了一口。

 

安迷修顿时觉得自己被治愈了,他摸着自家小马丽的头,突然发现了什么:“我总觉得你是不是比早上大了一点?”

 

小马丽的眼神依然很无辜。

 

“不过,长大也好,女大十八变,说不定真能长成马呢。”安迷修这么安慰自己。他看向了腕表,打开显示屏,打算看看分组名单。

 

十分钟后,在把每一个字母都看了几百遍后,安迷修生无可恋:教练,我要退赛。

 

 

>>

 

安迷修找到雷狮时,后者的脸色的脸色并不好看。

 

他似乎刚刚吐过,本就白皙的脸蛋呈现出一片惨淡的颜色,并且有着朝透明化一去不回的趋势。

看见这个雷狮,安迷修感觉自己准备了几遍的开场白算是废了,他打量了几眼,什么狠话都绕了一圈,最后憋出了一句:“你要我背不?”

 

好在他的宿敌虽然此时有些虚弱,但是性格并没有因此也变得柔弱,那双紫色的眼睛里依然是安迷修熟悉的挑衅,他的眼神在安迷修脸上绕了几圈,然后停在了安迷修怀里的马丽上。

 

两双紫色的眼睛对上了,马丽抖了抖,往安迷修胸口上可怜兮兮地蹭了蹭。

 

安迷修顿时母性大发,搂紧了怀里的安马丽:“有话好好说,你别欺负它。”

 

雷狮靠着树,似笑非笑:“安迷修,你是来做任务的,还是来溜你的宠物的?”说着,他的眼神冷下来,“我也不管你怎么打算,但是如果你做出什么拖累我的事,我就算死也是要拉着你垫背。”

 

哇,这个威胁的语气,这个强硬的调调,安迷修顿时放心了,看来这是一个真的雷狮,自己跟他相处就按平时那套来就好了。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一肚子的狠话蠢蠢欲动。

 

雷狮突然转身,捂着嘴剧烈咳嗽起来。

 

安迷修的狠话也被这咳嗽吓成tan90°了。

他深吸一口气。

 

“你到底要不要我背?”

 

>>

 

雷狮自然没有要安迷修背,照他的话说,他只要吐的不是自己的腿,那他就永远不会依靠别人。

 

安迷修脑补了一下画面,感觉自己突然不想要脑子了。但他也有些好奇,雷狮吐的是什么呢?

 

 

是的,组队了那么一会儿,即使雷狮呕吐频率也颇高,但是安迷修却从来没看清过雷狮吐的是什么。每次都是见他弯腰,捂着嘴狠狠地咳嗽一下,然后重新直起身子,除了脸色苍白了几分外什么也没多出来。

 

作为本次凹凸大赛的道德代表,安迷修自然不会开口去问雷狮吐的是什么,毕竟这也是隐私的一种……妈的他真的好好奇啊啊啊!

 

“雷狮……”

 

“嗯?”

 

安迷修忍着痛苦:“咳……没什么。”

 

他楼了搂怀里的安马丽,不知为何,这小东西也不知道吃了什么,现在一只手已经抱不住了。

 

>>

 

虽然创世神很坑,但是丹尼尔还是很不错的,他为各个组员提供了一个全方面的定位系统,通过这个,你能找到离你最近的患病者。

 

他们遇到的第一对,开始和结束都很粗暴。

 

那是一个患病的小姑娘,本来已经是别人的任务目标,然而雷狮一个雷神招来,先来后到什么的,不存在的。

 

安迷修架着双剑护在逃跑的参赛者前面,脸色铁青:“雷狮,你干什么呢!”

 

雷狮回答得理所当然:“遇到好处就要抢,遇到机会就要上,这是我们雷狮海贼团的行为准则。”

 

“屁的准则!你把人家小女士伤到了还有个鬼的机会啊?!”

 

“不是还有你吗?”

哦,真有道理。

安迷修深呼吸几口,转头已经换上了一副三百六十度的无死角微笑。

 

“这位小姐,请问你的花吐症是什么呢?”安迷修问道。

 

“是……是……哇!”小女孩弯腰,于是安迷修看见了一块小小的蛋糕。

哇,蛋糕!不愧是女孩,就是可爱!

 

雷狮突然走上前,他的语气让人捉摸不透:“你的花吐症是蛋糕吗?”

 

小女孩瑟瑟发抖:“是……是的。”

 

雷狮冷冷一笑。

雷狮冷冷一笑地举起了雷神之锤。

雷狮冷冷一笑地举起雷神之锤向女孩砸去!

 

安迷修:禽兽,你快住手!

 

>>

 

雷狮,你为什么要对那么可爱的女士动手。

 

因为她吐的是蛋糕。

 

蛋糕又怎么了?

 

那是巧克力夹心,蓝莓果酱的蛋糕。

 

所以?

 

雷狮停下脚步:“你真的没意识到花吐症吐的东西是什么吗?”

 

安迷修迷茫地摇头。

 

雷狮勾了勾嘴角:“毕竟是安迷修,这方面真是单纯得很啊。”

 

安迷修懒得跟病患斗嘴:“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啊?”

 

但是雷狮没有再回答。

 

“真是脾气古怪的男人。”安迷修低头,忍不住小声抱怨,“我是在替谁着急啊。”

 

马丽用那双紫色的眼睛眨了眨,细长的嘴碰了碰安迷修的脸。

 

>>

 

他们找到的第二对居然是排名第二的格瑞和他的幼驯染。

 

“哇!安迷修!你们也是过来玩的吗?”

 

作为极少的三观和安迷修合的来的参赛者,金跟他的关系不错。这个小子即使脸色苍白,看起来也是元气满满的,此刻他欢快地向安迷修跑来,跟他身后的一脸严肃的格瑞一对比,颇有一种皇上不急那啥急的感觉。

 

“我们不是过来玩的,金。”安迷修有些头疼,头疼某位大赛第二妥妥的警告眼神。

 

“对哦!”黄毛小个子一拳打在自己的掌心,那叫一个兴高采烈,“其实丹尼尔说了什么我一点也没听懂,但是今天发生了一件好玩的事,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哇”他说着脸色一白,一个捂嘴,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金又重新直起身,眼睛亮晶晶的,而与此同时,一盒东西掉在了地上。

 

那是一盒牛奶。

 

“当当当当!”他颇为自豪地指了指地板。“我发现我好像会变魔法了,可以变出牛奶,还是小王子牌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碰不到它,好像大家都碰不到自己变出来的东西呢!”

 

他往地上抓了抓,然后安迷修便看见他的手穿过了那盒牛奶,仿佛穿过空气一样简单。

 

“可是格瑞可以抓住!紫堂凯莉都可以,就我抓不住……还好我不爱喝牛奶!”他又欢喜地笑了起来。

 

“可是……”傻男孩的表情又变得失落,他望向银发的青梅竹马,“可惜我不爱喝牛奶,明明格瑞喜欢的,他也说不要这个牛奶,到底是为什么啊,格瑞?”

 

格瑞:……

 

金:“为什么呀,格瑞,这是小王子耶,你不是最爱喝小王子了吗?”

 

格瑞:……

 

 

 

安迷修捂头:金,应该没人愿意喝别人吐出来的牛奶……

>>

 

这次的任务以一直沉默的雷狮提起金直接往格瑞脸上撞去告终。事后,包括安迷修在内的三人都处于懵逼状态,毕竟金的脑子,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鬼知道雷狮是怎么推断出的。

 

完成这一壮举后,雷狮一脸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安迷修被格瑞倒是被格瑞叫住。

 

“安迷修!”格瑞的表情还是一贯的面瘫,忽视他轻微颤抖的手的话,“我欠你们一个人情,如果有什么能帮助到你们,我愿意尽全力。”他指了指安马丽,“对了,我一直有些在意,请问这个东西是他的花吐症吗?”

 

安马丽?安迷修低头看了看又重了不少的小家伙,摇摇头:“不是,连我都不知道那家伙的症状是什么?”

 

“那……?”

“不用担心,”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沉默又坚定的背影。

 

他微笑道:“成年人的事就让成年人自己解决吧,雷狮是一个有分寸的男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认可他保持沉默的理由。”

 

“至于你,你还是快去看看金吧,他估计得为自己变不出小牛奶伤心半天。而且刚刚被雷狮那么凶巴巴地一提一撞的,肯定吓到了吧。”

 

“这你也不用担心。”于是安迷修便有幸看及看见了大赛第二的微笑的那一幕。

 

 

“那可是金啊。”

 

>>

雷狮,你刚刚是怎么知道的金喜欢的人是谁的啊?

 

雷狮的脚步顿了顿,这时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那双紫色的眼里,有安迷修看不懂的光在跳动。

 

“安迷修,亏你还是个成年人,感情这种事,不说出口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安迷修看着那双紫色的眼睛,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有千言万语堵在了自己的胸口,自己却找不到一句恰当的话说出口。

 

雷狮似乎在生气,他的直觉告诉自己。

 

怀里的安马丽不知什么时候,重得双手几乎要承担不起了。

 

>>

 

时间飞一般地溜走了,雷狮的效率极高,他几乎一眼就能猜出患病者的暗恋对象是谁。他们用很快的速度解决了第三对,第四对,第五对,第六对,第七对……然而眼看着快要完成任务了,雷狮的脸越来越白,他咳嗽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每一次弯腰就像是再也不会直起来一样。

 

马丽的个头越来越大了,已经到了安迷修腰的位置。安迷修忍不住想,马丽再长一点,就可以拿去给雷狮当拐杖了。

 

不不不,安迷修摇头,马丽怎么可以给雷狮这个恶党当拐杖呢?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安迷修,醒醒吧,恶党就是恶党,就算生病了,虚弱了,也不值得同情。

 

他这么想,脑袋里却浮现过去的画面,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个笑得狂妄肆意的少年,他站在山口俯视自己,傲慢地吐出自己的名字。

 

——“你就是那个人傻没马安迷修?”

 

嘿,明明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为什么他却老是忘不掉。

 

雷狮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回头,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而安迷修也在那一刻感受到了那股力量。

 

嘉德罗斯。

 

>>

 

雷狮和安迷修藏进了草丛里,安迷修把马丽死死地按在了自己身后,然后紧张地注视着从前方走过的那个金色的人影。

 

大赛第一嘉德罗斯,即使是患上了花吐症,他身上的气息依然骇人得如同燃烧的太阳。

 

“喂喂……”安迷修打着口型,“你不上去试试吗?”

 

“对方可是嘉德罗斯,谁知道会出什么岔子。”雷狮同样比着口型回道。

 

安迷修扯扯嘴角:“你们海贼团不是见到好处就要抢,见到机会就要上吗?哦哦哦,是不是还有一句,见到有武器的嘉德罗斯就要怂?”

 

“那叫战略性撤退,你这样的脑子怎么会懂。”雷狮回瞪了他一眼,“而且,安迷修,如果我没患病,我这时一定会上去试试挑战他,他现在这么虚弱,杀掉了可是一大笔积分,就算耽搁了时间,扣了那五万也是赚了。”

 

“开什么玩笑,第一我没那么卑鄙,第二,我从来不欺负未成年。”

“这个全盛时闭着眼睛都能欺负你的未成年?”

“咳……你还不是只敢在人家虚弱时动手?”

 

就在这时,嘉德罗斯突然止住脚步,他猛地回头,锐利的目光直直扫向雷安二人的藏身地。

 

安迷修和雷狮默契地松开了掐着对方大腿的手。

 

过了一会儿,嘉德罗斯移开了目光,但是安迷修还是看清了他眼里大写的的嘲讽。大赛第一冷哼一声扬长而去:“两个渣渣。”

 

 

安迷修松了一口气,望着他的背影:“他怎么是一个人呢?”

 

“哼,嘉德罗斯怎么可能愿意跟别人一起行动?”

 

安迷修沉默了一下,起身:“我去看看,说不定有什么线索呢。”他追上去时已经没有了嘉德罗斯的影子,而地上多了一样东西,似乎是被人随意丢在这里的。

 

那是一罐,小王子的牛奶。

 

>>

虽然安迷修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事情有些不妙。

 

“哇哦,看来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排名可以往上爬一位了。”雷狮摸着下巴,不知道他猜到了什么,笑得满满的恶意。

 

安迷修望了望手里的小牛奶,他望着前方那一串孤零零的脚印,想了想,憋出了两句整个星际都知道的诗。

 

“无敌是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空虚。”

 

雷狮愣了愣:“安迷修,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暴力了?”

 

“我很紧张。”安迷修没有回答雷狮,他轻轻摸了模靠过来的马丽的脑袋,低声说道。

 

“雷狮,我现在特别紧张。”


 

>>

安迷修紧张的事还是发生了。

 

在他们做到第九对时,离太阳下山不足半个时辰了,雷狮终于倒下了。他靠在一棵大树旁,大口喘息着,冷汗近乎要浸透他的头巾了。

 

“雷狮!”安迷修跑到他面前,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振作点!就只有一对了!只有一对就算完了!”

 

“安迷修……”他这个状况了那双眼睛依然一点都不友善,“你在着急什么呢,五万积分于你而言并不是致命的数字吧?”

 

“屁,五万积分我要攒很久的好吗!”安迷修被气得爆了粗口,“我认识的雷狮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到底是谁一开始让谁不要拖后腿的来着?”

 

他顿了顿,看着后者面带痛苦的脸,口气还是软了下来:“或者,你告诉我你判断情人的方法,我去做也行啊。”

 

“不要。”都这个时候了那个恶党居然还有力气跟自己反着干,“我懒得跟白痴费口舌。”

 

“我靠!”安迷修忍不住骂道,“那我让马丽背着你,总可以吧!马丽,马丽呢?”

 

“别!”雷狮突然厉声道。

 

 

然而马丽已经看见安迷修的招手,她飞快地飞向雷狮,然后在安迷修惊骇的目光中……径直穿过了雷狮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

这是怎么回事。

 

雷狮又捂嘴咳嗽起来:“安迷修,你忘记了吗,患病者是接触不了自己的吐出的异物的。”

 

安迷修瞪大眼睛.

 

眼前的恶党缓了缓,也许是安迷修的错觉,他看见恶党脸上划过一点失落,但只是一闪而过而已。


恶党脸上只有恶作剧得逞一般的笑容:“是的,你这宝贝得不得了的安马丽,不过是我的花吐症。”

 

>>

安马丽是雷狮的花吐症?

 

安迷修望着那只陪伴了自己一天的小海马,它正徒劳地在雷狮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忠诚地执行着安迷修给它的任务,实在没法了,它停住脚步,向安迷修投来一个无助的眼神。

那双紫色的眼眸湿漉漉的,还是初见时花瓣一样柔软的眼神。

 

马丽,他的第一匹马,虽然没有极好的机动性,没有极快的速度,但是却会在自己失落时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吻,在自己焦急时蹭蹭自己的胸口。

它是创世神给自己的奖励,他一直这么以为。

但是雷狮却说,它是他的花吐症,只是一个病症而已,开什么玩笑?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当然是因为好玩。”雷狮靠着树,笑容不变,眼神却变得迷茫,“看着骑士先生把一个小小的病症当成一个真的生命,宝贝一样护着,这样的事怎么都是有趣的……可比你我的生死要有趣多了。”他说完又咳嗽起来,安迷修注意到了,他咳嗽一声,马丽就会大那么一点,而现在,马丽差不多要跟他的人一样高了。

 

好吧,安迷修想,我相信这是真的了。

 

他的心里突然有点发涩。

你这个垃圾到底是喜欢什么人,才会吐出马丽这样好的病症来啊?

 

“怎么,安迷修,你不说话了,是放弃了吗?”恶党还在兴致勃勃地激怒着,“你是不是在猜,本大爷喜欢的人是谁?如果你跪着求我说不定我会考虑告诉你。”

 

好的,我还知道了,你是打定主意就算自己死,也不要让我好过了。安迷修想。

 

出乎他自己的意料,接受安马丽是雷狮的病症居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可能是因为时机,他现在很紧张,没办法忧愁其他。

 

他也不想生雷狮的气,他对自己说,那是因为他的骑士道不允许自己对弱小生气,雷狮虽然跟弱小从不沾边,但是此时他是病着的,失去了能力的,是要被自己保护的。

 

 

更重要的是,只是出于直觉,直觉告诉他,雷狮此刻是在跟什么较劲,他不告诉自己判断的方法也是出于这一点一一他在默默地跟什么打着赌,他在期待着什么,他在等待着什么,在这一盘赌局中他孤注一掷,且少有胜算,但是安迷修却清楚地感受到,雷狮是固执的,即使是付出生命也绝不临阵脱逃。

 

但是再细点,安迷修想不出来。

 

他只能笨拙地碰运气:“雷狮,你死了,我最多减个五万积分,到时候还能挣回来,而你可就什么都没了。”

 

恶党脸色发白:“我乐意。”

 

但是我不乐意。安迷修心想,他有些生气了,但是一个骑士不能对病患生气,即使病患是雷狮也不能。

 

此刻他看着那个男人的脸,他就要死了,脸色已经是透明的了,可依然气焰嚣张,锋利无比,打明着主意要在自己生命最后一刻激怒自己。更可恶的是,他明明有生的机会,却守口如瓶,分明是要把秘密带进坟墓里。

 

安马丽悄悄靠了过来,它已经比安迷修高出一头了,这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马了,大得跟真马似的。它似乎是感受到主人心情的变化,行为透着一股讨好的意味,它朝安迷修那里挤了挤,小心翼翼地用硬邦邦的脑袋蹭了蹭主人的后辈。

 

安迷修回头望着马丽的眼睛,那是一双紫色的眼睛。

 

安迷修想,唉,怎么现在才发现,马丽和雷狮的眼睛好像啊。

 

这么想着,他已经走到了雷狮面前,蹲了下去,绿莹莹的眼睛正对着那双不羁的紫色眼眸。

 

“雷狮,”他就这么说出了口,眼神很真挚,“马丽说他不能没有妈妈。”

 

一脸挑衅的雷狮懵了,他咳嗽了数声,嘴里却漏出一丝笑意,“安迷修,你什么时候转行当段子手的?”

 

“因为我很紧张。”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睛,“我从来没那么紧张过。”

 

 也就在这时,他的手突然碰到了口袋里的一个鼓鼓的东西。

一个疯狂的想法突然砸中了他。

>>

雷狮知道自己已经走不动了,他靠在树干上,只是出于尊严强撑着一个外壳,他的内里已经空空如也。


安迷修就蹲在他的面前,那双绿色的眼睛此刻正看着他,有担忧,有愤怒,不管是哪种,都足以让雷狮发狂了。

海贼听见自己的心在叫嚣,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不吻他?那双梦寐以求的眼睛就在自己面前,那么近,触手可及,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让他从自己的手心溜走?

 

就因为丹尼尔说的那句,在没有第三方帮助下,吻了他他们两个都会死吗?

 

为什么不让别人帮助自己,就是因为自己还是对他心存期待吗?

 

可笑,海盗的法则为何要考虑这么多?爱是超越一切的控制欲与占有欲,活着不让你跑出手心,死了也要拉你垫背,那才是海盗的爱情观!

 

雷狮,你现在在犹豫什么?你是沾染了那个骑士的伪善吗?

 

扑上去,告诉他你在想什么,告诉他你的花吐为何会是海马,把你的感情发泄给他,然后拉着他一起在火焰中走向毁灭,这才是你该做的!

 

雷狮,吻他吧,这是最后一次了。

 

“雷狮,马丽说他不能没有妈妈。”

 

 

但是他什么都没做。

 

 

“因为我很紧张。”

 

他什么也不想做。

 

“我从来没那么紧张过。”

 

他居然觉得,就这么看着这双碧绿的眼睛,死去也不错。

 

对啊,就看着这双绿色的眼睛。

 

然而就在这时,安迷修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就像是宇宙中的某个角落爆发了超新星。他跳了起来起来,脸色涨红,就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降临在他的头上了。他那么急切地转身,都没来得及跟雷狮说声再见。最后,雷狮看见他几乎是扑向了马丽,然后一把抱住那已经比人高的海马。


 海马?他抱着海马去哪里?难道他要爸海马这种任何时间都笔直的动物当交通工具?



雷狮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了,因为那个本来触手可及的人真的就这么飞走了,他飞的姿势极其滑稽,整个人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海马细长的脖子上,一点都不像一个优雅的骑士,反而像是马背上松松垮垮的坐垫。

 一声高喝却从天而降,气势如虹。

“冲啊,安马丽!”


他听见他的声音,突然觉得他又像一个骑士了,因为他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像是冲锋的号角,带着神挡杀神的气魄。

 

于是海盗收回了挽留的手,阳光在稀薄,他的意识在模糊。

 

“安迷修……”一个名字从他的嘴里溜了出来,从未有过的温柔。

 

他闭上了眼睛。

 

<<

安迷修死死抱着安马丽,近乎垂直地在天上穿行着。

这样的飞行方式他从未想过,但是当那个念头冒出来时,他就不假思索地去做了。

 

他死死地抱着马丽,他在心底催促着,快啊,快啊,快点赶上啊。

 

此时他忘记了自己是一个骑士,因为没有一个骑士会觉得海马能成为自己的坐骑

 

但此刻,他比他任何时刻,都像一个骑士。

 

骑士高昂地吼道:“安马丽!冲啊!”

 

 

尾声

 

雷修睁开眼时,星星已经出来了。

 

愚蠢的骑士在他身边生了团火,见他醒来了,嘿嘿一笑。

 

嘁,真傻。

 

但无论如何,活着总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但是此时雷狮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问。

 

“你最后是怎么做到的?”

 

骑士的语气很骄傲,就像是一只求表扬的动物:“我想起丹尼尔说的话,他说,要求是在第三方的帮助下得到吻,无论任何形式。我就想接吻就接吻,为什么要强调形式呢。”

 

雷狮安静地听着。

 

“我突然就想赌一把,是不是间接接吻也可以?”


然后我就赌对了。他得意洋洋地笑起来,像个狡猾的小动物,那双绿莹莹的眼睛在火光中,发着喜悦的光。

 

“你还记得嘉德罗斯的那个掉了的牛奶吗?”

“你一直留着?”

“那可不是?”

 

 

听到这里,雷狮已经明白了大概:“你是唬着格瑞把那牛奶喝下去了?”

 

“是的!我告诉他这是金落下的,因为没有消失,所以如果不处理掉可能会有后遗症!金刚好也在他身边,你知道,就用那种眼神看着他,于是就凑齐十对啦!”骑士兴高采烈地比弄着,似乎对自己初次行骗成果颇为骄傲。

 

“啧啧,成年人,”雷狮摇头,“谁说自己不会欺负人家未成年呢?”

 

“我没欺负啊。”骑士的脸一红,他移开目光。

 

他小声道:“而且那时我很紧张。”

 

 

 

该死,又是这种眼神。雷狮心想,但他也移开了目光。

 

“你的马丽呢?”他用的“你的”。

 

“别提了。太阳一落山就没了。”骑士顿时泄了气,“你什么时候再得一个这个病吧,给我再折腾一匹。”

 

雷狮心想,厉害啊,对海马都用上匹这个量词了。

 

安迷修又想了想:“算了,还是别了,再来一次我可折腾不起了。”

 

雷狮站起身,感受了一下重新在自己四肢里流动的力量,他向树林走去:“好了,我要回去找卡米尔了。这次我欠你一个人情。”

 

“哦,我可不想被你欠人情,反正该打的时候还是要打的。”安迷修抱着膝盖,火焰在他绿色的瞳仁里跳动。

 

“雷狮,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你是怎么判断花吐的了吧?”

 

雷狮正要离开,听见这句话脚步停了停,他妥协一般地叹气。

 

他一直希望他自己能发现,因为只有自己发现才有意义。可是希望这种东西,真是太他妈的折腾人了。

 

“你没发现吗,花吐症吐出来的东西……都是患者喜欢的人所喜爱的某一样事物。”

 

“哦,怪不得金吐出的是牛奶!”安迷修恍然大悟,他又皱了皱眉,“不对啊,那谁喜欢海马啊……”

 

雷狮揉了揉脑袋,得了,没救了,他继续朝前方的黑暗里走去,安迷修依旧在自己背后絮絮叨叨。

 

“不过啊,雷狮喜欢的人居然会喜欢海马,应该是个喜欢动物的小姑娘吧。”

 

雷狮摇头,傻子,是谁抱着马丽心肝心肝地叫来着?

 

“不过,雷狮你吐出的东西可够奇葩啊。”

雷狮继续摇头,可不是嘛,谁叫你是朵奇葩呢?

 

骑士的声音突然变得高兴起来:“不过还好我没患花吐症。”

 

“否则我吐出的东西岂不是一条船……”

……

 

脚步声停住了,风像是突然停止了呼吸。

 

安迷修他自己愣住了。

 

劳累一天,雷狮醒来后他彻底放了心,这句话就这么自然地从嘴边溜了出来。

 

安迷修的表情变得迷茫。

 

他今天迷茫的事情够多了。

 

比如为何作为雷狮的花吐,马丽会这么粘着自己。

比如为何自己会因为一个恶党的生死感到紧张。

比如雷狮喜欢的姑娘是谁?

比如……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自己的花吐是一条船……

 

这时他听见了低低的笑声,一抬头,雷狮站在了自己面前,那双紫色的眼睛正映着自己的影子。

 

对视着,安迷修觉得自己的问题又多了一个。

 

为什么,雷狮的眼睛会跟马丽的重和在一起?

 

那么温柔,花瓣一样的柔软。

 

他迷糊着呢,就被搂入了一个有力的怀抱,海盗在骑士耳边轻笑,这可能是他今天最畅快的笑了。

 

“安迷修……你看你这个傻子,什么都想不清楚。”

“如果你患了花吐,比起船,我更希望你现在能吐张床。”

 

END

一万字爆旰,太不容易了,我缓一缓。啊。希望你们吃的开心吃的高兴,然后给我评论和小心心把QWQ

 写了六个小时,到最后已经昏迷了。

不要介意。

你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吐槽安哥那句马丽说它不能没有妈妈,你们一定是假的雷安党23333333

上一篇
评论(225)
热度(4776)
©凛冬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